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博那件小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kyscience 如果对喜欢的事情无法放弃,那就更努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博文

最美丽的女人 精选

已有 2996 次阅读 2017-5-14 13: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母亲节

最美丽的女人

 依然有太多的困扰 在心中

 每当我忧愁的时候 你会说

 其实在这世界上

 你不用再牵挂什么

 只要在心中有爱

 就会有一切

--许巍《美丽的女人》

许巍写这首歌的初衷是给自己母亲的,第一次听的时候眼睛湿湿的。恰巧今天是母亲节,重听这首歌依旧感动如初。记得读大学那会都不知道给母亲打个电话,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比较迟钝,自认为她不需要,其实她很在乎,现在想起那时候的幼稚总是很惭愧。读了研究生后,才意识到她年纪越来越大,留在我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后来姐姐给母亲买了一部手机,这才养成每周打一次电话的习惯,母亲好像也刻意在那个点等着电话铃声响起。到现在为止只要不是特别忙,这个电话基本上风雨无阻。

刚读研一的时候,母亲得了一场重病,我请假去医院看望她,刚进病房门口就哭的一塌糊涂,之前从没意识到自己竟如此脆弱,原来母亲才是自己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母亲刚被推下手术台后,全身的麻醉劲还没下去,护士小姐在身边大声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大概害怕母亲昏迷过去,看看她意识是否还清醒。因为手术创口疼痛的缘故,母亲小声地呻吟着,我坐在床沿上抱着母亲,贴在耳边安慰她。第一次意识到母亲像是个小孩,宛如儿时她抱着我哄我入睡的样子。我紧紧抓住母亲的手,这让我想起了自己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记不清了大概也就八九岁的样子,秋收农忙季节父母在田地里拔花生,我跟着去玩儿。那会还没有机械化,由于田地面积大花生多,一天忙不完,就必须晚上留在那里看夜。一次父亲晚上有事,不能早去,就留我和母亲待在那里,漫天的黑夜包围着我们,渗透到每个角落。我和母亲待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家,走在乡间小道上,路过一片坟地,我看到坟头闪着耀眼的火光(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磷火),心里害怕极了,母亲可能觉出了我的恐惧,便紧紧的抓住我的手,直止我们走到家门前。

去年母亲生日的时候,我和姐姐给母亲订做了一个生日蛋糕。母亲一辈子辛劳勤俭惯了,收到生日蛋糕的时候还怪我们浪费,其实在那些象征性数落的背后我感受到了母亲的喜悦。读研究生这几年,我并不怎么愿意给母亲过生日,特别害怕她意识到自己在越来越老,更多的时候是想着把这份爱都放在平常,但事实上自己能力有限。来复旦(读博)后,补助有一些结余,便逐渐给母亲一点钱,不过母亲都推脱不要,说我还在读书没有工作,问我这些钱是不是在学校不舍得吃穿省下来的,每次都在我的极力解释下她才收下。光阴流逝,母亲的容颜日渐衰老,脸上横生的皱纹和佝偻的腰身,但在我心里却是最美丽的女人。回首那些在她怀里撒娇放肆的日子恍如昨天,第一次离开她的怀抱蹒跚学路,第一次她抹去我离家念书的泪水,第一次....我们陪伴母亲的时间越来越少。

在我们小时候,一声啼哭就能让母亲倾注全部的注意力,呵护我们在手心。母亲和子女的生命就像是一场轮回,我们长大而她们又回到了儿提时代,她们害怕孤独,需要陪伴。在以后的日子里,当心中的欢乐在一瞬间开启时,我想有您在身边,与您一起分享。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的母亲,祝福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

读博那件小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58962-1054882.html

上一篇:由颜宁教授执教普林斯顿所想到的
下一篇:博士生: 你们为什么反复轻度抑郁?

22 吕洪波 武夷山 赵克勤 郭战胜 张彦虎 武永军 陈敬朴 刘玉仙 彭真明 皮江 葛素红 汪晓军 张丽娜 高建国 强涛 张家峰 曾红 李颖业 信忠保 杨绪洪 biofans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4 0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