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光亮-张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lincn 理想是一种明知不能得到但却必须要有的东西。

博文

科研的自由和评价的魔力

已有 3209 次阅读 2014-9-22 19:12 |个人分类:科学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项目,论文,考核| 论文, 项目, 考核

      本来只想自己做做自己喜欢的研究工作,并不想成就什么大事(呵呵),只要自己能够有大把的时间把一个自己觉得有点儿意思的问题从最基础的0开始一步一步地搞清楚,然后一边感受着自己搞清楚一个细节后前进的喜悦,一边欣赏着聪明的牛人们处理该问题的绝妙想法,总希望那种被别人智慧所打动或被自己的豁然开朗所感染的生活就这样不要停止,始终不会被其他的无聊的事情打断。

     可是这种想法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中根本就是幼稚,用有的人的话讲就是瞎扯淡。因为你总生活在被他们称为的现实中,生活在这样一个被人不断评价以及不断自我评价的世界里。从小到大你都会被老师同学家长后来也会被自己拿出来和很多人进行比较,别人和你自己必须在乎这样或那样比较后的结果,在乎在某个排行榜中所罗列的自己的位置。后来你的生活和工作也总会一张张表格所评价,你要填写一个个的考核表,其中的每一项指标都是你必须在乎的,尽管你可以说你不在乎,但你不在乎表明的不是你超然的态度,而是“你的虚伪”,你的“破罐子破摔的堕落”和“烂泥扶不上墙的”失败者(国际名称Loser)。在别人眼里你没有完成评价指标就是你不思进取的表现,所以你就应该受到惩罚,因为惩罚这些手里没有“干货”的庸才,就是对勤奋写作者们辛苦的奖励!于是你看到表格必须停下来想想后果(有些人说得好压力就是动力),于是赶紧把自己未完全搞明白的东西规整规整,按照那个发表文章的格式,花大把的时间去写一篇自己都感觉不满意的文章。也许会走狗屎运那个不成熟的成果发在了很好的杂志上,所以你应该感觉很快乐,谁也都满意了,因为这就是科研的意义了。然而后来发现,这些文章并没有解决任何科学的问题。

      所以你很烦,因为你要花大把的时间去写文章,去投稿去回复意见去修改,如果要上SCI必须是英文才够范儿,你得花更多的时间在语言上。而且因为那一张张表格每年某个固定的时间总会找到你,所以不是因为想写文章的时候才去写,而是因为你要申请项目,你要交差,你要符合这个那个考核指标中的各项,不然你的脸没处放,你没有项目,你就没有钱,搞实验你就做不了实验,尽管你还没有好的idea,但你必须立刻到实验室去,你就必须去花钱,跟着原路去做,“不做怎么可能”?“做做不就出来嘛”!然后去精心选个样品,这总能办到,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去好好表征一下,好好写写,找个牛期刊投稿试试,说不定就能中了,所以只要你有耐心愿意写文章,文章总能“见报”,这样你文章有了,又拿文章去申请项目,很用功夫地写上几个月标书,然后出去开会认识认识大牛,这里跑跑那里混个脸熟,不行就那个意思一下,你就算上道了。然后你的指标上去了,大家都满意了,说不定能上排行榜了,于是觉得自己还是个人物了!

     现在申请项目成为大学教师晋升的必要条件,不申请是不行的。你当然可以说我不想晋升,那你以为别人就收拾不了你了,规定:你如果在一个岗位上呆了多少年没有任何成果,那么你滚蛋,这是必须的,因为这么多年你没有符合岗位考核条件你滚蛋是非常合理的决定,你一定是个庸才,走到世界各地都应该是这个道理!所以你学术的自由没有了,你并不能随心所欲地选择你的研究兴趣,你必须选择能出文章的领域,如果你找高能物理或核物理的研究兴趣你就是找死,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指标和排行榜评判的结果:你是个混混!然后你才能死!

     然而混在大学和科研系统的混混比比皆是,因为很多人根本没有把更多的时间用到科研本身上,而是用在满足评价指标上,其实很多评价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国家层面的东西似乎好像公平,但混混们也知道那种纯粹的为兴趣而工作不求名利的科研就是扯淡,不是扯淡也是浑水摸鱼,你没有论文,谁知道你到底是写得出来还是写不出来,所以没有指标就是扯淡。只要我有,你管我的文章是拿项目的钱买的、是学生搞的,你管我的项目是我跑的、弄的,有就是本事,没有就是扯淡!

     所以扯淡的统统不扯淡了,中国的论文世界第二了,但科学水平却依然在20名之外。有人说,少瞎扯,有了数量就有质量,没有数量能有质量?我看这句才是扯淡,爱因斯坦只有5篇论文,篇篇都够评个教授的,而能评5个教授的爱因斯坦如果成长在中国的话,那世界虽然少了个爱因斯坦,但却多了5个可以多发几百篇论文的中国教授了

     所以我们都服了,大家都再也不干扯淡的事情,无论在论文王国里我怎样折腾,在项目领域你怎样给我放水我怎样给你放水,咱站在台前手里都拿着的是华丽的考核表,盖着红红的优秀印章,在拥有这么多被评价为优秀人才的国度里,我们的科学能不优秀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8012-829954.html

上一篇:高校教师的工作中到底是科研重要还是教学重要?
下一篇:杂谈:平平淡淡不是真

10 陈楷翰 曹聪 高友鹤 闫尊强 罗德海 张德元 赵建民 陈建林 张文增 gaoyuqiang2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19: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