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inhu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minhuang

博文

IE读书汇(1) 精选

已有 4487 次阅读 2017-2-6 14:4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IE读书汇(1)

Living here day by day, you think it's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 Nuovo Cinema Paradiso (1988)

201612月初的前后一两周里,分别参加了两次师生交流会。一次是面向本科新生的,另一次是面向博士生的,收获颇多。交流中,有些问题是很经典的,值得师生一起深思和探讨。在面向本科新生的师生交流沙龙上,有一个问题是:“工业工程(Industrial Engineering,简称IE)到底是做什么的?”在博士生论坛的交流会上,同学的困惑则为如何架接实际项目与理论研究之间的桥梁。

尽管每一本类似工业工程概论的教科书都会给出IE的定义,但是这个问题却一直是一个在IE发展历史进程中很好而又不易给出答案的问题。说它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踏进本学科之门始于该问题,而寻找其答案的过程就是整个学习的过程。说它是一个不易给出答案的问题,因为一百多年的发展历史赋予它丰厚的思想和内容,无论从其广度、深度,还是角度来看,工业工程的内涵和外延都在不断演变,而且还将继续随社会与科技的发展而演变。由于每年都会接待具有不同背景的来访团队,包括政府机构、企业以及其它专业背景的学术单位,往往需要在几分钟之内给出一个概貌。为此,几年前曾制作下图去解释。图的左边是IE问题的行业背景,中间是抽象出的复杂系统的要素与目标,右边是在现实中利用IE理论与工具的案例所产生的影响。但是,这种解释也是过于单薄,更像是IE学科的推销广告。实际上,任何简单的定义都无法涵盖其全貌,无法表达其思想,无法展现其魅力。

第二个问题本质上也可归为管理学界一直存在的关于学术严谨--实践相关差距(Rigor-relevance Gap)的老问题,实际上已经论道百年,轮回数世。在管理前面冠以“科学(Scientific)”之名一般被认为始于1911年弗雷德里克·泰勒(Frederick W. Taylor)的《科学管理原理(Principles of Scientific Management)》,尽管早在1903年泰勒就曾在其《车间管理 (Shop Management) 》一书中多次用过“Scientific Management”一词,但是该词真正能为众人所知却是源自1910年关于提高铁路运价的一场听证会。以律师路易斯·布兰代斯(Louis D. Brandeis)为代表的律师团队为反对提价而推出泰勒及其门徒(disciples)的管理方法,他需要选定一个词来描述这种管理方法,建议这个词必须“properly describe the system and at the same time appeal to the imagination”。最终,在亨利·甘特(Henry L. Gantt公寓的一次会议中,他们选择了Scientific Management”,而非当时更为常用的其它词汇,如Taylor SystemFunctional ManagementShop Management以及Efficiency等。自此,Scientific Management”思想开始风靡北美,影响世界19144月,当留学美国的上海浦东人穆湘玥去信泰勒希望将《科学管理原理(Principles of Scientific Management)》翻译成中译本时,泰勒的回信中提到已有9种语言版本。或许布兰代斯等没有想到的是,管理学界的“学术严谨--实践相关”或“科学合法性--实践合法性”之争会一直伴随和推动着学科的发展。无论如何,关于这种争论还会继续纠缠,也应该继续纠缠,否则如果失去平衡,相互割裂,则两者均会失去其合法性。因此,第二个问题也是一个没有答案的好问题。

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宾夕法尼亚大道上,美国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大楼外东北角有一座题为《未来(The Future》雕像,其基座上镌刻着“What’s past is prologue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出自于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The Tempest》。这句名言镌刻意指历史为当前设立了情景(history sets the context for the present)。因此,捡拾IE记忆, 重温学科经典,悉知发展历程,或许可以找到开启答案之门的钥匙,更重要的是可以形成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同时,形成属于自己的答案的过程也是形成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的过程,形成鉴赏(appreciating)管理思想的能力的过程,因而也可以识别什么研究如海边的沙塔,什么研究是文明的基石。

有关IE或管理的文献浩如烟海,早在1920年英国伦敦芬斯伯里(Finsbury)公共图书馆的管理员H. G. T. Cannons就编纂过《工业效率与工厂管理书目(Bibliography of Industrial Efficiency and Factory Management)》,共170余页,分63个主题条目,包括约3500篇文献。1924年,芝加哥大学商学院(当时名称:工商管理学院)为了给其学生“a comprehensive and liberal notion”,曾在《The University Journal of Business》列出一个近30页的阅读书目清单。IE读书汇不打算列个类似的阅读书目清单,而是以一些小故事或小问题为背景提供相应的文献与史实;不打算刻意去区分IEOM或一般管理等的边界,而是希望在教科书与学术论文之外,以更开阔的视野看某些领域的演变与发展。因而不会依时间顺序叙述历史的When & What,而是尝试通过相应的contextual analysis梳理一些IE或管理思想形成的Why & How

最后,不为历史束缚,历史便是宝藏;不忘学科初心,学科才会延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31649-1031892.html

上一篇:DARPA故事(9)
下一篇:IE读书汇(2)

8 王春艳 黄永义 章娟 强涛 杨绪洪 taoshl xlsd coolsoloi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6 13: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