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于至善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敬民

博文

犹记当年学英语(4)

已有 3643 次阅读 2007-9-24 15:11 |个人分类:一家之言|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考研的时候,英语考得实在是不怎么样,具体分数记不清了,也就是刚及格。好在其它专业课成绩都不错,所以顺利过关。 

研究生阶段外语依然是一门主课。我们的英语老师是李占英先生,年在不惑与知天命之间,面容瘦削,沉稳中透着精干。李先生此前曾到美国做过一年的访问学者。当然,拿到现在,大学里有出国经历的教师多如牛毛,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这样的出国经历就是很令人艳羡的了。这个阶段公共英语的学习有一年时间,学习的侧重点在阅读。第一学期选用的课本是《英语精读文选》(English Through Reading),这是由英国Macmillan WORLD PUBLISHING CORPORATION出版的一本英语精读方面的经典课本。全书由二十个单元组成,每一个单元的核心是一篇阅读材料,这些阅读材料的内容非常广泛,从历史、文化到社会、科技,而且多为名家之作。

第二学期我们选用的是另一套纯英语的教材《读者的选择》(Readers’Choice),虽然也是以阅读为主,但侧重泛读,课文选择的体裁更加多样化了,有散文、随笔、小说、评论、新闻报道、广告甚至列车时刻表等等,一应俱全,非常实用, 内容与当时英美社会发展合拍。记得其中有一篇课文讨论的是越来越普及的汽车对人们生活和社会的消极影响,文笔清新幽默,暗含调侃,在文章中,作者把汽车(car)比作一个怪兽,并起了个古怪的名字叫rac,rac吞噬了人的生命,堵塞了城市交通,挤占了大批良田。等读到最后,方才醒悟,rac 到底为何物?倒过来写,不就是car 吗? 还有一篇,题目好像叫Pocket Women’s Liberation。文章是讽刺当时正走向极端的妇女解放运动的。作者以调侃甚至有点搞笑的语气声称,自己经过多年研究,发现了妇女社会地位比男人低的原因,就在于男人的衣服口袋多,女人的衣服(特别是裙子)设计的口袋太少,而口袋是可以用来装钱、信用卡、钥匙的,都是权利和身份的象征。作者煞有介事地提议,今后在女士服装的设计中多加上几个口袋,妇女的地位自然就提高了。另外,还有好多东西则激发我们更深层次的思考,如 SHIRLEY JACKSON的《抽签》(The Lottery)提醒人们人类尚需巨大的努力以文明取代愚昧和野蛮。通过大量的阅读,我们的英语学习可以说完成了一个角色的转换,即语言学习者到文化学习者的转换。英语阅读好像是观察那个与我们东方文化迥然不同的光怪陆离世界的万花筒,它超越语言本身,成为一种精神享受,从中可以品味英语这种世界性语言所酿造出来的文化琼浆。

读研期间,学校为我们聘请了外教。我们的外教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美国小伙子,名字叫Bill Morray。和我同岁,比我还要小几个月。美国人自来就是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性格。所以,我们的外教和我们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在一起时,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话就是“We are brothers.” 我们从来都是直呼其名Bill,没人叫Mr. Morray, 当然更没人套用中国的习惯喊teacher了。Bill喜欢旅游,经常拿出几大厚本子的相片向我们炫耀,美国风光,加拿大风情(对了,这家伙是在华盛顿州立大学毕业的,那地儿离加拿大特近。),我们也算过了过眼瘾。由于都是同龄人,Bill 经常和我们一起玩,有时候还到我们宿舍和我们下象棋。就在这棋子名称上,我们的意见有时候还不一致。比如说“卒”,我们叫soldier,他说叫pawn;“象”,我们说叫elephant,他说叫bishop。我们是根据中国人的理解来的,他则是套用国际象棋的术语。“炮”倒没什么争议,都叫canon,因为国际象棋里边没那玩意儿。那年的圣诞节,我们还一起举办了一场联欢会,Bill 像个孩子一样和我们又唱又跳。 

读研期间还有一件事情值得一提。忘了是89年还是90年春天,学校新聘请一个外教,要到北京去接。本来学校是让我们英语老师去的,可在前一天晚上,我们老师找到我,说他有急事去不了了,让我替他去办这趟差事。当时我的头就大了,我可从来没有单独承担过这类任务啊,我这口语行不行啊?须知外事无小事,这万一有什么闪失,或遇见点什么特殊情况,回来怎么交待呀?我们老师恐怕也要受牵累啊。后来老师告诉我,说有外办一个人和我一起去,这我这心里才踏实了点,有外办的人,我怕啥?等第二天早晨一上车,我暗自叫苦,原来外办一起去的那位女士,想当年是文革中响当当的造反派,英语充其量也就是初中水平,压根儿指望不上的。其实,你想啊。人家如果水平足够,犯得着另找人吗?

没办法,上了贼船了,只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还好,我们顺利地找到了外教下榻的酒店,一切顺顺当当,安全返回。我独自担纲如此重大的“外事”任务,圆满完成。其间虽然也出现了一些错误甚至笑话,但都无伤大局。比如,那天有点雾蒙蒙的,车外有些看不清楚。我本来想说“It's a bit of hazy。”但一紧张,把hazy说成了crazy。把老外说蒙了,后来我指指车窗外,老外明白了:Oh It’s hazy。吃饭的时候,把白菜(cabbage)说成了baggage(行李),还好,没有说成garbage(垃圾)。

通过这次经历,与其说是英语水平提高多少,倒不如说大大增强了自己开口讲英语的自信心。我和老外在没有任何外人帮助的情况下可以正常交流,而且从老外那里反馈回来的信息是:Mr. Ma. Your English is excellent! 我这人就有这优点:别人夸我的时候我特当真。既然人家都说我Excellent了,那以后的信心可就足了。其实,学英语就是这样,首先对自己要有信心,I believe I can do! 先不要考虑面子之类的问题,不要过多考虑别人的反映。要敢于说出来,特别是当众说出来。任何一个敢于说出来的,哪怕多么蹩脚,也比只是旁观而不敢张口的水平高!

在读研究生期间,同学中几个喜爱英语尤其是口语的哥们儿还经常在一块儿收听短波收音机的英文广播。当时听的最多的是美国之音(VOA),一是喜欢美语灵活的腔调,特别是带点像“儿”化音,显得很酷,很前卫,说出去倍儿有面子;二是因为VOA有一个非常好的慢速英语节目Special English,用慢速度播放每天的新闻和世界大事等,很合我们的口味。我们可不光是听,还跟着里边模仿:This is the Voice of America,broadcasting from Washington DC. Now it’s the time of Special English。大家比着看谁模仿得最像,最地道。在这种饶有兴趣的听说练习中,我们的口语和听力水平都得到了很大提高。我现在的美国口音就是那时侯练出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29-7765.html

上一篇:犹记当年学英语(三)
下一篇:女人与笑之祸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1 0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