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羽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iyuxiao 诗言志,以象贵。

博文

网上诗缘情意浓——悼念郑融兄

已有 4510 次阅读 2014-1-8 22:11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网上诗缘情意浓——悼念郑融兄

 

2014/1/8

 


今年元旦,我曾给郑融兄发去一条消息,告知将寄给他一套我的诗集。三年前我曾要寄给他《孤山夜吟集》,他说往国外寄书不方便,将来有机会回国内来取,这次《海角听涛集》新出,我想两本书一起寄。第二天即收到郑融兄的回信,说他在海外,邮费太贵,问我有无电子版本,若有可发给他,并将他的电子信箱和手机号码告诉了我。我本想将电子书稿再核对一下发给他,不料昨天傍晚却收到郑融兄于当日不幸病逝的短信。这消息太突然了,我惊愕得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湘明兄短信中说郑融女儿建了一个纪念网站,是否写点纪念文字?我说这个一定要写。

 

我与郑融兄相识于《中国科学网》,素未晤面。记得第一次交流是在2009年11月在我的《七律·次韵和关燕清重阳咏菊三首》博客中的一条留言:

 

[5]郑融  2009-11-1208:02

好唱酬!柏舟老师开博以来这段时间,我正忙于网下的事,其他诗作还待慢慢欣赏。先问个好。

那时我刚来《科学网》,发了一些诗词类的帖子,郑融兄是“学人亭”中最早关注我的博友之一。以后的交往渐渐多了起来,我印象深刻的有这几次:

 

l        2010年的春节正好也是情人节,我发了“七律·无题二首”的帖子,郑融兄有两条跟帖:

 

(其一)

 

泪痕花影了无踪, 独遣幽怀对夜空。 
海月遥牵神女梦, 天风猛撼楚王宫。 
佳人别后春音杳, 骚客归时恨意浓。 
辗转此情挥不去, 无眠静待五更钟。 

(其二) 

沧海横流叹此身, 回天壮气属谁人? 
春愁满地深如草, 旧梦经天散若云。 
幽谷有时啼杜宇, 天涯无处觅芳魂。 
聊将薄酿浇胸块, 弦管纷纷不忍闻。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0333-294845.html 

 

[4]郑融  2010-2-13 19:14

好律,确有义山诗的韵味。

 

博主回复:谢谢垂赏,郑融兄虎年如意!

 

[5]郑融  2010-2-13 19:30

戏为情人节拟一联:

 

未必有情成眷属
原来知己亦姻缘

博主回复:郑融兄好联,我在前面再添半句:

 

人间多少伤心泪,未必有情成眷属;
网上几句断肠诗,原来知己亦姻缘。

 

l        2010年5月郑融发了《咏菊 》,我在跟帖中和了一首诗:

 


不随百卉斗繁红,守到清秋发几丛。
未必生来甘寂寞,西风有约忆陶公。

 


开来万点尽秋思,只与霜天过雁知。
带片花光飞海北,紫黄如梦绿如诗。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319045.html

 

[6]柏舟  2010-5-3 10:00

暮春时节咏菊花,
紫气黄云陶潜家。
莫怨东风吹柳絮,
掇来秋色到天涯。


博主回复:谢谢柏舟君赐赠好诗!深喜“紫气黄云陶潜家”句。

 

l        2011年春节,郑融兄发了《春节感赋》:

 

不向光阴叹逝波,勉从劫后补蹉跎。
尘寰闹处心偏静,眼界开时感越多。
学海欣窥新领域,客心还系故山河。
家园为有亲人在,此日天涯共放歌。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410127.html

 

[6]柏舟  2011-2-5 11:16

拜读郑融兄春节雅韵,也附四句助兴。

半世悲欢感慨多,
忍将事业付蹉跎。
今逢诸友传高韵,
共向云天发浩歌。

 

博主回复(2011-2-5 22:53):谢柏舟君赠佳句。近日柏舟君佳作不断,谅得蓬莱仙境之助。

 

[10]郑融  2011-2-7 21:33

多谢柏舟、湘明、俊明诸君惠赠佳句。试再叠前韵奉和:

平淡人生乐趣多,韶华过眼未蹉跎。
回首几度花开落,秋水春江一浩歌。

 

l        2011年4月25日,郑融兄发了《菊花·菊花》:

 


不随百卉斗繁红,守到清秋发几丛。
未必生来甘寂寞,西风有约忆陶公。

 


开来万点尽秋思,只与霜天过雁知。
带片花光飞海北,紫黄如梦绿如诗。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436944.html 

 

我也有四句诗,当时忘了跟帖,后来在我的《辛卯春夏月题和网友诗(十四首)》补上:

 

桃花春色菊花秋,

四季花时南北球。

祈愿天公施美意,

好将双艳并风流。

 

l        2011年7有18日,郑融兄发了《赠友人》:

 

一、七律JM

 

相逢恨晚久心倾,月为今宵倍放晴。
曾向华章寻物理,时从妙喻感人生。
怡神雅论知浓厚,快意雄谈见性情。
灯影江声君记好,明朝握别又鹏程。

 

二、鹧鸪天  XM

 

唱罢巫山一段云,诗情又洒雅江滨。镜中鸥鹭牵乡念,吟里烟霞绕梦魂。
天可问,笔传神,如君风雅有谁人?桥头明月徘徊久,半饯归程半洗尘。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466054.html

 

[7]柏舟  2011-7-19 09:31

天涯有知己,他乡遇故人。人生之乐也。欣赏。

博主回复(2011-7-20 12:58):谢谢!何时柏舟伉俪来澳一游,让我略尽地主之谊,将不胜荣幸之至。

 

[13]柏舟  2011-7-20 16:56

谢谢郑融兄盛意。我1998年曾在西澳洲的珀斯呆了三个月,回国前曾去了墨尔本、塔斯马尼亚、悉尼兜了一圈,对澳大利亚的自然风光印象深刻。可惜当时没有留下诗和照片。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一定去拜会。

 

博主回复(2011-7-20 23:27):好景不可无诗无照片,所以一定要来补上啊。:)

 

l        2011年10月5日,郑融兄发了《苏幕遮·雨后》,此时距郑融父亲去世一个月零五天,我在跟帖中有诗:

 

雨初晴,灯未熄。

独坐幽斋,百感填胸臆。

夜色将阑深院寂,

如诉心声,四壁春虫唧。

 

想亲情,追往昔。

著述流芳,大爱留心迹。

细把遗篇重记忆,

霁月临窗,竹影疑人立。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493330.html

 

[7]柏舟  2011-10-6 22:15

梦里阴阳两别离,
秋词一阕寄哀思。
天堂知此应心慰,
夜半雨停人醒时。

 

博主回复(2011-10-6 23:51):谢谢柏舟君噌诗!

 

l        2012年1月23 日,郑融兄发了《水龙吟·除夕怀先父》:

 

去年此日音容,今宵历历萦怀久。
无边夜寂,几声蛩叹,如聆哀奏。
帘外花潸,阶前风落,天乡知否?
只相逢梦里,醒来犹记,语殷切,人依旧。

 

但慰从今不朽,共山川沧溟同寿。
曾抛心血,扬帆科海,新篇写就。
如此平生,一暝无憾,光辉如昼。
正龙吟未歇,东方微白,露凉襟袖。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531163.html

 

[3]柏舟  2012-1-23 20:49

佳节倍思亲,逢年忆故人。青山犹梦里,江海正龙吟。

 

博主回复(2012-1-24 00:44):谢柏舟君赐诗!

一别隔红尘,音容久益新。强将怀念意,滴作水龙吟。

 

l        2012年5月2日,郑融兄发《春兰秋菊正同时(外一首)》帖,其中有一首和我的诗:

 

鲁迅先生诗云:所恨芳林寥落尽,春兰秋菊不同时。五月的吾家庭园展示了一个反例。

 

天公如醉亦如痴,
不令黄花独放迟。
谁叹芳林寥落尽?
春兰秋菊正同时。

 

和柏舟君“乡愁”诗

 

话到家山万绪长,
闲庭菊径久徜徉。
相逢等是天涯客,
且向天涯建故乡。

 

附:柏舟君原玉:

 

万里关山别梦长,
山高海阔任徜徉。
萍身老作江湖客,
反认天涯是故乡。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565877.html

 

我在下边跟帖:

 

[3]柏舟  2012-5-2 08:17

谁叹芳林寥落尽?春兰秋菊正同时。”独妙。问好致意。

 

博主回复(2012-5-2 23:59):读柏君乡愁诗词。又有所感,试和了一绝。

 

l        2013年1有8日,我发了《十四行诗翻译:月光吟 》:

 

月光吟

 

银弓女王沐清辉,飘蓬游子独伤悲;

银光闪耀清溪里,浮云掩映影相随。

此时望月人心暖,流光洒落轻霜染;

广寒宫里可安魂,长眠天上多温婉。

可怜地上苦寒人,离魂散去脱黄尘;

月华皎皎柔若水,抚平儿童悸怖痕。

嗟乎!我欲凌空飞舞归玉镜,

化解疲惫之躯轻盈直上寒蟾影。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0333-650996.html

 

[15]郑融  2013-1-9 09:00

十四行诗ABABCDCDEFEFGG的韵律不太符合汉语诗的习惯。柏舟君的古风译作保持原诗四四四二的句式,采用中国诗常用的一、二、四句押韵的韵律,既保持原诗的风貌,又有音韵之美,可谓匠心独具。自由体的译作也颇精妙。学习了。

 

博主回复(2013-1-9 10:52):郑融兄所言极是。中英语言上的差异决定了中国人与英国人对诗歌韵律感受是不同的。从读者的审美效果考虑,我觉得英诗汉译还是应该尽量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倾向,即把英语诗歌翻译成具有中国诗歌特点的作品。这样的翻译对于原作也许失去了一些东西,但读者却可以从中获得较多的美感享受。所谓“读者反映论”也是一种“实用主义”。谢谢郑融兄赏评,问好致意。

 

l        2013年5有13日,郑融兄发了《江城子·萱堂失养》:

 

江城子·萱堂失养

 

星沉宝婺失萱堂。
隔阴阳,两茫茫。
天上人间,冷暖总牵肠。
忍看慈颜犹带笑,儿已是、泪千行。

 

哪堪陌上草初黄。
忆春光,自哀伤。
秋雨秋风,阵阵助凄凉。 
从此承欢膝下处,幽梦里,墓碑旁。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689345.html

 

[4]柏舟  2013-5-13 07:49

去年的1月8日也填过四首《江城子》,两首哀悼母亲,两首哀悼周总理(母亲与周总理都是在1月8日去世)。郑融兄的这首词,句句哀伤,字字滴泪,也让我想起我的母亲。还望郑融兄节哀。

 

今天是2014年1月8日,郑融兄已经离开了我们。我此时更愿这样想,这对郑融兄未必不是一种解脱,死亡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按照宗教的说法,是灵魂脱离了肉体而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他爱戴的父亲和母亲。在他近年来发表的博文帖子里,郑融兄毫无保留地表达了他对父母的深厚感情。我更愿意相信,郑融兄在天堂里仍然是个喜欢读诗和写诗的人,因为只有诗歌才能使人变得开朗和洒脱。正如他在几年前的一篇《岁末断想》中说的那样:

 

岁月催人老,这个无奈的事实,常会在迎接新年的喜悦中掺进一丝惆怅。但我同时也会记起女诗人SaraTeasdale的诗句:“Time is a kind friend, he will make us old。”(“时间是好心的朋友,他将使我们变老。”)诗人似以感恩之心期待老年的到来,这样积极的心态,读起来让那一丝惆怅顿时云散烟消。

 

宋代词人朱敦儒有一阕《西江月》,这样唱道: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
自歌自舞自开怀。
且喜无拘无碍。
青史几番春梦,黄泉多少奇才。
不须计较与安排。
领取而今现在。

 

愿网络可以通达天堂,郑融兄一路走好。





悼念远行的博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0333-757245.html

上一篇:望海潮•2014元旦(新韵)
下一篇:水龙吟•追和郑融兄

27 陈湘明 武夷山 李学宽 周金元 庄世宇 孟津 王桂颖 刘旭霞 钟炳 张忆文 王锟 余昕 陆俊茜 徐建良 鲍海飞 梁进 吉宗祥 雷栗 关燕清 陈国文 陈绥阳 王汉森 刘苏峡 马昌凤 吴小丁 bluesky1688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8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