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201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erry2016

博文

人类能长生不老吗?-《中国科学报》 精选

已有 6438 次阅读 2017-2-16 05:2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感谢编辑邀请,博文的精简版在2月10号《中国科学报》科普版发表。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2/367550.shtm

从2000多年前的秦始皇派徐福携数千童男童女,东渡蓬莱仙山所求的长生不老仙方,到现代的“人体冷冻术”,长生不老或许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视线回到上世纪50年代,科学家从一位患有宫颈癌的名叫海瑞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的女性身上,得到现在全世界的生物医学实验室大概都会用到的细胞系——Hela的故事,这让我们认识到:人类细胞的确能够在体外实验室里获得永生。

20世纪初期,大多数科学家坚信细胞的永生能力。19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法国外科医生卡雷尔就坚定地认为,人体所有细胞都具有永生能力,只要生长环境和营养成分合适,它们都能无限分裂增殖。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观点。1961年,美国解剖学家海佛烈克研究发现,正常人类细胞在体外培养条件下只能分裂大约60次,进而步入衰老期,最终死去,称为“海佛烈克极限”,从而驳斥了卡雷尔“一般正常的细胞具有永生性”的论点。而“海佛烈克极限”最终与20世纪30年代所发现的染色体端粒联系到一起,为我们揭开“细胞永生”的神秘面纱。

端粒是细胞遗传物质的载体——染色体末端的DNA重复序列形成的一种特殊复杂结构,对染色体保持其结构完整性和稳定性至关重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科学家意识到,由于遗传物质DNA复制机制的特殊性,每经过一轮复制过程,亲代染色体DNA的末端必然因无法得到复制而在子代中丢失,称为“末端复制难题”,而由此必然导致染色体端粒不断变短和染色体的不稳定,进而细胞衰老或死亡。这就是所谓的细胞衰老“端粒假说”,也解释了前面提到的“海佛烈克极限”问题。

由此看来,端粒似乎成了揭示“海佛烈克极限”和“细胞永生”背后秘密的关键。1975年到1977年间,美国科学家伊丽莎白·布莱克本发现,端粒DNA是一段由极其简短的DNA序列组成的成百上千的重复序列。

例如,人和小鼠的端粒DNA为TTAGGG的重复序列。1985年,布莱克本与她的博士生卡罗尔终于找到了参与端粒DNA延伸的端粒酶——谜团最终解开,我们也不禁再一次赞叹大自然设计之巧妙:端粒酶能够通过精妙的机制合成出端粒DNA序列TTAGGG,添加到染色体的末端,维持端粒DNA的长度,解决了“末端复制难题”。这一系列科学研究,最终成就了布莱克本、卡罗尔以及他们的合作者、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杰克·绍斯塔克,让他们得以共同分享了200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在正常人体细胞中,端粒酶活性受到相当严密的调控,只有在某些需要不断分裂的细胞当中,比如造血干细胞和生殖细胞,才能检测到端粒酶活性,而分化成熟的细胞一般不需要再进行分裂,端粒酶活性也已丧失。因此,如果将分化细胞进行体外培养,必然达到“海佛烈克极限”而进入衰老期,最终死去。

因此,癌细胞作为在某种意义上的永生细胞,必然需要突破“海佛烈克极限”,解决“DNA末端复制问题”。在细胞的癌变过程中,各种抑癌基因的缺失和癌基因的激活,虽然能够给癌细胞这辆赛车松开刹车,加足油门,让它得以飞速前进,但如果每行走一公里,汽车轮胎(细胞DNA)都要磨损的话,它总会有轮胎报废,不能前行的一天。于是,“邪恶”的癌细胞选择提高端粒酶的表达,重新激活端粒酶活性。在所有类型的癌细胞当中,大约90%的癌细胞选择了这种策略,Hela细胞也是如此。

对端粒酶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燃起了人们延长寿命,甚至追求长生不老的热情和希望,以为找到了人类寿命“开关”。

很多以小鼠为对象的研究显示,端粒酶TERT的表达确实能够一定程度上延长它们的寿命,但同时也增加了癌症风险。多细胞高等动物,包括我们人类,无疑是高度复杂的新陈代谢系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当我们过度关注生命过程中的某个分子机制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忘记生命活动整体的复杂性,忽略自然界的一些基本法则。我更相信,经过漫长的生命进化过程,通过与周围的生存环境相互作用,人类的寿命极限早已写入我们的基因当中,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整体——要想改变人类的寿命极限,或追求长生不老的话,我们恐怕只能从头来过,重新设计一个全新的基因蓝图,而倘若果真如此,那样的“人”,还属于人类吗?

也许,对永生的渴求,是我们人类永远的心结。但与其追求寿命的延长或者永生,不如让我们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得更加健康,更加精彩,更加有意义。正如2000年前,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卡所说的,“生命如同寓言,其价值不在长短,而在内容”。

如此,当我们年华渐老,行将离去的时候,能坦然地对孩子说:我留给你的,是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21133-1033920.html

上一篇:发表英文期刊论文不会失掉文化自信-《中国科学报》
下一篇:我的科普理念
收藏 分享 举报

33 罗汉江 尤明庆 赵克勤 文克玲 张海权 刘光银 杨金波 郭景涛 吕建晴 王诗翔 杨波 范振英 蒋永华 陈波 王春艳 刘永红 鲍海飞 谢正伟 印大中 赵凤光 晏成和 江克柱 罗春元 樊采薇 刘圣林 yefulin ychengwei ericmapes cep aliala Dnafish yunmu guhan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3 0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