浪尖日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jry8044 物理学歪人 电气接地学雷人 qq:9792255

博文

赏析知识分子黄万里的铮铮铁骨!

已有 5814 次阅读 2010-4-23 09:00 |个人分类:天才解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黄万里,铮铮铁骨,知识分子,花丛小语| 知识分子, 黄万里, 铮铮铁骨, 花丛小语

   

      《花丛小语》是一篇与黄万里后半生命运密切相关的小说,也是他观察、思考和才情文藻的以此生动反应。大家看一看当年的是非曲直,也看一看六十年后的今天,黄万里所言是不是都已成为历史陈迹。

     下面贴上惹来滔天大祸的花丛小语:

 


  


 

 

花丛小语

这还是三月里桃花含苞未放的时节,田方生编完了一章讲义,推开房门,背着手在小花园里 闲步。他低着头,轻轻吟着他昨夜刚填好的词--“百花齐放颂”(调寄贺新郎):

丝尽枝头蘖,
怎当他、春寒料峭、雨声凄切?
记得梅花开独早,珠蕾却曾迸裂
盼处士,杏无消息。
桃李临风连影摆,怯轻寒,
静悄悄,微言绝.
忽来司命护花节,
羞把嫩芽茁,
乘回风、拨开霾气,宇清如激。
人世乌烟瘴气事,一霎薰销烬灭.
翻潋滟,芬香洋溢。
好鸟百花丛里翠,这当儿,鼓旭笙簧舌。
心自在,任翔逸。


正在边走边吟之际,脚声惊破了他后牛段词句里的意境,抬头一看,前面来了老友甄无忌.只见他满头汗如珍珠泉那样涌出,气喘不止。方生迎前-步,惊问何故?只听得他满口抱怨地嚷着:“我老远特从城里来拜访,岂知三十一路车只开到石油学院为止,害我徒步十里路。这条西郊公路是哪位宝贝工程师修的?”
噢!原来如此。方生未及回答,前面又有人向他招手,连忙向前迎接,一齐过来。无忌一 看是贾有道,把头似点未点地照呼了一下.三人商定,泡了一壶茶,就在园里坐下。
“这公路是修得有些奇怪,在原始的土路基上不铺大碎石的路床,却直接铺柏油碎石路 面。今年春雪特别多,入暖融化后路面下的积水不及宣泄,因此路面受载重后就被压碎。” 方生作了技术性的解释。
“这是一个土力学的理论问题吧?还是水力学,水文学的?”有道接口就问。
“这些科学对于这类问题都有解释,但路面下须先铺上为了排水和散布载重力的路床, 则是工程习惯或常识,并不一定要懂土力学才能得出这种结论。”方生这样回答。
照你说,这是工程设计的错误。王八蛋!市政府谁管这种事的?尽说美帝政治腐败,那里要真有这样事,纳税人民就要起来叫喊,局长总工程师就当不成,市长下度竞选就有困难!我国的人民总是最好说话的。你想!沿途到处翻浆,损失多么大,交通已停止了好久,倒霉的总是人民!王八蛋!也不知该駡哪位坐大汽车的官大爷。”无忌可真动了肝火,肆无忌惮地破口大駡。
“老兄走累了,喝些茶,擦把脸吧!这些我们可以反映到上级考虑的。”方生把湿手巾投给无忌,安慰了几句.
“刚才你一个人低着头叽哩咕噜些什么?那张纸给我们看看。”两入接过方生的词摇头念了一遍。
“很好很好,方生兄潇洒一如往昔。”有道恭维了两句.
“不通不通,献丑献丑!”
“我看前半段还能反映实际,盾半段,简直是歌德派诗意,反映文人的无耻!”无忌把刚才的怒气转移到主人身上。
“老兄知道我是不大看小说的,我连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都没看过,怎会受到他的影响,未免太抬举我了!”
“我说你这书呆子太迂,思想不开朗。所谓歌德派是指专事歌颂功德的那派‘学者’ 。你看!怎见得护花使节就会到来?即使他来后,怎见得能使‘宇清如澈,人世乌烟瘴气事, 一霎薰销烬灭’?什么‘心自在,任翔逸’,还不是为了歌德而填词?”无忌接着又发挥了一顿。
“这是我的信心,至少有这样的愿望.至于你说的歌德派诗人实未敢攀援!’方生答辩了几句。
“对我们自己的政府歌德一番亦无不可,怎见得就算无耻?”有道正襟危坐,说得很正经的模样。
“歌德原是该的,专门歌德,样样歌德,就有问题了。还有一种‘但丁’派诗人,但知丁住领导党员,随声附和,就算立场稳定;其目的就更有问题了。歌德--但丁派学者最为无耻,当然不是指你老田。”无忌说。
“老甄此话倒有道理的.对的地方我们应该竭力拥护,错的地方就该提出意见.一味歌德--但丁固然不可,一味谩骂企图否定一切亦非所当。”方生说.
“话虽如此说,不过我们国内的学者和人民代表们却独多歌德--但丁派诗人。你看,除掉去年的人民代表会坯开始提些意见外,以往照例是以个人体会为歌德的内容,这真是世界议会制的奇迹。我就不信一个政府会绝无缺点与错误,竟不需人民的监督的。企图掩盖一切,但求表面统一,就是现政治的特点。”无忌说。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党提出揭发人民内部矛盾呀!以前阶级对立为主要矛盾,现在人民内部矛盾为主要了。”有道插嘴说。
“不错!但是以前的内部矛盾早不由人民来揭发,单靠领导来处理,也未必合理。例如东安市场的避孕套解放以来据统计曾经过过无一有一无一特多等反复步骤,实际上是反映着领导对于人口问题的认识的改变,我看不出客观条件有什么改变。尽管马寅老懂得这些,他也不可能起作用。十分之九以上的人被当作阿斗,十分之一以下的人的脑袋被认为是灵的,而应起主宰的作用。这就是现政治的特点。我夫妇生了六个孩子,个个自小健康,从未 住过医院。我妻被公认为-个善于抚育子女的好母亲。子女多,为社会多尽了一些责,脸很光彩。但从目前提倡节育的观点看来,子女多为社会添了困难,还是国家的罪人呢!”方生说。
“这真叫‘假作真的真亦假,有还无……"’无忌诵起红楼梦里的诗句来了。
“我想领导的本意是在揭发起群众的智慧,鼓励起他们的积极性,使入尽其才:决不是只叫人听着话埋头去做。”方生说。
“尽管说得好听,目前只有歌德--但丁派学者是红的,因为只有他们能舍弃了自己认识到的真理,竭力靠拢组织,说得样样都好。才被称为政治性强。论这些学者们的真实内容, 则不是奴才便是棺材(官才).你看!老蔡当年闷声不响,虔诚地学习孟德尔遗传学。一当什么所见,不免在上任以前先批判一番。等到李森科学说不大时髦,于是又发表了‘我的认识的三部曲’。近来赫鲁晓夫又把李森科称道了一番,且看他又怎样说法。”无忌说。
“文人多无骨,原不足为奇,主要还是因为我国学者的政治性特别强。你看章某原来有他自己的一套治理黄河的意见,等到三门峡计划一出来,他立刻敏捷地放弃己见,大大歌德一番。并且附和着说;‘圣人出而黄河清’,从此下游河治。他竞肯放弃了水流必然趋向挟带一定泥沙的原理,而腼颜地说黄水真会清的,下游真会一下就治好,以讨好领导的党和政府。试想,这样做,对于人民和政府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害?他的动机是爱护政府还是爱护他自己的饭碗?这些人也就是我们的党和政府最喜爱的人才。”方生也激动了。
“这方面渐渐的大家都会看清楚的,我们的党和政府是在不断的纠正缺点;和错误中进步的。”有道说。
“很好!让我们先帮助政府纠正修这条马路中的错误。我们把意见提给区人民代表请转达罢。他们也该睡醒了呢!’无忌说。
三人同意,当场起了一稿,提交代表。大意有三点:(1)这次马路损坏究是必然的结果还是偶然的无法预计的灾祸?(2)重修化了多少人民的寃枉钱?公共汽车损失多少?(3)谁应负责?应怎样处理?请求逐条解答,切勿无意或有意遗漏.请把解答在北京日报上发表。

 



 

 

    1957年春,中央发动党外人士提意见,帮助整风(名为百花齐放,实为引蛇出洞,毛称之为“阳谋”,实为不折不扣的阴谋)。这是共和国历史上一次影响极为深远的重大事件。1957年5月,黄万里在清华大学校刊《新清华》第182期(5月17日)和第193期(6月7日)上,分两次发表了短篇小说《花丛小语》,对北京的市政建设进行了批评,也批评了三门峡方案出来后,有些专家原来知道水流必带泥沙,明知让“黄河清”的三门峡工程是失误却不反对,甚至跟着高唱“黄河清”,还批评了当时盲目学习苏联的高校教育模式。   

    6月19日、20日,清华大学举行关于《花丛小语》的辩论会,曾把黄万里叫回去参加,名为辩论,实为批判。在这种形势下,黄万里顶着巨大的压力,仍在作据理力争。看一看多少本该各有所恃的显赫人物在巨大压力下所作的违心检讨,就可知在中华民族利益攸关的问题上,作为一个中国人,黄万里真可谓俯仰无愧于天地了!

     当然,黄万里的伟大远不止于此!

    当三门峡败象已露时,黄万里本有一次可以摘掉右派帽子的机会,但他却没有利用来改善自己的处境,而是继续质疑,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很多知识分子都不说真话?

      据黄万里长子黄观鸿200311月公布的资料,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64年,我已从北大毕业一年,分配在天津大学教书。一天,校党委传达毛主席"春节座谈会讲话"。毛在会上对我祖父黄炎培说:"你儿子黄万里的诗词我看过了,写得很好, 我很爱看。"我一听,喜出望外,心想这回父亲的"帽子"摘定了。我从天津赶回北京,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父亲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上边通过你大大(祖父)要我写个检讨,交上去。"这本是父亲"摘帽"的大好机会,他却赋诗赋词上书毛泽东,说三门峡问题其实并没有什么高深学问,而在1957年三门峡七十人会上,除了他之外无人敢讲真话。请问:"国家养仕多年,这是为什么?"

     这就是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

     有意思的是,黄万里虽让毛爷爷等头疼不已,因为他的铮铮铁骨,因为他的良知,因为他的聪明才学。但也是毛爷爷等可欣赏和信赖的知识分子,还是因为他的铮铮铁骨,因为他的良知,因为他的聪明才学。    

     举三个有趣的例子吧:

一 

   《花丛小语》是当年一篇有代表性的右派文章,是毛爷爷亲自点名批判的特大毒草。当年为此气得直跳,称其为“什么话”。后来这三个字被人民日报沿用下来,成为批判右派文章的专栏题目。

   但是,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毛还在各小组组长的会上说:“有这么一批中国人,说美国的一切都好,月亮也比中国的好……黄万里的诗,总还想读的。”这里的“诗”。即前面所引的那首《贺新郎》

 二、

    尽管被毛爷爷钦点批判,批判的一根因就是反对三门峡水电站,但是,还是在1973年在被人监视下去三门峡库区和当时的三线地区潼关以上黄、渭河考查。显然,面对三门峡水库的失败,最高层中有人心知他是真懂水利的,希望他能拿出一个治理黄河的方案,这就是黄万里先生与中国上层为什么有这么多纠葛和富于传奇色彩的原因。

    事实上,三门峡之后的改造方案全都是依着黄万里初始建议而行的,当然,这是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之的下策,上策就是不建。

三   

    在水利方略研究上,黄万里写过各种论文,设计三门峡再改造方案,长江三峡水电站等等。因为他反对三峡工程及其他一些言论,他的文章发表受限制,直到去世,他的学术文集和个人诗词集均无处出版。

    但是他的天才理念(主张从江河及其流域地貌生成的历史和特性出发,全面、整体地把握江河的运动态势;认识和尊重自然规律,把因势利导作为治河策略的指导思想)却对整个学术界产生了广泛而又深远的影响(但我很奇怪,接受了他理念的整个学术界又是如何以此解释长江三峡的,难道天才用错了他自己建立起来的天才理念,而常人正好用对了)。

 

    其他有关黄万里的介绍参见我眼中的天才(兼谈创新、独立思考)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4673-304591.html

上一篇:民族魂黄万里的临终遗言
下一篇:与李小文老师商榷下黄万里遗嘱问题(补充遗嘱书快照)

15 吴飞鹏 王修慧 杨秀海 陈国文 吉宗祥 张天翼 蔣勁松 曲津华 李学宽 侯成亚 聂广 饶海 刘广明 夏飞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6 04: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