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mape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ricmapes

博文

[转载]是谁毁了“著名军事专家”戴某在军队的前途?

已有 431 次阅读 2017-2-18 00:33 |个人分类:社会热点时评|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戴旭 军队 前途|文章来源:转载

是谁毁了“著名军事专家”戴某在军队的前途?

山城老兵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5-06-09 07:35 

http://www.xici.net/d217785151.htm

闻“著名军事专家”戴某已转业,没等“年底梁防长提拔大校”,颇为惋惜。牧野批评过戴的军事言论,完全是学术范畴。恩格斯批评柏林大学讲师杜林的军事“变革”理论,并不主张柏林大学解除杜林教职。空军学院决定,牧野无可奈何,也不落井下石,多加议论。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然而戴的师友、上海政法学院政治系倪乐雄教授,逢人乱咬,说:“你这条藏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狗汉奸已经毁了戴老师在军队前途,现在又化名来亵渎支持戴的倪教授,你老实交代,美国佬给了你多少钱?”“现在事实证明你的行为在帮助、配合美国人,是标准的汉奸行为!你老孙子做贼心虚,再不敢对戴旭吭声了!告诉你,这事情根本没完,你攻击戴老师的证据网上比比皆是,心理黑暗、信口雌黄地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包括你现在躲在暗地化名攻击被三军请去讲学的倪老师,只要你这条老狗真名一露,立马有人请你上法庭!”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关于牧野和倪乐雄教授谁是汉奸,请看《评倪乐雄教授的汉奸理论》,这里不谈。既然倪教授如此说,牧野就谈谈:是谁毁了“著名军事专家”戴某在军队的前途?
一、戴某自毁
事物变化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据。一个人的性格、言行决定他的命运。戴某自称“不是用眼睛读书,而是用双腿读书;不是用脑子思考,而是用眼睛思考。”政工干部出身,口才不错,讲演耸人听闻,有冲击力,震撼力,煽动性,到处讲演,记者访谈,风头够劲,网络点击排行第二。被称为“著名军事战略专家”,其实不懂军事战略,不过是信口开河,大而化之的口号,什么空中化,鹰击战略,三军都飞起来,8000里外拦截线,将战火烧到敌人国土,中国军队要打出去,听起来宏伟,没有严谨科学地分析论证,没有可行性。
军事上信口开河犹可,为了哗众取宠,又迎合部分民众对现实不满的心理,大搞谩骂学术,谩骂国家领导人,抨击国家军事战略和外交政策,贬损国家、军队、国民和其他学者。说其他学者“患有历史痴呆症”,“国际阿Q精神”,“一切的言辞都是扯狗蛋”,“误国误民”;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其眼界之低,创下历史之最”;“毛泽东的农民本性和帝王思想的历史局限也同样不容置疑”;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口号已构成战略泄密,应该放弃。泄密导致周边大国小国群起掠夺中国利益”;“美国上层的眼光一是向下,二是向外。内柔外刚。我们正好反过来。对外讨好,对内忽悠。对内硬邦邦的挺JB,对外软绵绵地摇尾巴。这是瘦狗形象”;中国 “已没有成为世界大国的可能”,“注定中国只能成为地区大国”;“中国已经处于了稳定与动荡的临界点,这是要比动乱更加危险的阶段”;“这个社会保守虚伪”;“中国的腐败不是简单的官员腐败而是全民腐败”,“现在是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大街小巷斗地主”;“国之外,皆虎狼;国之内,尽绵羊”;GDP是狗的屁。否定现行党政军体制、战略同时,鼓吹民族复仇、战争狂热和法西斯体制,“德国是法西斯。你能把国家军队发展起来,你就是采用法东斯都没有关系”;“中国已被C型包围,将在十年内遭遇重大危机面临被肢解的命运;一旦中国被肢解,中国庞大的人口将被美国当做炮灰,与俄罗斯同归于尽”。
戴某口头痛快,带给听众心里痛快,大受欢迎。可是不想想,哪一个当权者会允许这样的言论?说上层有缺点可以,何况说“瘦狗”是人身攻击!胡吹600年来“中国军人只有我懂海军”,军队只有你懂海军岂不是说海军司令是草包!许多网友都看出如此很难在部队混下去。
二、粉丝追毁
中国年轻人中有很多军迷,热爱军事又没有深厚军事知识,被大话军事吸引,以为只有戴某能救中国,一戴障目。粉丝是一群愚昧盲从,没有独立人格和思想,没有历史知识和军事常识,幻想通过战争重新分配财富资源的狂热愤青。在他们心目中,戴某俨然已成为神,不准任何批评戴旭的声音。他们自诩爱国忧患意识,自以为是中国人、中华民族的代表,视战争为儿戏,奉戴某为教主。他们垄断网上话语权,凡是吹捧戴旭的,就是爱国;批评戴旭就群起而攻之,谩骂是汉奸,日本网特,美国间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侮辱中华民族朴素的民族感情!叫嚷“支持戴旭就是支持我们自己”,“不尊重戴旭的人就得不到中国人民的尊重”。牧野征夫批评戴某的军事言论,是正常的学术讨论,许多网友认为“有理有据”。他们围攻谩骂牧野是汉奸,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戴某连毛主席邓小平都随意批评,他本人就批评不得吗?批评戴就是汉奸?这是谁家的汉奸标准!“爱国军人”是谁封的?军委命令赋予的吗?
爱国激情,忧患意识,值得肯定和发扬;经常性的战备也必不可少。戴旭的军事言论不是忧患意识,爱国主义;是哗众取宠,骂国主义;宣传崇美恐美,瓦解国家人心,是抗战时期亡国论的新版,有明显的民族沙文主义和纳粹军国主义倾向。有一位网名“君子”粉丝在牧野博客发留言:“中华第三帝国万岁戴旭万岁元首万岁”。此君子的新浪博客名为:“中国国家社会主义万岁!再看博文: 《中国离灭亡还有多久》:“我认为中国已经快要灭亡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我实实在在的感受。” 《预言》:“如果仿效纳粹德国和欧美列强完善我国的政治经济体制,中国将在5年左右的时间里,崛起成为可以抗衡美国的世界大国。”《大中华帝国宣言》:“时代需要和呼唤能够带领中华民族从民族自立到经济富足最终走向政治、军事、文化完全自强的新时代的汉武大帝!收复台湾,冲出南海,主宰亚洲,称雄世界!重现大汉帝国的雄伟,恢复大唐帝国的繁荣,使古老的中华民族重振昔日的雄风!不是我们踏着敌人的尸体前进,就是敌人踏着我们的尸体前进!”
某些人更誉戴某为“中国唯一敢讲真话的人”;“有他在中国就不会亡”;提议戴某应该是国防部长、军委主席,“中央最高层太柔软了,如果我们国家也搞全民公投国家军委主席的话,戴旭老师应该是大众所归。”
作家柏杨《中国人史纲》中有一段话:“狂热一旦到了靠着别人的血来表达自己忠贞的时候,这种狂热便成为两头尖的剑,固然伤害别人,也同样伤害自己。强烈的爱国心是可敬的,但只用别人的生命表达它,这个爱国心就不纯洁,有邪恶的成分在内。”
叫嚷戴某当国防部长、军委主席,现任国防部长、军委主席往哪摆?这些愚蠢的粉丝是把戴某送到火炉上烤,送上断头台。
三、媒体炒毁
几个著名军事战略专家在军内并不著名,都是媒体推出成名,再有其他媒体跟风炒作,滚雪球一样名气越来越大。媒体起哄是为了利益,专家起哄也是为了名利。在浮躁、浅薄、低俗流行的时代,敢说敢骂就可以成名,这已成潜规则。至于著名军事战略专家学问如何,没有人认真过问。有人批评他们的错误,反而被说成嫉妒心理。网络媒体是社会青年的天下,对偶像不论对错崇拜的五体投地。丑陋低俗的芙蓉姐姐靠南瓜脸水桶腰可以成为网上红人;浅薄的中学教员用“王八蛋操的”之类语言骂“历史是什么玩意儿”可以一夜窜红。
例如《C形包围》一书出版者广告式介绍:本书作者历时数年研究,写成一部世界全景式政治、军事巨作。观此书,会让你明白今天世界的几本真相,会让中国人——大部分被盛世崛起、和谐等迷幻药熏得迷迷糊糊、形同梦游的中国人,突然清醒并惊出一身冷汗。作者不仅悄悄告诉中国人四周全市狼群,还以其无可置疑的历史睿智,告诉同胞们,为什么中国危机重重?
媒体为了赚钱,对耸人听闻的东西再加耸人听闻的介绍,吸引读者购买。可是他们也不想想,盛世崛起是中华民族的期盼,和谐社会是中央执政理念,把这些说成是迷幻药,熏得中国人迷迷糊糊、形同梦游,岂不是反社会的观点?媒体对戴某到处讲演的吹捧,让戴尝到甜头,越讲越离谱。珠海“包围、肢解”大放厥词,终于被禁。成也媒体,败也媒体。
四、教授捧毁
作为师友的倪乐雄教授,不是良师益友,学术诤友,是狗肉朋友。倪教授吹捧戴某“有大师气质”,“有真知灼见却无法在战场施展其抱负”,支持其过头的观点,为他打掩护,说什么“简单的鹰派帽子套不住戴X”,任其像脱缰的野马不可挽回。
为朋友错误辩护,是和落井下石一样的坑害行为。
日前军事科学院罗援提出,美国从没放弃针对中国的围堵,目前已形成“满月形”包围。无论对错,作为学术研究提出个人观点是正常的。倪教授煞有介事地斥责说:“C型包围”的说法早已深入社会舆论,姓罗的(罗援)不服戴X,再弄个满月型,中国自古文人相轻,带入现代学术界和军事学术界。看看美国英国等西方学者,遇到这种情况,后来者谈包围问题时,首先会很尊敬地提到“C型包围”,给予肯定。在中国这样有拍马屁、讨好的涵义,不这样做有不买账的涵义。说明这种西方学界尊重学术和规范的做法在中国被彻底扭曲。最后,你不尊重别人,别人必然也不会尊重你,既然“C型包围”说深入社会你都不愿承认,那么无人响应的“满月型”更会短命,被一阵风刮得无影无踪。
牧野指出“30年前军事学界就提出‘C型包围’之说”,倪教授说“拿出证据来,别造谣!”牧野找出根据:《揭开C型包围圈的战略研究来源》2010-06-27 ,作者: zhangang82:“我非常敬佩戴旭把老师的战略理论发扬光大。作为原空军通信学校学员,我也谈几点浅显的认识,如无不当请戴旭和粉丝们拍砖。C型理论不是新战略理论。早在二十多年前,空军通校政史老师就在课堂讲过。主要是讲的苏联对我国包围战略,西从阿富汗——印度,东由北方四岛向你在越南租用军港,武装越南攻打柬埔寨,堵住我南中国海出口,加上台湾、南朝鲜非和日本对我堵击,当时我国无远洋作战能力,苏联当时就是这么干,也是老师当时课堂也是这样讲,幻灯片与你的PTF一样。这是事实,说明当时有许多战略研究者或说当时研究苏联包围中国是非常重要的课题,也是我军战略突破的重点。说明我们一直反C型或O型包围。后来苏联解体了,但突破C型包围或O型包围的战略研究与实践我认为已是相当深入了。”
无原则的吹捧,不切实际的袒护,使当事者失去清醒看不到不足,最终被捧杀。
其实这一结果是许多网友早已料到的,一位网友说:“戴旭最近言论又多了,各大小网站论坛纷纷转载。细看一下戴某的文章,发现变化不小,原来那咄咄逼人、危言耸听、耸人听闻、毫无逻辑、满嘴跑火车、王大娘裹脚布式的风格一扫而光。代之以略显严谨、思维中庸、具有一定逻辑性、有理有据有结论的分析文章。今在环球网看到其独家文章,看到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戴将军身份变了,验证了本人其在部队耍过了头被噤声转业的猜测。也可能是船到码头车到站,顺其自然了。转业前这一票干得漂亮,真可谓名利双收!当分析师自然不能再耍大嘴了,也不能再忽悠观众了,需要看领导眼色了,哈哈好自为之吧!祝戴退役上校再接再厉为人民立新功,为GDP多做贡献!”
牧野也看到戴的文章中说:“正是担心当年大跃进的旧病复发,所以中央屡次强调韬光养晦”;“战争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好手段”。这比过去批评邓韬光养晦是泄密,鼓吹战争,有很大进步。据说他已到某基金会任分析员。无论如何要关心转业军人,不管到哪里,能养家糊口就好,不能让转业军人混不上饭吃。
倪教授说:“牧野征夫汉奸听着,老子明确告诉你,戴X即使现在专业了,用不了多久,有人会请他出山,起码授予中将。”
君子有成人之美,牧野预祝他们实现理想。

lylz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5-06-09 17:52 [只看该作者
2楼 
                     媒体称解放军鹰派人物遭美“猎杀” 多人前途被毁

来源:人民网 作者:毅军 邱风 

有将军,有作家,有学者

《环球人物》报道:毫无疑问,具有影响力的“鹰派”人物在国内、国际舞台上果敢强硬的作风,会对一个国家的外交产生深刻影响,更会对该国军事、安全等方面的政策规划与制定产生重要影响。

2010年底,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教授大卫.莱在《世界报》上撰文称:“‘鹰派’是中国崛起的自然结果……许多‘鹰派’人士是解放军高级军官或刚退役的解放军军官,还有许多是中国知名大学和智囊机构的国际事务教授和研究人员。”另有消息称,美国中央情报局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军方“鹰派”进行了分代:第一代以曾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李际均中将为代表;第二代代表人物是以《超限战》引人侧目的乔良、王湘穗;罗援、朱成虎、金一南等学者型将军被归为第三代;最新一代则包括了《C型包围》的作者戴旭及《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作者刘明福等。

第一代:“美国别制造12亿敌人”

李际均生于1934年,哈尔滨人,16岁入伍,次年入朝参战,后担任过陆军师长、38集团军军长,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是军界、学术界公认的“儒将”。美方之所以将他归为“鹰派”代表,应该与以下两件事情有关。

其一,设计并建成了中国首个具有立体作战能力的集团军。1985年,中央军委决定组建第一支机械化集团军,李际均由于兼具深厚理论素养和实战指挥能力,成为中央高层心目中牵头人的首选,被直接从一个步兵师师长提拔为新改编的集团军军长,承担起机械化集团军的试点重任。他和将士们一起深入研究集团军在现代条件下作战的特点和规律,提出了一些颇有新意的作战原则和战法,为我军陆续改编提供了第一手资料。次年,李际均带领该集团军在内蒙古组织了一次近似实战难度的合成作战演习,获得成功。《解放军报》称这次演习“标志着我陆军已结束单靠步兵决定胜负的历史,跨入合成作战时代”。

第二件事情发生在1997年7月。当时,李际均以中国军事战略专家的身份应邀访美,并借在美国陆军学院演讲的机会,对“中国威胁论”进行了有力的批驳。他告诉美国同行,中国军事思想传统的本质特征就是“求和平、谋统一、重防御”,基于这种认识,中国不可能产生侵略的欲望。他指出,国家之间“合作比敌对好,协商比冲突好,互惠比制裁好,尊重比歧视好,信任比猜疑好,对我们军人来说,用酒杯瞄准比用枪炮瞄准好”,并不忘强硬地宣称:“谁敌视中国,谁就会为自己制造12亿个敌人,必将为此付出极高的代价。”

1997年,有着47年军龄的李际均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岗位上“隐退”。有分析人士透露,在中国军方,将军退休不过是职位的退让,其所扮演的幕后智囊角色并不会发生改变。罗援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李际均退休后,美国国防部长政策办公室主任马歇尔曾在一次座谈中毫不掩饰地表示:“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他对美国太强硬了。”罗援反问马歇尔:“你想不想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马歇尔十分好奇,追问道:“退休了还能干什么?”

“他现在在带博士生,又培养了好多‘小李际均’。”罗援话音刚落,马歇尔脸上露出无奈:“啊?那这对我们来说又是坏事了。”

第二代:“预测”将会发生恐怖战争

第二代代表人物乔良、王湘穗都出生于军人家庭。乔良现年57岁,曾任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研室教授,如今是国防大学教授,空军少将;王湘穗比乔良年长1岁,退役空军大校,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二人之所以被称为“鹰派”,除了曾以空军将领身份参加1996年台海导弹演习,更因为其合著的《超限战》一书。1995年,乔良和王湘穗在《超限战》中明确提出,由于现代技术的介入与全球化的影响,战争一起,无论军人还是平民,都会受到战争的威胁,非军事战争行动更让战争超越了原有的界限和限度,将触角延伸到社会每一个角落。他们认为,超限战是“一种可以超越实力局限和制约的战争方式,对处于强势和弱势的国家具有同样的价值和意义”。

《超限战》一经出版,就引起国内外军事与外交界的强烈关注与轰动。6年后,“9.11”事件发生,不少人回想起书中的种种论述,不禁惊叹:“‘9.11’事件原来就是最典型的超限战!”该书随即在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引起震动,并被意大利陆军总监米尼上将称为当代军事名著。近年来,书中的一些重要观点更是被美军写入最新作战条令。

对于外界赋予自己的“鹰派”称号,乔良表现得十分理性。他曾明确表示:“我不喜欢无端发狠话,更不喜欢说那些一味示弱的话。军人如果只会说示弱的话,这个国家就没希望了,但如果军人处处逞强,同样也会损害国家利益……各国军队中都有人发表‘鹰派’言论,都有人喜欢发表肾上腺素分泌旺盛的话。这些话有时能起到话语威慑的作用,有的也能成为国民心理的强心剂,但这些话,基本不是我想说的。我要说的,只是些理性的、现实的、充分顾及国家战略利益的话。这些话可能两头都不讨好,但只要有必要,我就会说。”

与低调的乔良相比,王湘穗在面对媒体时表现得更加直言不讳:“每个军人都是‘鹰’,如果军人不是‘鹰’,那就是‘和平鸽’。”

第三代:“我们只能用核武器反击”

罗援、朱成虎和金一南是当前中国学者将军的代表,也是外媒眼中第三代中国军方“鹰派”人士的突出代表。在这3个人之中,朱成虎的“鹰派”色彩很浓。

1952年出生的朱成虎,17岁参军入伍,如今是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军衔。2000年,朱成虎通过《解放军报》向美国“喊话”:“中国不是伊拉克!”不过,他真正被称为“鹰派”,还与其7年前的一次言论有关。

2005年7月14日,在一场由中国外交部主办的通报会上,有媒体记者提问:“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朱成虎旋即用流利的英语答道:“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如果美国人决心干预,我们就决心反击。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城市的准备。”虽然中国官方一直秉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但朱成虎说,“原则是可以改变的”。

作为军方高级将领,朱成虎的“核反击”和“牺牲西安以东城市”的言论一经媒体披露,便被视作迄今以来中国方面发出的“最为直白”的警告,国内的军事迷也开始称他为“中国第一鹰派”。

事后,朱成虎曾澄清,这些话只代表个人观点,他只是想表示,在台湾问题上,如果我们“被逼到了墙角”,就可以“承担任何牺牲”。不过,美国各界的强烈反应却并未因此停歇——有国会议员认为,朱成虎的讲话“高度不负责任”,要求中国政府道歉并撤销朱成虎的职务;一些美国“鹰派”人士则表示,鉴于此,美国必须认真考虑向台湾转移武器,一旦敌对态势形成,还必须做好迅速做出战略核反应的准备。

朱成虎出言犀利的做派并未因为种种质疑而有所改变。2010年8月16日,美国国防部在《中国军事和安全报告》中指出,“中国的军事不透明”。很快,朱成虎通过媒体回应,“我觉得这是一个伪命题,是西方一些人的恶意炒作……军事透明是相对的,任何国家都有不透明的地方”。他还曾对日本、美国的朋友说,“你们如果能够把埋在海底监视我国潜艇活动的传感器跟我们透明一下,我什么都能和你透明,你能跟我透明吗?”

另一位代表人物金一南今年刚到耳顺之年,现任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少将。他的几本著述,如《苦难辉煌》、《浴血荣光》等,在民众中颇具影响力,他自己也说,希望能借这些书“写出信仰的力量”。

至于第四代“鹰派”人物,他们虽然时常语出惊人,但目前看,还没太多理性政策建议以及严谨的理论体系,被称为单独的一代还为时过早。

不难看出,这几位民间或西方眼中的军方“鹰派”人物,有的在军事战略理论上有所建树,有的在保持“鹰派”强硬立场的同时也具有明显的理性色彩,对国家安全提出了可行性策略……尽管他们身上聚集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但这些不同观点的同时存在,本身就是中国社会舆论多元化与国家宽容度的有力证明,也标志着中国正不断走向成熟与理性。

捏造事实、散布谣言、肆意歪曲

中情局的“猎”鹰计划

极具影响力的中国军中“鹰派”人物,自然也成为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的眼中钉和肉中刺,时常遭到打击甚至“猎杀”。

弗兰克.科尔曼曾在美国驻华使馆工作多年,对中国社会及军事有深入研究。回国后,他供职于国防情报局。2006年,科尔曼在为美国智库斯坦利基金会写的一份秘密研究报告中称:“为了影响中国的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我们必须确保能够让中国最出色的智囊停止思考。”他所说的“中国智囊”,就包括中国军方的“鹰派”人物。

在该报告中,科尔曼不无得意地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过去20年,我们针对李际均等人成功进行了攻击,今后还要加大攻击力度。”报告里还列举了一些美国中情局“猎杀”中国战略精英的实际战例。

在美国中情局看来,时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的李际均,既有丰富的带兵、实战经验,又有一定的学术素养和战略思维,对美国的对华战略也了如指掌,如果让他这种强硬人物进入军队权力核心,必将使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遇到很大麻烦。于是,美国中情局专门制定了一个代号为“老鼠计划”的行动,通过分析中国的政治生态,捏造、散布各种对李际均不利的言论,为他的军旅前程制造种种障碍。最终,美国的阴谋是否得手无从考证,但中情局的卑鄙伎俩却可以从中略见一二。

被中情局视为第二代中国“鹰派”的乔良与王湘穗,则以另一种方式遭到美方的“猎杀”。美方认为,二人所著的《超限战》一书提出的军事学说,破解了美国军事思想的特征和局限,让美国当时的军事体系无法应对,一旦这种思想被传播,美国不仅国内永无宁日,其世界霸权也会遇到更多的麻烦。对此,美国方面玩起了恶毒的“文字游戏”。《超限战》被美国译者翻译为“Unrestricted Warfare”,意为“没有限制的战争”;而美国知名的新闻大观网站(NEWSMAX网站)则更为离谱,其发表的译本是“China’s Master Plan To Destroy America”,意为“中国官方毁灭美国的计划”。这不仅是离题万里,更是荒谬至极甚至别有用心了。美方这一“故意”错误,完全可能把中国两位军事专家由满怀预见的学者变成心机险恶的“凶徒”,因为在所有阅读英文《超限战》的读者眼里,乔良与王湘穗完全从喊“狼来了”的孩子变成了狼,从研究“恐怖主义”现象的学者变成了“恐怖分子”。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超限战》及其作者都受到西方甚至包括国内的攻击与质疑。后来,转业到地方的王湘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美国妖魔化的手段很明显,他们实际上已经做过很充分的研究,包括在某个场合通过中国高层施加压力,对我们进行某种程度的打击,希望左右中国战略界的方向……看来,他们真的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目的。”

在连续“猎杀”成功后,美国一位战略学者总结经验说:我们与中国的战争,既不是海上战争,也不是空中战争,而是现代的网络战。我们只需要用极低的成本,就可以让中国军队在发展竞赛中失败。网络战其实就是舆论战和心理战。美国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打掉每一只可能与美国作对的中国“鹰”,让中国人和军队成为一群羊或麻雀。

所幸,西方敌对势力的阴谋已经昭然若揭,中国各方也都开始高度关注,一些媒体和网上舆论也在呼喊:“让中国之鹰飞得更高些、更自由些吧!”文章来源于《环球人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43885-1034327.html

上一篇:[转载]清华大学女教授被骗案:8名台湾嫌犯落网
下一篇:[转载]倪乐雄:一位有大师气质的战略家

1 岳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6 10: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