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ys11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ys1111

博文

创业记(为《水动学报》创刊卅年而作) 精选

已有 2227 次阅读 2016-3-10 10:3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创业记(初稿)

                     2015/9/20    

老天给我一张特供券,容我参加《水动力学学报》卅周年纪念会后再走。于是我有点时间来说道。

 

  一个伟大的水动编委群聊集体由卢东强发起建成。醒目的开篇出自林炳尧的一支生花妙笔,将大家的成绩打包套在我头上。文采不输徐迟,于是我就成了‘陈景润第二’。不过在家里我却不作如此分析,‘你们看,陈耀松多伟大!’,其实平平。

 

(一)我的目标

 

  52年我跟周培源来到北大建设力学专业,当时秘书当权。数学由三校合并,人才济济,秘书也是团队 - 以林建祥丁石孙为代表的‘智囊团’;力学则白手起家,独此一份,外加还有实验室要建设,力学秘书的权力无人可比。当时我这秘书也确实‘卖命’,前半对革命没有贡献,后半生参加建设就得拼命。没想到文革时都成了‘罪名’,这些建设都是为‘修正主义服务’的,‘不’该做的。幸好四人帮倒台了,我可以另选方向,校内的事不要去‘闯’,免得粘上‘修正主义’。我自建了阁楼,上完课就躲在里面独自研究。文革前因无国际交流,流体力学只知道高速。72年开始有国外专家回国提醒开发海洋资源需要水动,建议国内有部分研究高速的同志转向水动。

  1958年国内已有高速电子计算机,一年后我从五院调回北大就提出发展计算力学。计算面向什么力学都一样,所以首先响应‘转水动’的是我,孙天风先生干脆就称呼我组为水动力学组。但要参与发展我国的水动力学单靠做几个计算水动力学题就不够了。我的忧虑被七院院长刘华清知道,他专门派了四位高级干部挤在一辆吉普车内来力学系找我。四位领导用同一句话‘海军没有钱’各说一遍,想必这是领导派给个人的任务。我的回答就四合一,‘知道了’。

  送走破吉普我就思考自己的行动计划,根据辅助周老建设力学专业的经验,计划必须建立在有把握到手的工作条件之上,否则风险太大。回想共产党在建党以前先办青年报,那我们可以先办《学报》,这所需条件较少。我深知分散各地的同行都有此愿望,办学报主要问题是稿件,既然大家有积极性就不愁稿件。出版、发行要花钱,但我们可以精打细算经济办报,另外还可号召大家投稿外‘有钱出钱’。有了这一抠门的设计我还不放心,82年十月下旬借上海708所宿舍‘开第一届会议’,邀请各地的水动‘代表’时我就优先挑选章本照、朱会文、庄业高这些我过去的学生。当时搞民办犹如打仗,就得依靠‘父子兵’啊!而事实发展遇到的困难并没有那么严重,由于大家的努力,特别是老周,老邵老李多位702所同志的努力,初创的困难很快克服了,‘风险期’就此过去了。记得82年上海会后我便出国,这一走要到84年中才回来,《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的试刊已经出来了。看来我把申办出版的困难估计高了,而真正的困难还在今后如何提高刊物的质量,达到学界的认可,心服口服这不能靠一日之功,一蹴而就。由于我常年在北京,工作能力亦不如诸多同行,我就推荐一位上海地区的同志接替我的工作。而我自己则自封《学报》驻京办事处主任,凡要在北京办的事只要来信,或者给个电话我就一定照办,终究水动学报有我的‘股份’啊!

 

(二)一心惦记

 

  国内刊物都得由主办单位提出申请,经由出版局批准。我们这批‘游勇’ 只得以‘众会员’的名义请求力学学会作为主办单会。而力学学会流体组组长偏不同意,此路不通,只得改由大家所在工作单位的联名。记得李润田同志跑遍全国征集到十四个章的联名申办报告,越过力学学会办成了。水动学报成为合法刊物,老李的功劳不小。学报合法了,但编制一个也没有,经常工作全靠702所同志的支援。进行各种活动需要大量人手则靠参加会议的同志尽义务。每次开幕或是闭幕发言总有我,因为我临时‘代表北大’,而唱词总请老邵代写。平时我是‘驻京代表’。国内评审‘核心刊物’由北大图书馆负责,我们的刊物往年都评上,一次来电话说怎么今年的名单中没有我们。于是我就骑自行车找人去查,真是漏了。我们杂志出版正逢国内推行王选的电子排版系统,北大的人可以免费使用这一软件。以后成立方正公司要钱了,但北大的人可以半价。这时我的身份当然是北大人,沾点光。但硬件是进口的激光打印机,必须用钱买。‘支持’必须来硬的,只得设法去赚钱。听说西安热工所的所长是我们校友,于是我就托人捎信要他给个‘任务’。当时他正负责西藏羊八井热水发电的远程控制系统,其中无线通信已委托北大物理系。他将计算机控制作为任务给了我,两万元。任务说定但计算机一直未定,无法起动。那时89年,物理系试验通信控制用的是IBM-PC。一般串口最多八位,物理系将校验位也用作通信,成九位。到527号电工所突然送来一台 PDP-11/73,要我改造成控制机,一个月内必须完成。PDP计算机质量很好,但设计太老,校验位由硬件开关控制,没法借用。物理系通信的‘非标’接口要实现与PDP对接真太难了(物理系提出中间加一个单板机,这比直接用PDP更难),当时我向热工所提出,而所长的回答是‘陈老师,还是你给想办法吧’。最后我将PDP的接口板上跳了两根线将它改成一位串口,然后在这前面加一个软件将一位码拼装成九位。所有设计、加工、试验都是‘陈老师’一个人的事,六月份必须完成。每天早上五点力学大院的铁门还未开,我就‘翻墙’。中午赶回家吃饭总看到大家在门口议论什么?过几天从广播中得知天安门出事了。赶快停下手头工作,把我的两个学生来,吩咐他们低调回老家。很伤心,但工作还得赶干,终于我拿到这两万元。就这两万元我要瓣成两份来花。一万元买激光打印机,另外一万元我找周汝苹说‘我要用周培源的名义设立一个优秀水动力学论文奖’。周汝苹看我可怜‘为了鼓励,我另给你加一万’。一共两万,早就花完了,以后的奖金额越来越大都是编辑部筹的钱,但它的种子就这从羊八井打工来的一万元。

 

  编辑出版的主要工作上海的同志作了,我在外就帮着审稿写稿。凡寄来要我审的我一定按时寄回,坦白说,在审评奖论文时常常集中十篇八篇一起寄来,为了赶时间没法仔细看。可平时稿件不够,一份新学报谈不上声誉,常写稿的作家不愿投此来冒险,那就只好自己来了。以前我写稿不积极,这下全变了。凡是作为试验计算过的记录都翻出来看看,只要有点新意就赶快写,赶快投。水动学报无论如何不能断档,这在办学报前就有人警告过我,未料到我这一拼命却在以后获得一个意外的收获。记得我这批博士导师资格是最后一批必须经由国务院进行,以后就各校才可自己决定。当时报审都是系里定人,系里代办,自己不太关心。我被批为博士导师时就有传闻说‘陈耀松这次加了加油,一次拿出30篇论文’‘立马通过’。 起初我自己也有点不信,我怎么可能专为提升博导赶写论文呢?最后一查确有其事,论文大多是为水动学报需要按时出版赶写的。

 

(三)祝愿

 

  但愿《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与时俱进,奇芭长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4090-961727.html

上一篇:[转载]浙江省水利河口研究院 林炳尧先生发来的一篇短文
下一篇:知识分子的 ‘命’ !
收藏 分享 举报

7 卢东强 张晓良 蔡小宁 黄仁勇 宁利中 邹晓辉 swqd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4 04: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