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ran196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nran1969

博文

怀念,在四月的风里 精选

已有 4554 次阅读 2017-4-4 09:32 |个人分类:平凡人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清明节,,怀念| 怀念, 清明节

   梦中哭醒,在这个清明节的清晨,身在异乡,怀念悠长,难抑悲伤!距离不是阻隔,只是,我真的无法面对旧冢、新坟,无法接受一个个至亲永远离开,无法忘却那一片田野、那一方院落、那一段成长、那一番刻在生命里的记忆。时间给了我们一切,又慢慢拿走一切,有时让人欣喜,有时却让人无比伤悲,有时心旷神怡,有时潸然泪下……


     清明节,人,不能去坟头祭奠你们,心,却穿越千里追思你们,清明节的早晨,翻开怀念兄长的文字,泪流满面,五个多月了,几乎都在伤心忧郁中度过。现在,我独自坐在桌前,不说一句话,内心却翻滚着海啸般的情感,几十年的岁月,岁月中的记忆,记忆中的经历,是我们家永远的丰碑;我深深地怀念你们,你们都是我永远的唯一,我唯一的父亲、母亲和兄长!父亲走的太早,年幼的心灵对“失去”理解的并不深刻,对父亲的记忆只有不连贯的生活片段。母亲四年前去世,算是高寿,人到中年颇有承受的我,当时无法释然,时间让我接受。然而,兄长英年早逝却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几个月来,心,放佛冬眠在与世隔绝的季节,只记得冬日空旷寂寥的原野上,阳光惨淡而冷清,辛勤、节俭、自律、谨慎一生的哥哥,永远地躺在了湿润、干净、深厚、绵软的黄土里,泪眼婆娑,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哥哥的坟冢,心被掏空了。

如果,你没有近距离深切感受过生离死别,没有一次次亲眼送走自己的至亲,没有被撕心裂肺的痛惜和遗憾浸泡过,那么,你对生命、对人生、对亲情、对珍惜、对理性、对豁达等等含义和状态,就没有深刻的理解和感悟。

去年今日,我们在共同追忆母亲,今年今日,我却在泪水中同时怀念你和母亲。翻看兄长微信,年清明节还有一条在家庭群的留言“今天是清明节,“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世世代代永传承,不忘祖宗不忘根!”如今的家庭微信群里,永远不会有哥哥的发言了。心,又一次疼痛而难过!我告诉自己,尽快抛开这些文字,赶紧走出屋子,来到现实世界,来到阳光下。然而,我做不到。就让我再写几段文字,就让我再一次回到我们全家的过去,就让我的回忆再一次和你们在一起,好吗?

          我的家在希望的田野上

记得母亲去世三周年之际,2015410日,我带着无比复杂而沉重的心情,踏上返回的旅程,随着车窗外缓缓后移的风景,脑海中不断出现回家后种种情形。那些人、那些事,无非12个字:“柴米油盐,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城市与农村、有文化与没文化,似乎没有太大差别。深深感到:有些人生活得不幸福,并非因物质不够富足,而是缺乏某些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的素质:尊重、理解、自主、平等……而某些守旧、狭隘的想法却被顽固地坚持:该模糊的不模糊,不该凑合的日复一日地凑合。听了太多的委屈、抱怨和倾诉,都必须照单全收,因为他们是亲人。以前回家的时候很是开心愉快,因为父母为我们背负了所有的麻烦,如今,我们自己却必须是大树。

随着一片片绿油油的麦田在车窗外闪过,家,越来越近,心,却越来越空。以往回家的时候,充满期待,因为路的那端有一份殷殷的牵挂。五年前回家时,母亲身体还很好,每次拐过村口的弯路,总会远远望见母亲站在家门口的椿树下面,瘦弱单薄的身影却总是我内心最温暖的依靠。穿过麦田的时候,总会想起母亲劳作的身影,春夏秋冬。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很早就去生产队(农业社)上工,很晚才回来,记得有时候会把脸贴在路面上听母亲回家的脚步声。那时候,家里很穷,为了补贴家用,父母做过花圈、做过笤帚、打过铁器。当我终于可以长到挣工分的年龄时,分田到户了。农村改革之初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家里地多、人手少,机械化条件差,加之父亲去世,母亲几乎承担了农村妇女最重的田间地头农活,还有我们的吃穿缝补,就这样,也还无法负担我的上学费用。日子在一天天的艰难煎熬中度过,母亲却从来没有怨言,只有轻轻的时而沉重的叹气和父亲祭日时无助的哭泣。后来,随着哥哥的诊所开办,我的大学毕业,家里的日子宽松了,但母亲的依然在田地上劳作。待我有了自己的家,也常去看望母亲,但总是来去匆匆,没有很好地陪母亲住上一段日子,更没有常常为母亲做饭,这便是我无比追悔和愧疚的事情!四年前,母亲因脑溢血导致半身不遂,后来虽然能够行走,思维却大不如前,但母亲对我们和孙子孙女、曾孙们的牵挂却成了唯一能够明白和记住的事情。母亲去世三周年了,每当遇到困难,就会想起任劳任怨一生的母亲,每当自己觉得受了委屈,就会想起母亲的坚韧和无私。母亲不识字,可是母亲教会了我生活到底是什么,应该怎样尽好一生的责任。深深怀念我的母亲!


母亲去世当年,哥哥在母亲墓前栽了棵小柏树,但没有成活,去年又栽一棵,并在周围拢上树枝,十月初一,专门回家打着雨伞为母亲上坟,叮嘱嫂子一定看好母亲坟前那棵刚刚成活的小柏树。“长兄如父”,1984年,父亲48岁病逝时,你才22岁。我们兄妹孤苦无依,生活贫寒,你不得不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想走一条有别于父辈的路,你自学中医,开起诊所,创业的日子异常艰辛。你潜心钻研医术,诊疗疾病细致认真,不断在实践中积累药方,独创疗效独特的方子。你勤俭朴素、不事张扬,有时对孩子们要求严格得有点不近人情,你的愿望只有一个,就是让家里的日子好起来,让母亲高兴。

2015417日,母亲去世三周年祭日前一夜,按照老家习俗,子女需要彻夜守候。跳动的烛光后面,是母亲慈祥的容颜,那是母亲66岁时拍的,黑白照上的母亲稍微胖点,安心、平和的表情被永远定格。那一夜,一种无比复杂的感慨深深攫住了我的心。没有亲人守候的家不再有家的味道了,没有了母亲的院落,萧瑟了不少,小花园围墙的一角已经坍塌,屋子里寒气袭人。我们兄妹四人分头洒扫清理,终于干净整洁一些。然而,物是人非,再也没有母亲熟悉的脚步、贴心的询问。睹物思人,唏嘘不已,木槿花、合欢树、枣树都是母亲所栽。如今,站在盛开的木槿花前,却再也听不见母亲赞花的话语……这个生我养我的家,历经了怎样的沧桑?眼前的废弃的窑洞,是我上大学之前一直居住的院落,那时候很穷,农活很多,包括粮食在内的很多重物,必须通过一道长长的坡上下运送,均靠人力,母亲跟我们一起干活,从不埋怨。后来家里情况好了,修起了现在的房子,母亲却还是常来窑洞这边看看?那一夜,空荡荡的屋子里,感觉很冷,可我宁愿让这种冷清包围,清醒地回到过去,任凭对母亲的愧疚撕扯着我的心。门口的小路依旧潮湿,路旁的麦田依然碧绿,路口的大椿树似乎又增加了年轮。果园里的杏花落英纷纷,却再也无人打理,成为租住人家羊群的乐园。屋后的打麦场已经杂草丛生,我却仿佛看到昔日干净光亮的打麦场上母亲拿着簸箕的身影……越是熟悉,越是回忆,记忆悠悠,永难忘怀!最后一夜的守候,掏空了快乐,留驻永远的过去。就让这一切成为记忆中的永恒。母亲,安息!以后回乡的日子恐怕再难进入老院子了,但这里却是我的根、我的魂。


兄长,请你也安息吧!我知道,对家人的责任是你永远的关注。2016年春节,我建了一个家庭群,兄长很高兴,他说:“新年新气象!四和院群喜洋洋!十几位孩子有希望!几位大人有盼望:有的一鸣惊人;有的初战告捷;有的学有所成;有的卧龙潜水;有的活泼活跃、有的厚积薄发、有的大器晚成、可能有的还要后来居上……总之生机勃勃!使我们几位做父母的信心百倍,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担子不轻啊!所以都不要忘记我们建群的宗旨:合和快乐,人人需要!热烈欢迎各位的加入!让我们共同努力,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以达到四和的效果!这是全社会都需要大补的一课。”当时,我还开玩笑说:哥哥说话就像在讲课。

2016812日,又一个夏日黄昏,独自伫立在母亲的墓前,不愿与任何人一起来,只想静静地感受:内疚、难过、落寞、沧桑、若有所失。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公共墓地出奇地安静,只有鸟雀鸣鸟、庄稼叶子随风轻摇。心情不好时,就这样把自己的烦恼无声地告诉母亲,相信母亲的心与我相通;当我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就在母亲坟前轻轻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母亲一生的性情与品格:操劳、忍耐、坚韧。父亲过世后,母亲常常唉声叹气、悲痛无奈,但继续抚养我们兄妹,艰难度日,直至孙子孙女长大成人。母亲一生为子孙操劳操心,绝少想到自己。就是当了曾祖母,晚年病重时,母亲依然为儿孙们操心牵挂。比起母亲,我的困难又算什么?比起母亲承受的一切,我的日子又不知轻松多少倍?比起母亲的隐忍,我的忍耐又算得了什么?伫立母亲坟前,仿佛与世隔绝一个下午,但我从母亲身上获得了力量,缓缓离开墓地时,平和、安静、豁达、开怀,不会沮丧、生气、绝望。伫立母亲墓前,实际是与自己的灵魂对白。


   那年那天,兄长打电话让我清理一下母亲坟地周围的枯枝败叶,照管一下那棵小柏树。我请哥哥整理一下他的行医经历,他说没有必要了,原因是父母都已经下世,心情很低沉,又说到他当年获得优秀民间中医时,母亲很高兴,但现在没有意义了。其实,兄长这个时候有些消沉,可是我们并没有仔细关心询问过,只觉得他永远那样高大、帅气、健康,我们有了病痛都可以找他开药方。然而,我唯一的哥哥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母亲在世时,哥哥总是以实际行动表达对母亲的孝心:陪母亲旅游、为母亲买时令水果、陪母亲看望亲戚、为母亲过冬在城里买房,等等。母亲过世后,兄长常常追悔、伤心,他在微信群里说:“母亲曾经让栽培的草花,如今已繁殖了几盆了,每年腊月就开始开花,她说她就爱草花,我当时还说她不爱买的较贵的花……回忆起来好伤感。年过半百之后,每天都在伤感回忆之中总结着人生……总想无言。可现实却让人硬挺着!”每年母亲忌日,哥哥总会在家庭微信群提醒我们:“昨天农历二月二十六日,一个难忘的日子,是我伟大的母亲去世之日。我们兄妹四人怎能忘根?”


   在四月的风里,我深深地怀念你们,我的父亲、母亲和兄长;在四月的风里,我静静地想念你们,我的亲人;在四月的风里,我柔柔地祝福你们,我的亲人;我知道,你们不会回来了,但我们的记忆、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历程、我们的关怀永远都在,但愿已经安歇的你们,做一个甜甜的、长长的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37675-1043507.html

上一篇:你说 你有一个梦想
下一篇:人在旅途

14 王从彦 周健 葛素红 黄永义 王府民 李曙 李学宽 周跃明 李颖业 孟庆仁 xlsd zjzhaokeqin houzhenyu haipengzhangd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04: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