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故我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tanb

博文

杂感 | 人类学、俄罗斯方块和北京表

已有 938 次阅读 2021-1-7 20:23 |个人分类:往日随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注:下文是群邮件的内容,标题是另拟的,原标题“人类学有啥用?”。内容只是记叙经历,偏颇之处望海涵。略修订。]

刚看到一篇博客*,有一张图...

* * *

忽然猜到图中的主角很可能是 “湖北佬” —— 大脑门、圆方脸。立刻到百度上进行查对 ——

.

“...吴越王钱镠第33世孙...” 

.

以前听到过 “吴楚之地”,即今之长江中下游。可以认为吴楚是一码事。楚国人对宣传在行:善于制造压倒性的声势。还记得吗?“带甲百万” “亡秦必楚”,哈哈。好像真得逞了?(待考)。

.

- 自从离开西宁后,身边湖北佬没断过。大学里同宿舍有一位,特别会恭维人。我们关系不错。他先于我考到西电,线性代数考了 100 分,刘的学生。我考西电的缘由就是他。前脚他走,后脚我到。硕士毕业后,耽误了一年,考入上海交大,学经济。做了上海人的女婿。

.

- 本科毕业后到单位住筒子楼,同宿舍三人,其中也有一位,从北京来的,自动化专业。都是本科学历。我是从他那里知道 Visual Basic 语言。我自己学了一段时间,编写过 “俄罗斯方块”、“句霸” (英语软件),“记时课表”,“语言学习系统 (LLS)”,等。到天文台后,开始就是用 VB 做程序。

.

- 有一次大概是新年聚会,有位老师无意间泄露了 “天机”,大家都朝一个方向看。(其它的都说过了)。

.

- 前几年参加一次会议,认识了一位朋友,搞纯数学,发过 Inventiones Mathematicae。两年前 8 月的新闻,是从朋友圈得到的,特别是了解到舒尔兹。不过跑去读纯数学文章是个自主决定,应该是内因使然。大概在 2011年在书店买了一本书,介绍菲奖人物及研究领域,倒也没细看。

.

2015年暑假,想到一种文献计量测度,刚好遇到一位同学,就让其收集资料(菲奖论文的文献信息)。我不停地鼓动,对方花了很大精力。可是,初步分析后没发现特别之处,失去兴趣了,感到挺愧疚的。实际上,半道插到另一个领域,难度会很大。归根到底,是我自己的诚意不足。

.

收集资料的人面临这样的困境:数据的不确定性,以及可能的徒劳无功。这种劳动需要细心和审慎,可是并不会被看重。我能想象到对方如临深渊的境地。去年出现疫情,又让一位同事收集数据,没多久赶紧叫停了 —— 我自己感到压力特大 —— 没有人有义务去做这类风险大的底层工作。

.

- 以上提到有接触的四位湖北人。近些年隐约感到,可能还有一位,不大确定。据我观察,在外的湖北人对自己出生地比较隐晦。

.

* * *

说点无关的。前两年在微信中出现 “北京表” 的公众号,有军表款式,造型挺敦厚,挺看中。盯了一段时间,发现价格不老实。前段时间又看中一款女表,样子好看,纠结地下了单。可是在付款的最后一刻,踩了刹车。过了一会儿,经理打来电话询问遇到什么问题。给他分析了一通。现在只记得一句 “我是河南人,传说中的十头鸟,很少人知道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5774-1266161.html

上一篇:杂感 | 研究生、秘书系统和霍金椅
下一篇:涂鸦时间 | 关于知识宇宙的"虫洞"

7 许培扬 王安良 张忆文 李学宽 杨正瓴 刘炜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0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