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的故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owlight 编辑,用文字说话;学术,用论文说话

博文

写在《光学学报》创刊30周年

已有 4222 次阅读 2011-5-21 21:56 |个人分类:编辑部的故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期刊,江湖| 期刊, 江湖

一段写在《光学学报》创刊30周年,但与《光学学报》关系不大的文字

我们很重视××周年纪念,去年纪念了激光发明50周年,很多当年进行激光研究的开拓者又被请出来风光了一把。今年好像是超导发现多少年,记得好像在Physics today上看到过一个专题。重视纪念活动,是希望总结过去,开拓未来。看看以前形成了什么宝贵的经验要继续传承,过去犯了什么错误需要改正并记住教训。

《光学学报》创刊30年了,比我的年龄小一点,但感觉它的历史要比我的年龄长很多,因为它沉积太多的研究成果,凝聚了很多的智慧与汗水。翻翻过去的杂志,很多当年的年轻作者已经成了业内知名的科学家,我们为他们自豪。同样,现在还是研究生的年轻作者,同样会有很多成为中国科学事业的中坚。为他们服务,也许就是期刊的使命,编辑工作的价值。

我工作时间不算长,而且作为局内人,不好评价这本期刊办得如何好(或者不好,),自然会有作者评价、读者评价、审稿人评价。我读书的时候基本上没有看过上面的论文,现在读博士也很少能看到对研究工作有帮助的论文,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它价值的认可。

国内有很多学报的期刊,大都是在我国老一辈科学家的关怀下创办,像王大珩先生就是《光学学报》的首任主编。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有一个拉丁文的名字,像ACTA OPTICA SINICA, ACTA PHYSICA SINICA。开始接触到这些名字的时候感觉真怪,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而且有点另类时尚的感觉。这样的名字不是谁都有的。

由于大部分的学报杂志是以中文出版的,所以能收录于SCI不多,很多只能混在EI界。Ei收录,是国内很多期刊的银字招牌(金字当然是SCI了),可以不太担心稿源,可以收版面费,偶尔也会在作者面前牛气一把。对期刊来说,数据库收录是头等重要的事。本来是说期刊办得好才被收录,前者是因后是果,现在是被收录了所以判断期刊就办得好了,前因后果颠倒了。

期刊界也如同一个江湖,不同学科好像不同的门派。一个武林高手,在一派内可能入选四大金刚(或者四大护法),但在另外一派内,也许108将都算不上。SCI影响因子4的期刊在光学界算牛的了,但到了生物界可能都不好意思提自己的影响因子。一个派内,谁是掌门,谁是大师兄,行内的人自有评价。《光学学报》算是掌门,还是大师兄,或者其它?这个我说了不算,哈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的时候为了某种利益或者说受某种影响,期刊做一点不太光明小动作,大家肯定也都看在眼里。理解万岁。

一期杂志几十篇论文本来没有任何关系的,作者投稿后经过审稿编辑加工后发表到了同一期上,也算是缘份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它们只能算是同船渡吧,毕竟一个枕头不能睡那么多的文章。本来,某些文章之间是应该有关系的,论文之间可以相互辩论的,有comment有reply的。但和谐社会,书面上的争论就免了,有问题咱在桌子底下谈。

期刊在向数字出版前进的过程中,无意中“期”的概念越来越淡化了。有了网络,论文可以随时上线,上线也应该算是出版吧。这种时间周期的调整也给期刊编辑的工作带来比较大的影响。编辑工作很讨厌的一点就是每期都要按时出,月刊要每月出一期,不管这个月是正月放假还是正常工作。看到放假计划,首先意识到的是需要加班了。数字化了情况也许会有变化,放假就是放假,期刊不出也是自然的事。但期刊不按“期”出版了,还能叫期刊吗?






中国需要高水平的科技杂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76-446583.html

上一篇:公式推导,是错还是对?
下一篇:中科院学术期刊出版:在改革中前行

6 王守业 王云才 刘昌宁 何学锋 程木 赵大良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6 14: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