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修斯之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xiangwang

博文

一场泪雨后,我想告诉你

已有 385 次阅读 2018-2-13 16:07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爱情

女友与我一般年纪,即将在岁月中爬完两个年轮。我们两个人在大学都有过一段不算成功的恋情。于我而言,大学那段已然如同时间迷雾中的城廓,岁月越深,越不真切了。时间、细节甚至连分手的理由都已在大脑的记忆存储部位——海马区丢失了踪影。我唯一能够感怀的是曾经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急切地想要一窥爱情之秘,轻轻地上路,又匆匆地离开。


我有自信可以说,我和丹正刻骨铭心地爱着对方。这篇文章写在凌晨时刻,就在刚才,我俩隔着微信的网络、隔着千里的江河在对哭。而写作这篇文字的缘由,是我泪后的感想,也想写给我们自己。遇见丹的时候,我已经极少写诗了。此生难复少年的不仅是岁月,也是应岁的强愁,“尿崩”的文思。前面两句斯文的解释其实并不是我少作诗的根由所在,最近一两年心智有所成熟,发现少年诗词作品大都斑斑虚伪,篇篇浮夸,实在再难以自我欺瞒。虽然以往这些作品分享到腾讯空间、朋友圈博得过不少赞美,可这真又是人生之意?


现在流行的大众文学作品大都滥情之作,我深以为然。但我本人写出来的东西,估摸着与这些个文字相比也有欠缺。虽然没有仔细清理过,但大半内容也是言必及爱情的忧思,其实哪有这些个鬼东西,全是YY出来的!对前女友确实写过几篇哀怨的诗词,现在给我看的话,我肯定是老脸一羞,其实心里当时没太深感觉的,有的感觉就是连哄带骗呀。


所以我真真地不敢给亲爱的丹写诗作词,起个念头都不敢动笔,怕的就是一笔错,笔笔错。个人认为,真的爱情,少卖弄,你卖弄多了,别人知道哪里是真的?再回到对哭这个情景上来,亲爱的,我确实很委屈,但作为男朋友,我有责任。事情的起因非常的简单,一名关注过我的简友因为请教我问题,加了我微信,所以聊过几天,最近的聊天记录已经停在一个月前了,亲爱的看到了,是个女的,微信和简书居然还都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跟我闹脾气了,闹不开心了。作为一名理工科男,我对类似的情况真的很无感。我想教育教育丹,结果越扯越没边,乱成一锅粥。我继续跟她摆事实,讲道理——就问题交流而已啊,截图给她看聊天记录啊。没用,我不得吐槽,女生真的不是逻辑动物,特别丹还是我最喜欢的数学背景的。我当然也非常非常不高兴了啊,怎么能这样,我完全没错啊,这感觉就是不相信我了嘛,这一点真的很严重。从小到大我自己形成了一个道德逻辑,与人初步接触交流先相信他,如果他骗我他就可以滚蛋了;如果他不相信我,那就好了,我也不需要你相信,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所以在我的思考中,只要涉及不相信,那真的会很严重。如果我未来老婆不相信我,总是怀疑我,我心里能不难受吗?整个晚上都感觉一种疼痛在心上跳动,一下又一下,坚持有力。丹说,反过来,你会开心吗?我自然不会开心,想想也能理解她的难过。


这场争吵的都是输家,赢家是时间,我不想吵了,跟丹说,说来说去解决不了问题,还是放下吧。结果是我没放下,丹晚些时候打给我,我多嘴想要训一训她,丹很温柔,听着听着像个小猫咪一样哭了。我想哄她,可她哭着我自己也好难受,其实她真的伤到我的信心了,我一晚上撑着的心痛爆发了,催动泪腺疯狂分泌,涕泗横流。我心底很害怕,害怕别人不相信我,更怕丹不相信我。别人的信任一直是我前进的精神力量,我害怕失去这种力量,我害怕失去丹,真的害怕。


丹常常和我说她有多么想早点遇见我,我好像从来没告诉她,其实我也想早点能遇见她。原因在于这种想法实在难以经得起逻辑的审核,先不说其他的,她所设想的初遇真的会让那个时候的她爱上那个时候的我吗?此刻有她,已经十分美好,我真的不敢再作奢求。这样的想法少一秒,我可以陪伴现实的她,现在的她多一秒。


也许,你会说我太较真。爱情又岂能不较真呢?我是对的吗?我是错的吗?对错又真的重要吗?我们为可能虚无的存在与想象而争吵,这是爱情吗?这是爱情。我们爱得如此刻苦,用心学习和嗅探彼此的每一寸空间,试探、过招,在情感的生命里触碰彼此非理性的灵魂。花火在绽放,泪水成点缀,争吵(wrangle)信息的尽头,我们必将可视化(visualize)为彼此的唯一。


丹,我未曾为你写下过诗句,因为我的诗句还配不上你。这是我用“真心”写下的第一篇文字,我只想用它告诉你告诉你一句话:我爱你。


是的。


周丹,我爱你。



2018年2月13日 凌晨2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38131-1099716.html

上一篇:我的R和shell笔记在简书连载啦!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1 1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