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zhang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gzhang1

博文

2.2竞争性科技行业的需要优先发展

已有 1805 次阅读 2019-10-20 08:37 |个人分类:科技1|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一百多年前的农业种植,人们基本不使用化肥和农药,随着科技发展,农药与化肥的使用极大地提高了农作物的产量;但是现在发达国家的人开始追求有机食物,限制与减少化肥和农药的使用,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当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追求购置汽车来改善交通出行的时候,却发现欧洲国家开始推广自行车的绿色出行。当我们还在网上买买买的时候,一些发达国家的人们开始摒弃消费主义而选择极简主义的生活。一眼望去,当我们积极学习发达国家的发展措施,最后绕了一大圈发现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我们究竟应该学习什么,优先发展哪些领域呢?

在讨论是否应该学习发达国家的科技发展策略前,我们先离题讨论一个关于竞争的最简单的玩具模型(toy model)。假设存在两个星球:星球甲的居民性格尚武,人们有很高的武力值,有比较先进的武器工业,但是文化艺术或者其他基础科学的发展比较落后。星球乙的人们性格温良,爱好和平,追求先进的文化艺术、而且在农耕畜牧业等产业具有非常高的科技实力。这两个星球之间因为距离较远,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所以相安无事。但是忽然有一天,有一个虫洞(或者任意门/瞬间移动装置)把两个星球联系在一起。那我们立刻可以看到,在很短的时间内,具有强大军事实力的星球甲会攫取星球乙的绝大部分的财富,即便星球乙的其他各方面发展或许更加优秀。这个假设问题,其实在历史上也可以找到对应的例子。南宋的文化科技与经济水平都优于当时的金朝、蒙古等国,但是由于军事实力的弱小,所以只能一直承受着财富遭到其他国家掠夺的命运,直到最终亡于元朝。

星球大战是比较遥远的问题,现时代的地球是一个和平发展的时代,大规模的国与国之间的军事冲突爆发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即便和平年代,对于任意两个国家之间,也必定存在一些竞争领域,类似军事实力的对比。而这一些竞争领域的相对实力,就会决定两个国家之间的总体财富分布。竞争中弱势的一方不可能长时间内维持相对财富更多的状态,肯定会被竞争强国所攫取。日剧《女王的教室》与《龙樱高校》指出了社会的规则是由强者制定的这一事实,引起了不少观众的共鸣。曾经有一个很火的言论“三流公司做产品、二流公司做品牌、一流公司做标准”,但是实际上这句话应该解读为“只有竞争力最强的一流公司才有资格做标准,做的标准才不会被推翻,会有其他公司跟从”。

那么哪些重要竞争的领域是需要优先考虑的呢?首当其冲的应该就是金融行业。有不少学者强调实业相对于金融而言更为重要,因为实体经济解决大部分的就业、而且切实影响的人们的物质文化的需求,但是这只是从国内发展的角度而言。实际上、由于国际竞争的存在,实体行业积累的利润与财富很容易因为金融行业弱势、而被其他发达国家所收割。近期的如2019年中国石化在套保交易策略失当而造成40多亿的亏损[1],更早期的在2008年左右,有中国不少企业因为涉足金融衍生品的交易,亏损达上百亿之多,其中尤以高盛与中航油等的合约最为著名[2]。这些中国企业折戟金融沙场的事例警醒我们,实业中兢兢业业的普通员工辛苦换来的利润,很容易因为没有好的金融行业的守卫,而轻易折损。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实体经济好比一个人的心脏,但在做心脏手术之前,如果发现动脉大出血的时候,首先得止血,才能保证不会死于失血过多这种看似毫不起眼的症状。更何况金融行业确实影响着实体经济的运行,在高利润的行业胜出,可以更加有效地为其他行业提供资金与优化。

当然过于专注于金融行业也让人担忧,是否会加速经济泡沫的产生我们可以对比日本与美国的经济泡沫破灭的影响,来获得一些教训。日本80年代末资产泡沫破裂以后,经过30年,2019年的日经平均指数,仍然只有1989年最高点的60%;而相对的,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造成的股市暴跌,2019年道琼斯工业指数已经是经济危机前2007年最高点的2倍了。有竞争力的金融人才是这两个国家的一个很重要的差别,美国华尔街领先于全世界的投行业务,量化金融交易,对冲基金与高频交易等等,鲜有日本或其他国家对应的竞争对手。同样是泡沫,日本只影响了国内经济,而美国影响了全世界的经济;所以在泡沫破灭以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而由于最顶尖人才的竞争力,美国元气很快得到恢复。发展金融行业的过程中,要进行好的风险风险管控,尤其要注意培养可持续的有竞争力的人才团队,才能保证在景气与衰退时期的全天候的运行。过去媒体过于苛责高考状元或者名牌大学学生喜欢进入高薪的热门行业,而不专注于冷板凳的基础科研。但实际上如果有国际竞争力的金融人才真的培养成功了,获取了更多财富,那么很容易通过阶梯税率等方式,增加税收从而反哺其他实体经济。在合理的金融监管下,如果金融市场饱和,竞争过于激烈,导致工作的性价降低,那么就业的时候,人们也会转向其他实体经济,而取得整体更加平衡的经济。

穷兵黩武这个成语也提示要防止另外一种极端:由于过于专注于某些竞争领域,投入大量的人才与资源,导致了该领域的恶性竞争,员工工作的时候苦不堪言;另一方面,其他非竞争行业缺少资源,影响长远的经济发展,牺牲了整体经济的平衡,也是一个问题。在军事理论中威慑(deterrence)的理念,也是对于竞争性行业合适资源投入的一种提示:对于小国而言,想要达到大国的军事水平基本是不可能的,在战争中没有办法获得最终的胜利,但是却做到让对方感觉到侵占会付出巨大的代价,那么也能够形成一个平衡,对于小国也就差不多够用了。如果经济条件实在不允许,那么在这些竞争性行业,需要投入适量的资源与人力,保证对手觉得占不到便宜即可。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来,学习发达国家的工业政策以后发现居然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了,感觉被带到沟里了,该怎么办?如果不是竞争性行业,我们可以因地制宜地实施经济科技等措施;但是如果这些工业政策针对的是竞争领域,那么跟随着犯错或许是发展中国家必须承受的小的代价。在不同行业竞争的时候,不同企业都会希望使用先进的技术试着去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和较高的利润率。为了避免反垄断的罚款,领先的企业一般也不会蚕食整个行业。一个长久的行业翘楚在保证技术领先的情况下,允许公司的部分职员在其他公司进行流转,从而引领其他企业跟随该行业的主要技术趋势。如果其他企业没有跟随,反而另起炉灶,在一些新的研究方向上大家同一起跑线,那么行业领头羊很有可能输掉了自己的技术优势,比如诺基亚的智能手机,柯达的胶片相机,日本的等离子显示屏等等。作为发展中国家大多数的时候,不用思考着如何弯道超车,好好搭顺风车即可,因为追赶时犯错的代价,还是小于点错科技树的代价;而经过多年研发的经验以后,积累了人才与经济实力,遇到成熟的时机,也可以试着去引领新的方向与行业。

除了金融行业以外,中国还需要在很多其他竞争性的行业进行追赶。已经开始有一些公司开始有了较强的研发实力,比如华为、大疆等等,但是美国竞争性的科技行业占据了很多大牌的企业(芯片行业的英特尔、高通、超微半导体(AMD)、德州仪器等,网络方面的脸书、谷歌、微软,独树一帜的苹果,还有底特律的三大汽车公司等等)。在这些行业还有很多需要功课需要补习,而人才的培养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后记:在1.6 理科生留学该去哪个国家”一文中,使用了科研论文发表数目除以GDP的商作为科研强度的衡量。该计算采用的是名义汇率为基准的GDP,而不是用平价购买力的GDP,也是因为总体竞争力的考虑。名义汇率GDP的汇率由贸易等国际竞争的交易决定,名义GDP更适合于国与国之间经济综合实力的对比;而购买力GDP是用来衡量人的生活水平,更适用于人均尺度的对比。国与国之间竞争力的对比依赖于竞争领域的人才的对比,而不是总量加和的简单的对比(假设每头羊的武力值是1,一条狼的武力值为10,但是即便20头羊放在一起也斗不过一头狼。)。

 

引用文献:

[1] 上海证券报 部分套保业务交易策略失当,联合石化去年亏损46.5亿,2019126日,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9-01/26/c_1210047820.htm, 20191019日最后访问。

[2] 王维,国企之殇不能稍忘,《环球财经》杂志,201054日,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00504/00507868016.shtml20191019日最后访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16575-1202668.html

上一篇:2.1 前言、科技水平的储备与追赶
下一篇:2.3大科技工程一:超级对撞机、烟大隧道的共同不足的探讨

7 尤明庆 代恒伟 王安良 郑永军 朱晓刚 陈立新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9 14: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