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于至善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敬民

博文

女人与笑之祸

已有 3477 次阅读 2007-10-3 14:22 |个人分类:史海钩沉

    《史记·平原君传》里边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战国时期,平原君的邻居家有一人跛足残疾。一次,平原君一个很受宠的小秘,瞧见那人跛行,觉得样子很怪,于是哈哈大笑一番。没想到,这一笑竟然引来杀身之祸。那个跛足者跑到平原君那里告状,说素闻先生善待天下贤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而今在下不幸有跛足之疾,而你们家的美眉竟然拿在下取笑,实在是可恶至极。您哪,非把她杀掉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平原君知道自己理亏呀,于是说:好吧,回去我就把她咔嚓喽。把那个跛足者打发走了。平原君笑了:这小子,给他个棒槌还当针认了,不就笑了那么一下嘛?有嘛了不起的?还非要把俺的心肝宝贝儿给杀掉,做梦了吧?可过了一年多,平原君发现事情有点不大对头,自己手下的门人食客怎么一个一个都辞职了?我待他们不薄啊?这时候有一门人说:这不都是您舍不得杀那美眉闹的吗?人家都说您这是重色轻友,言而无信,所以人心离散,都另寻门户去了。平原君恍然大悟,于是一咬牙,一狠心,把自己花大价钱包的二奶给杀了,然后登门谢罪。门人随后陆续回来了,又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投奔。

        古往今来,人们提及这个故事,大都为平原君大唱赞歌:你瞧人家,那叫言而有信,那叫胸有大志,不像那个倒霉的吕布那样就知道儿女情长,这才是大丈夫!大诗人李白在《送薛九被谗去鲁》一诗中还专门提及此事:蛾眉笑者,宾客去平原。却斩美人首,三千还骏奔。平原君还真借此扬名立万,青史留名了。

    而醉醒之间读到这里却不禁毛骨悚然,脊梁骨里冒凉气。这杀人也忒简单了吧?那小妾嘲笑残疾人当然不对,可怎么上纲上线也犯不上死罪啊。您该批评批评,该教育教育,该罚款罚款,再不行还可以将它扫地出门。犯得着在小女子身上如此严刑重典?所以,唯一能解释的是借此机会,滥杀无辜以立信、立威。和刘备摔孩子一样,收买人心。只不过刘备摔孩子只是做做样子,玩的是虚的,而平原君玩的可是真的。

    读到这里,我想起了春秋时期另外一个故事:孙武在吴国帮吴王夫差训练军队,先拿夫差的后宫嫔妃开练。其中有一个妃子老是嘻嘻哈哈,严肃不起来,仗着夫差宠爱,觉得你孙武能把我怎么样。结果,孙武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当场就把那个妃子给砍了。这一下,三军震动,再有军令莫敢有不从者,也因此成就了夫差的霸业。   

    再往下想,怎么这类故事中被杀的总是女人?决战沙场也好,运筹帷幄也罢,历来不都号称是男人们的事么?怎么总拿女人来出气?江山社稷,身家性命怎么都系于某个女人身上?对了,那个吴王夫差,按照传统话语的解释,也是倒霉在一个叫做西施的女人手里。在这里,作为弱势群体的女人不仅是男人的附庸,男人的财产,还是男人的挡箭牌、出气筒。  

    中国历史上那些人五人六的男人们,其实都很没出息的。别的不说,汉唐盛世够厉害吧?可从刘邦那时候开始,到雄才大略的李世民还不是隔三差五地向匈奴、吐蕃等“番邦”进贡点美女?还美其名曰“和亲”,还要以公主的名义。人们津津乐道的昭君出塞、文姬归汉、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背后哪一个没有女人去国离乡的血泪?男人们大权在握,不仅执掌天下生杀大权,还垄断了历史叙述的话语权。大业成功了,自有一帮马屁文人来捧臭脚,又是“功垂千秋”,又是“一代天骄”,可一旦事情不顺了,或者像商纣王那样把江山玩砸了,总要找个女人作替罪羊,说什么“祸乱后宫”、“红颜祸水”。似乎没有褒姒,周幽王还是稳稳当当的周幽王;没有妲己,商朝还是固若金汤;没有貂蝉,那董卓、吕布就能成就霸业。没有杨玉环,那安禄山就不会造反。这是什么混账逻辑?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笑。谁都知道笑比哭好,谁都愿意看别人的笑脸,不愿看哭丧脸。但笑和女人凑到一块儿,那些工卿大夫、正人君子就要皱眉了。虽然男人可以开怀大笑,横刀向天笑,可以凤歌笑孔丘,可以明着笑,偷着笑;甚至奸笑、淫笑,笑里藏刀,可女人是不能随便笑的。说哪个女人爱笑,多半都有不贞洁的隐喻,要不怎么管青楼烟花女子叫卖笑呢?而且,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的笑似乎还关系到江山社稷,要不怎么会有“倾国倾城”的成语呢?(“一笑倾人国,二笑倾人城”)按照那些虚伪的道德家男人的标准,女人讲究的是不苟言笑,笑不露齿,尤其在公共场合更不能放声大笑,否则,就是不守妇道,就是祸水,说不准哪一天就轮着你倒霉,甚至有杀身之祸。就像《聊斋志异》里那个爱笑的婴宁一样,很招婆婆讨厌的。《平原君传》里边的那个女人,不就是一笑亡命了吗?

附:《史记·平原君传》里关于这段故事的原文:

    平原君家楼临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臣不幸有罢癃之病,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终不杀。居岁余,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者过半。平原君怪之,曰:胜所以待诸君者未尝敢失礼,而去者何多也?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贱士,士即去耳。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因谢焉。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是时齐有孟尝,魏有信陵,楚有春申,故争相倾以待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29-8269.html

上一篇:犹记当年学英语(4)
下一篇:七律(聚会有感)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5 0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