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wang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wang2009

博文

和知名杂志主编过招:论文之归宿(续2) 精选

已有 5649 次阅读 2018-3-26 11:08 |个人分类:科研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半年多之前就这个题目写了两篇博文受到科学网精选并得到很多网友的留言支持,更有网友留言鼓励将遭遇阴谋算计的论文出版来反击这种学术不端行为,在此我深表感谢。下面将要讲述的是关于被拒稿的论文结果如何的故事。

此前也提到过我并不担心被拒的稿件会发表不出去,因为我了解文章的质量:创新内容足够明显,科学意义足够重要,并且不乏写作经验。但经过了此场风波,我意识到存在的风险,即:难以保证Z先生们的其他干扰。

经过一番考量,我挑选了日本一家杂志,这家杂志也跻身顶级行列,登载过许多著名文章。10多年前我以第一作者的名义登载过三篇文章,印象中该杂志对文章审理之严格超过很多大牌欧美杂志,日本人的精细是出了名的。当然也知道作为东方国家的日本,人情面子什么的也会存在,不要期望审稿过程十全十美。

我在投稿时给编辑写信希望避开某些情况,只希望“公正”对待这份稿件。设定这样的条件其实意味着让编辑们放开手采用最严格的方式来审理该稿件。作为有编辑经验的我是深知这一点的,有网友曾批评我为什么不在之前的投稿时告诉主编规避Z1先生呢?这其实是一个误区,你提出一个条件会使得你的稿件增加一项不信任感,这会额外增加中稿难度。我在之前的投稿过程中之所以没去考虑这些是因为我相信自己文章能有充分资格出版在任何有关的专业杂志上,完全没有必要讲条件。但现在不同了,被利用权力操纵的风险明显存在,所以我只好提出规避条件,从而也表明为了保证成功出版它愿意付诸任何努力。与此同时,我也让编辑感觉到出版此类如我声称的创新稿件很有可能给杂志带来意想不到的贡献,让他们认识到物有所值。

初审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表明审稿人非常努力的去推敲文章的每个细节,在这顺便提一句此文中所提到的物理机制确实复杂了一点,缺乏全方位专业知识的人(如Z1和Z2)可能会感到困惑。两个审稿人都认为文章有意义值得发表分别给出了“小改”和“大改”的结论,编辑确认为“大改”。而认为需要大改的那位审稿人只是认为我省略的一些图表应该添加上去,并提出了些用词的修改建议。这让我觉得投稿过程顺利的超乎想象,因为提出的所有问题都能轻易解释。我用了大约两个多星期的修改时间,其实我可以用一个星期,但怕被认为不认真又拖了些日子才投回去。审稿又被拖了一个多月:一个给出“接受”,另一个还是“大改”,编辑也认为“大改”。第二审稿人对细节的质疑增到了极致,他下了如此大的功夫,稍微有点疑惑的地方都被要求多加解释,提出的问题非常刁钻。作为作者其实应该感谢有这样一个细心的审稿人,因为他的质疑会使你的稿件质量显著的提高,但其中也有不少我不以为然的地方,例如:他强烈建议将原本在文章后半段的个例分析提前表述,他认为这才是文章本来应有的格式,但其实我以前在这家杂志出版的文章以及很多其他作者的文章都把个例分析放在综合分析之后来展示综合分析中的结果的细节是如何得以存在的。我完全可以以这条论据来驳回审稿人的意见,但考虑到审稿人的贡献以及当前的处境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完全按照审稿意见走,反正这样做也没有大错,只不过费点事而已,此时必须要争取审稿人的好感。我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修改,除了回应审稿人质疑外又添加了新的灵感内容,这大大超出了对方的要求。在截止日期到来时才完成并提交。又过了两个星期,果然审稿人表示满意,他说:"I appreciate for your great effort to improve the manuscript. Since the readability of this manuscript obviously improved, I could underst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 and ***. Would you reply for two suggestions and several minor comments? After that, this manuscript should be published on ***."

他表示对我的那么努力的修改内容表示赞赏,认为我的改动使得文章通俗易懂了,并让我回答他的两个问题且进行小的修改之后可以出版。

我的添加新内容的策略一定奏效了,这让他感觉到我似乎无所不能地回答他所提出的任何疑问而且还会添油加醋。因为编辑也判定“小改”,审稿人给出的问题似乎非常好回答,于是我以最快速度修改完之后就再提交上去,满以为会被顺利接收呢。哪知道这仅仅是又一轮开始的前奏,编辑亲自上阵,口气强硬,有些建议匪夷所思,完全不像是判决“小改”后的处理方式。太不寻常了!这确实让我一度有所动摇,“莫非Z同志的效应又显现了”?我甚至产生了干脆撤稿改投其他杂志的念头。但转而一想另一个可能性存在的理由更大,即:他找到的审稿人可能是他们那里在此领域最好的专家,而我没费多大力气就完成了所建议的修改,我还那么明确(他可能认为过分)的强调审稿过程只要“公正”两字,这对于一个有着对论文要求严格的良好口碑的杂志来说有点说不过去。他们需要确认这是否是一篇他们所需要的真正的高质量论文,必须多设障碍多加考验。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样的“刁难”是应该能接受的。

事已至此,只有应战了,从学术角度来说并没什么难度,但发表与编辑不同的意见还是有风险的。我先从技术的角度委婉地告诉编辑他的那种要求对科学计算来说不那么严格,并做给他看,证明我们的结论怎么都是正确的,其计算结果并不需要整个展示给读者;还指出他的某项要求也是错的。另一方面,我们尽量迎合他对细节的要求,例如把我认为不重要的一些资料整理出来塞进论文等等。这些和编辑的直接对话整理出来也足够能写一篇精彩的博文。总之我们的行动得到了对方的尊重,稿件终于在2月底被正式接受了,这是在我们提交的修改版本达到第十次的时候才发生的。杂志主编本人对我的信中特意提到了一句:"Thank you for your fine contribution".意味深长。

整个事件跌宕起伏、一波三折,虽然还可能有后续的故事,但这样的初步结局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甚至要感谢带来这场风波Z先生们,由此我们的文章已经得到了切实地充实,变得更好了,而对方的阴暗、无能本质也暴露无遗,平添了不少乐趣。相信这篇论文将会发挥其应有的影响力!

但同时也不乏一些担忧,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会怎么样?这些其他人如果不像我那么较真、被这类团队暗箱操作吓倒,那不就让这种阴谋得逞了吗?事件之后我还看到始作俑者们在到处作报告、谈什么应该如何申请自然科学基金、如何正确对待研究,有点职权的人还大谈如何廉洁奉公等等。全然不理会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和他们所对外宣讲的完全相反,属于不折不扣的学术腐败行为。你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像我所遇到的日本编辑那样严肃认真地对待科研成果,会像邓稼先等人那样廉洁奉公。这样的“赝品科学家”的存在对我国的科学事业将会是怎样的伤害。所以说揭露和打击这种行为是极为必要的,即使他们的行为有时会起到些娱乐效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0774-1101806.html

上一篇:爱因斯坦又一预言成功-----不限于相对论!
下一篇:17亿颗恒星的三维地图:欧洲太空望远镜-天文学的新基础

9 张波 檀成龙 李毅伟 徐耀 蒋新正 黄永义 武夷山 刘俊华 闫钟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9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