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boca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bocau

博文

李宁院士的狱中杂记

已有 1002 次阅读 2018-6-10 11:2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李宁, 院士, 案件, 科研体制 |文章来源:转载

 

---写给那些还牵挂着李宁的人 

来源| 李宁妻子吴晓青

昨日,曾和李宁同监室的王先生到北京来看我和孩子,他曾和李宁一起被关押在长岭县看守所一年多时间,成了特别好的朋友。和李宁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镌刻在他脑海里,他甚至可以背下李宁在这期间写下的多篇诗作。他一边背,我一边记,感动震撼之余很想把这些分享给李宁的学生、同事、朋友和那些还牵挂着他的人。不谈案情,只展示当代知识分子的人格、品德、风骨、情怀,这些对李宁来讲和自由同等重要。

一、患难兄弟王先生

王先生是2015年初和李宁关在同一监室的,是李宁在长岭县看守所里罕见的高学历的狱友。2016年中期,王先生的判决生效,需要到监狱服刑,当时王先生不想去条件相对优越的监狱,想继续留在看守所服刑陪李宁,但没有被批准。一别两年,他时刻牵挂着李宁,遇到长岭县看守所过去服刑的,他都会详细询问李宁近况,还特地嘱咐家属,每次来探视前一定先打听李宁情况。他出狱后第一时间赶到北京,给我讲李宁在狱中的情况,背那些在看守所中李宁写下的诗篇。

二、李宁的151名学生

王先生说李宁非常思念他团队的老师、学生,他会详细向王先生描述他团队的每一个人,他们的特点、工作以及趣事,以至于谈话中我每提到李宁的一个团队成员,王先生都会准确地说出这个成员的工作方向,性格特点,外加一两件小故事。李宁曾经列出一张单子,一个一个地回忆他带过的学生,总共151名,他们的姓名、性格特点、研究方向、成就、现在的单位等。李宁特别遗憾地说,2013级的几个孩子已记不清楚叫什么了,但样子记得。王先生很不解地问,为什么新入学的学生反而记不住了,毕业十好几年的记得那么清晰呢?李宁轻轻地说,我还没来得及教他们……

大家经常结伴去看李宁,其实也见不到李宁,只能存几百块钱,或者存几件衣服,这样李宁拿到收据的底联,就知道有人看他来了。当李宁的户头上存了十几万元时,看守所不让存钱了,但破例可以帮助转告李宁来人的姓名。每当这个时候,李宁都会很高兴,但也很担心,长岭到长春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特别是赶上天气不好的时候,王先生说李宁会看着窗外,长时间的沉默。

三、看守所中的科研与学习

李宁在看守所中抓紧每一分钟学习,他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写了千余首诗词,学习了医学全科的本科生教育的所有教材,并编写了一本关于营养学的专著,他每天朗读半小时英语,说怕长时间不说英语,以后发音不准确了,这是以后工作和研究的技能,不能因此荒废了。

王先生说,吉林的冬天太阳落的早,每天下午四点半,还不到开灯时间,李宁都会站在铁窗前,大声朗读着英语,经常是泰戈尔的诗。夕阳的余晖映红了李宁苍白的面庞,朗朗的读书声回荡在看守所空旷的走廊上……。这是看守所一道亮丽的风景,每天大家都会期待这个时刻,都会被莫名地感动,感叹着和命运抗争的伟大的灵魂。

狱中规定有“坐板”时间,需要坐着不动,李宁很乐观,他说反正是看书,在外面他也需要长时间坐着看书、工作,一样的。

李宁经常跟王先生谈他的科研项目,虽然大多听不懂,但王先生从不打断他。他记得有抗癌药和可用于国防及航天工业的新型生物材料的研究,李宁感叹时间都浪费在看守所了,太可惜了!王先生也觉得非常可惜,曾经问过李宁,是否可以在监狱里继续他的研究工作,李宁说,他的研究都必须有实验支持,不过他在脑子里一直在做实验设计,其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即根据公鸡、母鸡的不同用途和市场实际需求,控制鸡蛋的性别。这是一个世界难题,李宁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实验规划和研究构想,仅需实验数据支持。如果可以在早期就控制即将出生的蛋鸡性别,不仅有很高的学术意义,也将节约惊人成本并为国家提供巨量的经济效益。

生活规律,饮食简朴

李宁在狱中生活非常规律,每天上下午各做一次和狱友学的八段锦和太极拳,在房间里步行二十分钟。虽然李宁有十几万元的饭费,但李宁花的不多,以保证每天所需的营养为准。看守所吃两顿饭,王先生说,曾经有几次因为沙尘暴造成看守所停水停电,晚餐只能提供剩菜汤拌玉米面的糊糊,别人都觉得难以下咽,只有李宁吃了,李宁说他需要的是营养,味道不在乎。

法律顾问兼百科全书

长岭县看守所在押人员大多文化水平不高,很多人不识字,李宁经常帮他们分析案情,鼓励他们积极上诉争取权利,告诉他们上诉不加刑。并且帮他们写上诉材料。已经有人因此获得了从轻判决。

在看守所,李宁平等对待每一个人,不论谁问他问题,他都会耐心解答,不会因为问的无知而歧视他们。大家有事也喜欢和李宁商量。助人,是融入到他骨子里的特质,李宁做的自在,从容。

六、逆境中的人性光辉

看守所经常会住进没有钱也没有铺盖、衣物的人员,李宁都会用自己的钱给他们购买衣物被褥。到了换季时节,李宁会拿出自己多余的衣物分给大家,令那些冬天穿单,夏天穿棉的人感动不已。曾有一天半夜,关进一个五十多岁的羊倌,赤脚蹲在墙角,冻得瑟瑟发抖,身上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李宁从自己身下抽出一床被子给他,又把盖在身上的棉衣给他当枕头。第二天,李宁又出钱帮他买棉被棉衣。

每当有同监室人离开,李宁都会花钱订几样菜,买些饮料为他们送行。会鼓励他们乐观、积极地面对生活。有学习愿望的,他都会送书、字典、文具,有时也会送一首诗。

七、腹有诗书气自华

李宁从小热爱传统文化,喜欢诗词歌赋,只是没有时间系统地学习,这四年,李宁不仅读了大量的诗词,他还对中国历代诗人进行了大数据分析,归纳这些诗人地域、职位、时代背景等信息,试图找到些规律性的结论。他自己创作了千余首诗词,身居斗室失去自由情况下的创作,格外悲怆感人。王先生也喜欢诗词,他可以背下其中多首,并且也试着写了几首。有时间钻研诗词是李宁的愿望,但李宁痛苦无奈地说,搞这些东西也是消磨时间,我本来可以做太多太多的事情啊……

以下的诗词是王先生背给我听的,等李宁出来将千余首诗汇集成册,不知是科技界佳话还是诗词界的佳话, 留给历史吧。

盼学子无惧》       

千年历史书生苦,日夜寒窗奋力读。

有志国家强盛早,亦期史记功名书。

平生不惧雪霜大,唯畏清白世代污。

现又冤情平地起,谁来正义亮天烛!

 

《满江红·盼天旦》

强扣南冠,问天地,书生何难?

看千古,高洁总是,风淋雨犯。

为了国家何惧苦,

男儿豪气冲霄汉。

拚却去,若史记平生,应无憾。

攀岩顶,分秒赶,扶桑海,一肩担。

建功绝天下,志得心满。

不怨青丝白似雪,

但求大业途无伴。

云雾中,叹岁月苍茫,期天旦!


《江城子·当自强》

书生创业意高昂,船满帆,马由缰。

力挽强弓,西北射天狼。

为报国恩难顾命,

雄胆略,血喷张。

阋墙起祸病膏肓,事苍茫,众心慌。

风雨相逼,学子当自强。

旭日东升驱夜暗,

还战场,向前方。


《青玉案·书生意气》

三十学子参差路,戴日月,披寒暑。

红火年华谁与度,科技神殿,莘莘同事,志报家国处。

莺歌燕舞途正酷,

怎料征程起云雾。

谁道成败天定注,试掩清泪,坚强风骨,重迈英雄步。

 

《破阵子·春雨茫茫》

为慰平生奇志,甘洒汗水匆匆。

风雨换来新创造,

人类文明正日东。

学涯似彩虹。

古有兴衰突变,晴天时有朦胧。

谁料乌云遮日月,岂效陶公哭路穷,苍茫亦作雄。

 

《木兰花慢·回首》  

五十三岁去,空悲切,在难中。

看天上白云,空中飞鸟,来去匆匆。

堪回首,多少事,满目山河又朦胧。

戎马一生功业,仿佛泉水叮咚。

人生自古有吉凶,但内省能终。

幸弟子方贤,友人诚信,妻儿从容。

何时日,回大漠,再建奇功慰苍龙。

莫叹人生苦短,要知青史如虹。

 

《桃源忆故人·风雨见真情》

风吹雨打识良莠,

且问几人相守。

梦里心头亲友,

可愿来携手?

大江东去催白首,

岁月浪花拍瘦。

北贬山海关后,

可有情长走?

 

《闲坐忆弟子》

为师授业二十年,门生四海超百员。

心唤弟子名与姓,仿佛个个在身前。

洁高质丽本天赋,飒爽英姿正业翩。

待到秋高云散日,共谱中圣到新天。

 

《八声甘州·南冠周年祭》

汨罗江暮雨正苍茫,

大河又滔滔。

更有龙潜底,

鱼虾戏水,天地潇潇。

端午鼓船争渡,追念楚英豪。

粽子投江海,长慰孤骚。

屈子兰佩何在,且千年回首,风雨飘摇。

又今当士子,何事竟轻抛。

愿冤魂,乌云散尽。

望家乡,早日有天桥。

佳人在,桃花园处,笑靥多娇。

 

《画堂春·俯仰何求》

晚来骤雨似急流,

狂风更把心揪。

不知风雨几时休,

能渡归舟?

万里乡愁无解,

难说何事相留。

一生甘为拓荒牛,

俯仰何求。

 

《赠李宁院士》

君生南国赣水间,

回乡省亲两书翻。

《不平条约》昭国弱,

《以少胜多》忠感天。

热泪滴铸凌云志,博览撑高世界观。

五洲学艺为报国,白手起家全球先。

克隆基因等闲事,生命设计人成仙。

红尘阴冷稚心淫,乌云吹散登华巅。

 

最后一首诗是王先生送给李宁的,能遇到王先生也是李宁的幸运,山高水长,朋友相伴,逆旅终有归途。

  文 二零一八年六月于北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70265-1118262.html

上一篇:转基因黄金大米在多国获准上市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21 1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