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胜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lyskyz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

博文

漫谈博弈论之一:演化博弈模型在实际运用中需要注意的关键性问题

已有 10865 次阅读 2018-9-14 11:15 |个人分类:漫谈博弈论|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引子:博弈论是一个非常重要和非常有实用价值的学术分支,在经济、军事、政治、管理等领域都有大量的运用(最近十几年在环境领域的运用也越来越多)。博弈论做为一个学科分支,在纯学术上的成果也早已非常丰富、自成体系,其中最有代表性和最重要(至少是最重要的之一)的是纳什均衡理论和极大极小原理。在纳什均衡、极大极小原理、重复博弈等理论的基础上,最近几十年又发展出演化博弈模型等许多数学方法。虽然有许多其他类型的博弈分析技术方法我了解得尚不全面,但以我目前的理解来说,演化博弈模型及其相关数学分析、数学求解方法的确是一个非常好、非常聪明的工具,物理意义明确同时又简便易行,可以摆脱其他博弈分析中经常存在的过于绕弯、过于模糊甚至牵强附会、似是而非的论述分析过程。然而,即使是演化博弈模型,在实际运用中,仍然存在许多牵强附会和似是而非的不恰当应用现象。因此接下来还是直接进入正题,不再花费笔墨做铺垫和概述了,想要读懂本文的读者请自行去学习了解相关背景知识,缺乏对背景知识的了解是无法进入本文下面的论述和辨析环节的。

正文:就我目前的了解和理解,我认为博弈论在实际应用中存在大量牵强附会、似是而非的现象,甚至存在大量错误运用、错误延伸和错误解释的现象。关于这个问题的深入剖析,我将以三篇文章来进行阐述,分别是:《演化博弈模型在运用中需要注意的关键性问题》(即本文),以及《囚徒困境该如何理解以及有何真正启示?》《从囚徒困境理论到恶性循环与良性循环理论》(囚徒困境被错误理解和错误解释的现象非常普遍,通过网络搜索和论文搜索可以很容易查到大量相关文章,但其中有非常高比例的文章在这个问题上是胡乱套用甚至错误套用和错误理解的)。

正如前文提到的,笔者认为“演化博弈模型及其相关数学分析、数学求解方法的确是一个非常好、非常聪明的工具,物理意义明确同时又简便易行,可以摆脱其他博弈分析中经常存在的过于绕弯、过于模糊甚至牵强附会、似是而非的论述分析过程。然而,即使是演化博弈模型,在实际运用中,仍然存在许多牵强附会和似是而非的不恰当应用现象。”具体来说,有大量论文在运用演化博弈模型时,所构建的博弈矩阵经常存在这么两个严重问题:一个是博弈矩阵假设本身逻辑不自洽(甚至自相矛盾),物理意义不完整也不封闭,甚至有些利益得失关系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或者说没有真实的对应关系,是模型构建者自己虚构的而在现实中并不会那么出现的博弈策略集;第二个问题是在模型分析结果分析中,许多论文经常把博弈矩阵中并未考虑的影响因素当作模型分析本身已经考虑到了,在结果分析中肆意引申,造成分析结果中的大量牵强附会和似是而非的现象,而事实上,其中有大量分析结果其实并不是通过模型分析本身给出的,而是纯粹通过理论性的、机理性的、逻辑性的思辨分析得到的(或是就可以得到的),这导致这种博弈分析在绕了一大堆弯子最后给出的结果中:要么是偏离实际的不严谨甚至错误的分析结果,要么是其实可以仅仅通过理论分析、机理分析、逻辑链条分析等物理意义明确、思路简洁的方式直接给出的结果。

为避免过于抽象化导致读者感到莫名其妙,接下来举一些典型的例子。比如经常有论文在分析公共政策博弈时,得出这种结论:‘如果没有更高层次权力机构比如中央政府的介入的话,该博弈无法达到帕累托最优’(却不言明高层权力究竟该如何介入),或是‘没有中央财政或其他形式的外部补贴的话无法达到帕累托最优’之类的结果,这种结果就经常是牵强附会甚至似是而非的,当然,笔者并不是说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也许有时候的确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如果博弈模型本身在构建之初就是物理意义不当甚至错误的话,这种结果就是完全不可靠的甚至是根本错误的。具体的例子之一比如:《基于演化博弈的流域生态补偿利益冲突分析》一文,在其博弈矩阵中,就存在这样一个严重问题:实际工作中,不存在下游政府完全接受上游政府任何行为结果的这一博弈策略,因此该前提假设就是错误的不存在的。事实上,仅以中国大陆的水环境管理而言,几乎所有重要河流都早已有国家层面做出的统一的水质目标要求,违背该水质目标要求的,下游政府和下游企业是有权力进行控述和索赔的。因此,既然不存在‘下游政府完全接受上游政府任何行为结果’的这一博弈策略,该文的最终分析结果中所认为的“在流域生态补偿中,最优的稳定均衡结果无法由上游地方政府和下游地方自身演化达成,而需要中央政府进行适当干预”这一结论就是武断的、不严谨的甚至可能是完全错误的,更进一步地来说,认为需要高层权力的介入却不言明高层权力究竟该如何介入,这种结论即使是对的也是大而无用的,笔者认为,这种上级政府介入即使需要的话,也应该是以树立明确规则的形式的介入而不是简单地以‘需要中央政府的介入’几个字就做为分析的结论,这种结论既无助于中央政府对该问题的真正解决(只是进一步加重中央政府的责任和导致权力的进一步过度集中),更无助于全社会的制度性建设、制度性改良的推进。因此,在这种博弈分析中,研究者在模型设立之初就存在的‘对于制度建设的忽视,对于制度性缺陷的忽视’,导致其建立的博弈矩阵本身不完备、不现实或是对现有规则分析有缺失和误读,从而最终导致该博弈模型存在严重缺陷和分析结果不严谨,甚至其结果可能完全是错误的***

博弈模型所构建的博弈矩阵,物理意义不严谨、不自洽导致分析结果不严谨甚至错误的这种现象在许多其他论文里都有,甚至可能是比较普遍存在的,篇幅有限就不一一举例了。但因为这些论文是通过博弈模型的数学分析给出的,容易唬住数学知识薄弱的人,导致其观念上的摇摆甚至盲从。上述现象不论是在运用对称博弈矩阵进行分析的论文中,还是运用非对称博弈矩阵进行分析的论文中大量存在,尤其是在非对称博弈矩阵中这个现象尤为明显。囚徒困境的经典案例,是一个对称博弈矩阵,对于囚徒困境博弈来说,同样存在大量似是而非的理解和引申运用,下文将专门对这个问题进行辨析。

 

***这是一种垃圾进垃圾出现象,即:起始点就存在严重缺陷甚至错误的研究分析,不大可能碰巧做出了正确的结论,即使真有,那也是运气使然,而不是理性使然、科学使然,这种研究算不得是真正的研究,只是一次大作业而已,而且是得分不高的大作业而已。

关于大作业性质的论文的延伸评论:把‘自己并未完全想明白,并未真正理解透彻和并未达到100%把握的分析结果’这样一种大作业性质的阶段性研究报告,当作学术成果去发表的现象,不论是在数学模型分析领域,还是在物理生物化学等领域的实验科学领域,均有相当多的存在。这类论文的大量存在,不仅无助于学术创新能力的提升,反而是学术创新能力提升的阻碍,因为一方面这种研究会挤占大量科研资源甚至产生逆选择现象(包括其对其他同行的逆选择,即短频快浮躁型研究对长期冷静研究者的逆淘汰;也包括其自己对自己的逆淘汰,因为这会导致当事人自己无法精心静心地去做深度思考和长线思考,从而导致其自己最为黄金的学术创造期被大量短频快的浮躁研究给白白耽误),另一方面导致后续研究者和学习者的迷茫和误导,加大社会群体尤其年轻人和后来者对前沿科学知识的学习成本、学习阻力和学习的误导力,同时还会影响社会群体对真正有价值学术成果的学习和运用效率。

从博弈论的角度来说,这种局面其实也是一种社会群体博弈的结果,是在不恰当的学术利益分配规则和扭曲的学术价值观下产生的必然结果,也是某种囚徒困境,关于这一问题,也将在下文进行深入剖析。

https://mp.weixin.qq.com/s/2MOG5B2lGz6cKCGsxDYGo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34816-1134753.html

上一篇:发表学术论文的基本规范有哪些?可重复是基本的学术规范么?
下一篇:漫谈博弈论之二:囚徒困境该如何理解以及有何真正启示?

3 陈楷翰 王琳 陈柯达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5: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