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guo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guo2012

博文

蝈蝈司机

已有 960 次阅读 2018-1-13 23:02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北京, 老北京人, 情趣, 蝈蝈, 出租车




不直接接触老北京人,你无法领会他们的雅致。


周六早上,我赶着赴约,站在路旁用滴滴叫出租车,几秒钟后一个周师傅做出了响应。我站在原地盯着手机地图等他。几分钟后他的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停在前面距离我三四十米的地方,然后响了一声喇叭。


我边挥手边往前走,司机意识到自己开过了头,赶忙掉头回来接我。在快接近我的时候,他又忙着第二次掉头。这时他和我正好面对面,相距只有三四米远。


周师傅戴着一顶黑色礼帽,对,就是《上海滩》中周润发戴的那种。他个子不高,舒舒服服地窝在座位里,脸部棱角分明,但笼着一团和气。


我上车后,他扭过半张脸,表达了歉意,我也随机说了句玩笑话,车启动了。


这时,我注意到驾驶位附近一直有虫子在叫。


那声音听起来好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啥虫子,毕竟在城里生活太久了。我知道,北京出租车司机喜欢听评书、相声、脱口秀。但喜欢听虫子叫的司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什么在叫?”

“蝈蝈!”

“是播放器里传出的吗?”

“不是,蝈蝈在我怀里。”


我小时候喜欢听蝈蝈叫,夏天在田野上也经常能遇见蝈蝈,它们喜欢藏在矮木丛里。


公蝈蝈叫声高亢,而且一旦叫起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我和小伙伴习惯称它为“三叫驴”。


周师傅见我有兴趣,来了兴致,给我科普蝈蝈知识。


“蝈蝈装在葫芦里吗?”我见过别人用葫芦养蟋蟀,所以试着问。

“是的。”

“你养了几只?”

“两只。”

“一公一母吗?”

“两只都是公的。”


前方路口亮起来了红灯,车都陆续停下来,趁这时机,师傅迅速从怀里取出葫芦给我看,那神情就像一个可爱的孩童在给好朋友展示自己心爱的玩具。


蝈蝈葫芦真好看,上粗下尖,葫芦盖子是木头做的,上面有几个圆形的小窗户。


红灯变黄灯了,他赶紧把葫芦放回怀里,继续开车。


“你的葫芦长得真标准。”

“嗨,有模具,葫芦生长时,套啥模具长啥样。”

“这样的葫芦很贵吗?”我像一个好奇的小孩子。

“这种二三百块钱。”


“蝈蝈呢?”

“一百元一只。都是人工养殖的。”

“比养猪合算。”我开玩笑说。

“量少啊,在北京只有一些老北京人在玩。”


路程已走了一多半,我们谈话语速开始加快,一个有兴致的说者遇见一个有兴趣的听者,多难得,双方都在有意珍惜时间,我们谈笑声越来越大,不经意间,早已盖过了蝈蝈的叫声,简直成了另一对大蝈蝈。


“蝈蝈吃什么?”

“胡萝卜。”

“是把胡萝卜搅成泥喂它们吗?”

“不,喂它们萝卜条,它们啃着吃。”

“胡萝卜里有水分,是不是就不用喂水了?”


“回家喂水。把毛巾弄湿,将蝈蝈放在上面,它们咬毛巾吸水,同时我会把葫芦清洗一下。”

“……”

“……”

“放在毛巾上,蝈蝈会飞走吗?”我突然莫名地担心。

“不会的。”

看来我的野外经验在这里失效了。


“蝈蝈的寿命有多长?”

“和蟋蟀一样,都是百日虫。不过我照料得好,这一对能活到五月份……每年我都是深秋时买……”


这种人工养的蝈蝈,我估计,它们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大自然是啥滋味,但是它们在主人的精心照料下,能活出野生蝈蝈近两倍的寿命。你说,它们到底是赔了呢,还是赚了呢?


目的地到了,我下了车,蝈蝈叫声一转眼淹没在嘈杂的人流车流中。


我有幸在寒冷的三九天,听了一回蝈蝈叫,心旷神怡,这是多么稀缺的声音啊。


我突然想到《镜花缘》,书中说,武则天依仗皇权命令百花在冬天盛放,真是大动干戈。老北京人不那么干,为了在冬天能听到蝈蝈叫,他们配合默契,有人负责养殖销售,有人负责买单享受,各司其职,悄悄地就把这事情办成了。


老北京人,真有你的。


(题图源于网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78036-1094700.html

上一篇:读书三不要
下一篇:王小波的「真」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4 04: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