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旭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kyscience 如果对喜欢的事情无法放弃,那就更努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博文

对话诺奖科学家:科研告诉我了什么? 精选

已有 3346 次阅读 2018-10-19 23:3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对话诺奖科学家:科研告诉我了什么?

导致水母发光有两种物质,其中一种是水母素,需要反射才能发光;另外一种是绿色荧光蛋白(GFP),自身就能发光。1962年,日本科学家下村修(Osamu Shimomura)从一种水母身上分离出GFP1992年,马丁·查尔菲(Martin Chalfie)教授成功实现GFP在高等动植物细胞中的高效表达。随后美国华裔科学家钱永健通过改造GFP,发现众多呈现不同颜色的蛋白。2008年,三人因为对GFP的原创性研究而一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诺奖评审委员会说,这种蛋白已经成为同时代生物科学研究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1019,马丁·查尔菲教授受邀来到复旦,以“GFP: Lighting Up Life”为题做了主题报告。马丁·查尔菲阐述了绿色荧光蛋白的研究和开发过程,展现了他对科学研究的热情、态度、工作状态和献身精神。在演讲的最后,马丁·查尔菲教授分享了他对科学事业和成功的理解。

233056ypsp5mpmfzg33sm4.jpg

1. Scientific success comes via many routes.

科学的成功来自许多途径。科学家并不都是天才,只要做一次实验就能成功,而且经常独自工作。他举例与他同时获得诺奖的下村修,52岁时还只是一个博士后,一直在研究水母是怎么产生绿色荧光的。他搜集了很多水母,重复很多次试验,都没有取得成功。直到有天晚上,他工作到很晚,想着可以回家了,就把所有的水母丢到水池里,然后把灯关了,正要走的时候,突然看见水池里发出绿色荧光……

2. Many (most) discoveries are accidental.

大多数发现都是偶然的。马丁·查尔菲回顾了GFP的发现之旅,他感慨道:“新的发现来自于偶然和意外,并且你永远不会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发生。”在他的叙述中,GFP被广泛应用并获得诺贝尔奖,受益于多个“偶然事件”的推进,而不是“计划”获奖。

3. Ignorance, stubbornness, and a willingness to try help.

保持无知,坚持,并愿意尝试。当我们还是孩童时,总会沉溺于一件事情中专注很久,当我们长大时太过于急切,总想变的更强大,反而却将最初宝贵的特质遗落在了途中。

4. Scientific progress is cumulative.

科学进步是累积的。不是你多年前所做的事情使得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变得有价值,而是当你想要继续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在过去几年所做的事情证明你正在做的事情有价值。科学研究要有足够的耐心,运动员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才能拿金牌,科学家亦同,科学研究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

5. University and grant support was essential.

大学和资助是必不可少的。基础研究应该能运用到现实中,因为科学家的工作需要花纳税人的钱。如果科学家不时刻思考,反思自己的科研究竟有什么意义,那他的科学研究有什么意义呢?

6. Students and postdocs are the lab innovators.

学生和博士后是创新者。对于一个新生的准科学家来说,加入一个优秀的团队,并凝聚一批有执行力的成员是科学研究取得成功的关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58962-1141803.html

上一篇:什么是真正的科研精神?

16 杨正瓴 王从彦 黄强 陈奂生 晏成和 李毅伟 梁洪泽 刘山亮 苏德辰 刘全慧 姚远 牛凤岐 张国宏 赵克勤 蒋继平 鲍海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5: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