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zhang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gzhang1

博文

1.32助学金如何更加合理地公示、贫困学生的现在与未来

已有 1299 次阅读 2019-7-14 07:04 |个人分类:教育4|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大学里,贫困是一个敏感话题。二十多年前,大多数家庭条件都差不多,没有什么攀比,而如今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时代似乎渐渐远去。一些贫困学生有时候故意回避同学一个人吃饭,因为减肥的借口,并不能经常使用,他们担心饭菜的寒酸,而担心被人不经意的问起,别人泛滥的同情心,反而让他们觉得不自在。一些自卑的同学慢慢消失在人群中,一个人品尝着生活的辛酸。助学金是一个很好的辅助的方式,解决贫困学生的一些后顾之忧,可以让他们更加公平自信地参与竞争。公示是为了保证透明性,但是实施的时候可以更加体谅学生的心情。贫困学生也是家庭未来的希望,是不是有一些措施,可以让他们走得更远。

奖学金的公示,为了透明性,减少猫腻,大多数人都觉得没有问题,而且这是在聚光灯下可以自豪的时光。但是相对的,大学中的助学金公示是一个非常尴尬的话题,贫困学生的确需要这笔钱改善自己的生活,甚至部分改善家人的生活,但是众目睽睽下的公示,却让他们百感交集。公示以后,有时候偶尔的改善伙食,有时候打工挣钱以后买了一个好的电脑用于学习,都会觉得有人在关注自己,而觉得全身不自在,似乎像赤裸地暴露在大家面前。公示的确是保证公平透明的一种方式,只不过助学金名单公布在大学校园,公布的地方错误了。如何在正确的时间与地点进行公示呢?

正确的贫困学生的审定应该在生源地进行,学生所在的村委会居委会对学生的家庭条件才可以有正确的了解。放在大学里公示,只是走了一个形式,不可能让同学们去他们老家验证他们的经济条件,举报同学骗取助学金。贫困学生也试着想要在大学校园里展现出与其他同学一样的自信,但是这些助学金公示却是像揭老底一样让人觉得尴尬。最后,只有一些愿意表达自己难处的学生才能获得资助。七八月是大学陆续发放录取通知书的时光,大多数学生过着无忧无虑的暑假,而贫困学生却在担心学费与生活费的着落。如果他们能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夏天,可以免除心理的挣扎,过一个奋斗了十二年以后难得的暑假,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说到这里,助学金公示的更加合适的时间与地点也就很显然了。暑假学生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去户籍所在地社区的居委会与村委会进行家庭条件审核,获取不同级别的贫困证明,最后在所在地派出所盖章,大学报到的时候申请不同程度的助学金。当然时间并不仅限于这个暑假,天有不测风云,一些突然的事故的发生,学生也应该可以申请一些紧急的贫困证明,减少负担。这样、贫困助学金发放的公平透明性也有保障,学生的自尊也在非公开的状态了得到了保护。

这个助学金公示的修改建议似乎很合理,但是实际上,教育部为了减证便民、优化服务已经取消了贫困学生证明,改为申请人书面承诺[1]。贫困证明的确不应该是教育部门的工作,而是扶贫部门的任务,阳光扶贫和精准扶贫需要确认好扶贫对象。贫困县也有富人,大城市也有贫困家庭。贫困学生代表了这个贫困家庭的未来。关于未来,我时常被《预测未来还是塑造未来?》[2]这篇文章所感动。司马贺说道:“从某种很重要的意义上说,预测未来并不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毕竟,我们,至少我们中的年轻人,会成为未来的一部分。我们的任务不是预测未来;我们的任务是设计一个未来,成就一个可以接受的可持续的世界,然后为了实现这个未来而努力。我们不是未来的观察者;我们是行为者,不管我们有意无意,通过我们的行为与存在,都会决定着未来的形成”。贫困学生为了塑造家庭更好的未来,离不开各方面的帮助。

贫困学生的家庭经济状况,很有可能因为父母的教育状况,或者身体健康等各个因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比较大经济的改善。这种情况下,家中的孩子成为了最重要的核心,成为脱贫的关键。贫困证明并不只是大学阶段的扶贫,而要面向未来的数十年的持续的政策扶持。

贫困学生对于社会的责任与义务,不同于普通人,他们首先需要照顾好自己的家庭;所以对应的,他们给社会所缴纳的税费也应该反映这个现实。中国因为没有还没有类似美国的按家庭缴税的法规,主要还是通过个体缴税。实际上,因为美国孩子托管费用较高,有些母亲选择在孩子婴幼儿时期辞职做家庭主妇,按家庭缴税有一定合理之处,但是实行起来还是比较困难,大多数发达国家并不以家庭为单位收税[3]。可以想象的是,贫困家庭父母比较少会有养老金账户与医保账户,或者账户余额较低。如果扶贫办可以把贫困证明以家庭为单位联系起来,那么学生大学毕业工作以后,可以在税前直接每个月划拨1000-2000元到父母的养老与医保账户(可以根据父母的年龄与账户余额设置更加合理的免税划拨额度),那么对于减轻这些人的家庭负担也很有好处,而且也一定程度缓解了父母年老时的后顾之忧,也让扶贫办公室多一些余力去处理更加棘手的扶贫问题。这样子的税收减免,因为直接的经济利害关系,监管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也便是贫困证明继续存在的理由。从四年的大学扶助延展为数十年的税收扶持,从教委的工作任务转化为扶贫部门的工作任务是合理的,而且这些数据,也可以用于更好地衡量与评价扶贫工作。

贫困并不是错,一些人鼓励贫困学生应该不卑不亢地申请助学金,哪怕需要公示,但是贫困学生的心境与普通家庭学生的心境是不同的,我们需要更多的体谅他们的心情。贫困证明可以减少在大学同学面前公示的自尊心的伤害,这是第一步;毕业后工作收入免税划拨到父母养老与医疗账户,是更加长远的第二步。教育部取消贫困证明的便民措施有很好的动机;但是如果可以更进一步,学生主动申请贫困证明,可以改为扶贫工作组主动的调查与提供证明,那么这样的便民措施同时具备了监管的优点,而且周到地考虑了贫困学生的难处。

引用文献

[1] 教育部关于取消一批证明事项的通知, 2019329发布http://www.moe.gov.cn/srcsite/A02/s7049/201904/t20190423_379235.html 2019713日最后访问。

[2]司马贺,预测未来还是塑造未来?工业与公司变化,11卷,601页,2002年。 Simon, H. A. Forecasting the future or shaping it?. Industrial and Corporate Change (2002)vol 11, 601

[3] 维基百科页面:收入分配,Wikipedia: Income splitting,2019713日最后访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16575-1189405.html

上一篇:1.30 教育改革措施三: 模块化设计、鲁棒性、持续的奖励
下一篇:1.33 教学改革措施四:逻辑与批判性思维的培养

4 尤明庆 褚海亮 刘勇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4 04: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