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wang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wang2009

博文

我看学术腐败的根源 (1)

已有 5033 次阅读 2013-8-2 15:2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腐败这个词并不陌生,如今在中国腐败恰似幽灵游弋于各行各业,无所不在,其衍生的潜规则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学术腐败和其他腐败一样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繁衍至今不断发展壮大,不同于其他的腐败,学术腐败隐藏的更深,更巧妙。归根结底,就是想解决如何获取更大利益的问题。科研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轰轰烈烈地展开着,张三今年不错SCI有两篇入账,李四的核心刊物也达到了8篇可喜可贺,王五更令人惊叹一年以第一作者出版的SCI文章竟然达到两位数,其他级别的论文数不胜数。而那些虽经努力但暂时没有什么文章发表的(例如赵六)就只能愁眉苦脸望洋兴叹了。

这样的论文据说越多越有水平,所在单位会为此宣称科研已达国际水准,连有些媒体也会据此加以渲染:中国的SCI的数量既然已达世界前列,中国科技水平也理所当然是前列。我们现在知道事情远非如此,理由很简单如果科技真发达了中国的经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主要依靠廉价的劳动力市场来提高GDP了。SCI论文数量的炒作和房价的炒作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在虚无缥缈中的自我拔高。只不过前者更具有欺骗性而已,潜在危害难以预估。

就我所在的专业而言,一个资深研究者非常努力平均一年能够出一篇有质量的论文就已经很有成果了,有的论文需要花上数年来完成,科研工作的艰辛可见一斑了,当然如能多有几个学生帮助,可能会好一些,但如果说一个人一年要出一二十篇第一署名的文章,只能给出两种解释:(1)此人能力超群,是工作效率极高的大天才,(2)论文有很大的水分。

有位我们这个行当的顶级学者曾这样告诉我,他的每一篇文章都是经过无数次的思考及和同事、学生的讨论后才得以总结出版,每次讨论他都要争取被别人质疑,都要不断地扪心自问他的结论是否正确,他进一步举例说最近要出版的一篇文章花了至少一年的时间才得以成型。试想就连如此博学的人都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来组织文章,那像王五那样的在那么短的时间出版那么多文章,如果再无水分的话那TM得是什么旷世之才呀?就算对文章的要求没有上述学者那么严格那也是非常不得了的人才了。

在政策上鼓励多出论文也许初衷并不错,先进国家的研究机构也会看论文数,但他们更多注重的是论文的质量。那我们的情形如何呢?论文篇数为第一评价准则,做这样的评委也许很简单,只要旁边摆个计数器,报出的论文总数就是结果。改进一点的还有兼顾质量的第二准则,即SCI这个“法宝”,用影响因子搞定,于是再放上一个计数器,再进步一些,还可以放上一个计数器来计算文章引用率。大家看来会认同用三个计数器的值的加权平均就是客观的评价结果,真简单!这种理念似乎已经渗透到了所有科研机构,对权力者来说尤为如此。殊不知其结果却成就了学术腐败的温床。科学最讲究精确,即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中国人是聪明的”,这是很多的外国人的评价,不知道善于投机取巧是否也能算在所谓的聪明之列呢,现今如何巧妙利用规则来达到提高自己业绩已经“蔚然成风”了。试看如何破解三个计算器规则。稍有点聪明劲就可以破解第一个计算器规则,因为此计数器只管加计论文篇数,对一般要求不高的期刊而言,可以用剪接、拼凑等方法制造垃圾论文,通过改头换面的重复投稿等方式来增加篇数,来加重你晋升的筹码,破解第二种计数器有了难度,有人可能会说国外的高影响因子的杂志可不是随便能骗的吧,其实但凡杂志都会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或多或少出现些有缺陷的文章,即便是最有名的杂志也是如此,王五大概就属于深谙其中奥秘的“高手”。假设王五既没有什么科学造诣也不想多做工作,他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才能达到多出版高影响因子的文章呢?(待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0774-713525.html

上一篇:淮河以北严重污染造成比淮河以南人均寿命缩短
下一篇:严谨的科学报告:《柳叶刀》分析阿拉法特之死

11 朱晓刚 陈安 张忆文 杨华磊 曹聪 陈辉 强涛 李大斌 张晖 陈冬生 ingzh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19 14: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