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inhu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minhuang

博文

IE读书汇(4) 精选

已有 3007 次阅读 2017-3-25 08:31 |个人分类:学习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IE读书汇(4)

Tradition guides but does not control;

habit shapes but does not mould;

policy directs but does not dictate.

--Factory, the magazine of management.v.10 (1913)


IE或管理起源与发展的影响,论个人,泰勒作为科学管理的创始人,无出其右;而论企业,贝尔体系(Bell System)则超群绝伦。自1877年贝尔电话公司(Bell Telephone Company)创立以来,逐渐形成的贝尔体系包括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23家运营电话公司OTCs)、西部电气公司(Western Electric)以及贝尔实验室(Bell Labs)。贝尔体系不仅长期垄断美国长途和本地电话市场,其在基础研究领域的地位也是久盛不衰,例如,成立于1925年的贝尔实验室共有14位科学家获得8项诺贝尔奖。在IE管理领域,贝尔体系基于其生产与服务实践的原创性贡献可称为是全方位的。西部电气公司霍桑工厂的霍桑研究(Hawthorne Studies)被认为是工业与组织心理学发展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也被认为是人因工程学(Human Factors兴起的标志。在质量控制与管理领域,其先驱者沃特·休哈特(Walter A. Shewhart)、哈罗德·道奇(Harold F. Dodge)、约瑟夫·兰(Joseph M. Juran)、威廉·戴明(William E. Deming)等均出自贝尔实验室。尽管运筹学(Operations Research)一词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但是运筹学的一些思想与方法在此之前即已盛行贝尔体系。实际上,二战期间运筹小组的科学家中就有多位来自贝尔实验室,如应用概率与排队论先驱之一、数学部主任桑顿·弗雷(Thornton Fry)和著名统计学家约翰·图基(John Tukey)等。2000年世纪交替之际,运筹与管理学界顶级学术期刊《运筹学(Operations Research连续三期刊载题为“Operations Research at Bell Laboratories through the 1970s”的系列文章,或许喻示贝尔体系在20世纪运筹学领域无可企及的地位。作为一家企业有如此成就,决非偶然,往往需要齐聚天时、地利、人和之势。

20世纪初,大规模生产(Mass Production)模式的出现,科学管理理念的流行,以及美国整个社会对效率的追求,无疑是贝尔体系创新的外部环境因素。美国技术史学家大卫·豪恩谢尔(David Hounshell)于1985年所著《From the American System to Mass Production, 1800-1932:The Development of Manufacturing Technology in the United States以及查尔斯·诺普尔(Charles E. Knoeppel)于1916年所著Industrial Preparedness》可以提供一些背景。另一方面,19201930年代,概率理论的逐渐成熟以及现代统计的建立为贝尔体系在管理流程中融入概率与统计思维提供了必需的科学工具。无论是霍桑研究还是质量控制与管理以及排队论,都建立在这些新科学工具和管理思想结合的基础之上。当时对贝尔体系的管理创新影响较大的书籍包括,现代统计科学的奠基人罗纳德费希尔(Ronald A. Fisher1925所著的《Statistical Methods for Research Workers》和桑顿弗雷(Thornton Fry1928年出版的《Probability and Its Engineering Uses》。实际上,1936戴明即在伦敦大学学院罗纳德费希尔门下学习。1931年,沃特·休哈特在他的统计质量控制开山之作《Economic Control of Quality of Manufactured Product》中也致谢弗雷并推荐其书。

而贝尔体系自身的企业文化与发展战略则是其管理创新的内因。1941AT&T副总裁Arthur W. Page 所著的《The Bell Telephone System》以及Stephen B. AdamsOrville R. Butler1999年合著的Manufacturing the Future: A History of Western Electric》提供了较详实的历史情景。简而言之,贝尔体系以推行福利资本主义Welfare capitalism)激励员工,如更短的工作时间与更高的薪酬、实行医疗和养老金制度、人性化的工作与生活环境等。战略上,1907年,西奥多威尔(Theodore N. Vail回归贝尔担任AT&T总裁,并于1908提出了“单一系统,单一政策,普及服务(One system, one policy, universal service)”的口号,以推行产品与服务的标准化为垄断的基石,控制美国电话行业。同时,贝尔体系也是当时少有的研究导向型企业,不屑盲目搬用现有的管理方法或工具。例如,在采用泰勒的科学管理之前,贝尔体系根据企业自身的特点,推行科学工程(Scientific engineering以提高机器而非人员的效率。

而在学术严谨--实践相关差距问题上,贝尔体系更具务实倾向。1941年,贝尔实验室数学部主任桑顿·弗雷在《美国数学月刊(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第48卷第6期发表了一篇题为“Industrial Mathematics”长文(以第6Part2的形式单独发行),其中有一节的标题为“Qualifications Necessary for Success as an Industrial Mathematician”,列于五条之首的即是,“First, though his major interests will necessarily be abstract, he must have sufficient interest in practical affairs to provide stimuli for useful work and to reconcile him to the compromises and approximations which are necessary even in the theoretical treatment of practical problem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31649-1041504.html

上一篇:IE读书汇(3)
下一篇:聊聊创新(1):Project Hindsight

1 黄永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1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