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活虎、巨象、钝龟 ——科研成果三种类型特性概说

已有 1381 次阅读 2018-4-16 23:0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学术论文、学术专著、教材(或编著),是科学研究活动中的三种基本成果类型。一般来说,它们的成型,具有各自不同的时段特征与表现特征,故对其价值判断也应有各自不同的评价标准,这是学术界大致统一的粗略理念。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却存在着不少问题。如在具体成果的显现上,论文不像论文、专著不像专著、教材不像教材的状况时有所见;在具体评价过程中,用论文标准评价专著或用专著标准评价论文等“张冠李戴”情形也时有发生;可谓“乱象”丛生。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对具体研究成果价值判断的客观与公正。因此,有必要对不同成果的类型特征及其评价标准作重新梳理。

一、学术论文的特征

就文字量来说,学术论文一般不过万字(有的刊物即有此限定),这种文字量通常不宜承载较大且较多的论题。就单一论题来说,其论述的深度与广度也受到一定局限。因此,对学术论文的价值判断,主要在于其论点是否新颖、方法是否独到,是否言之有理有据,成一家之言;而不在于对论题的论证如何精深、引证材料如何丰富、视野如何宽阔。亦即,观察一篇学术论文的基本价值所在,主要应观察其“睛”是否亮,而非其“身”是否全。如同作战,学术论文的身份是“尖刀班”而非“大兵团”,其主要任务是抢占“制高点”而非“总进攻”;其要求小而精而非大而全;这种小,不是后勤炊事班、担架队,而是为后续大兵团作战率先披荆斩棘、铺平道路的开路先锋。它所冒的风险较大,犯错误的几率也较高;但其冲刺的力度更大、行进的速度更快、到达的目标也更远。因此,若要求其瞻前顾后、以策安全,势必贻误战机、丧失良机,也便失去了其“先头部队”的特殊意义了。

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前沿阵地,待大部队增援后迅速撤离,机动灵活、善于打运动战——前沿性、动态性——是学术论文的二大要素。

何为“前沿性”,这个词表面看来容易使人望而生畏,难免会问:要求学术论文都达到“前沿”,岂非将大部分研究者拒之门外?实则不然。所谓“前沿”,其实就是一个“新”字——“新”即“前沿”。而学术论文要做到“新”,并非高不可攀的目标。

先看所谓“新”:

1、观点新:提出的观点乃言人所未言、见人所未见者,即为观点新。要做到这点颇有难度,不妨将之大体视为学界高人研究所得。既然是新出之见,便属首开其先,固可称为“前沿”;

2、领域新:发现或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做到这点想必更难,无疑更应属“前沿”。

3、材料新:提供了新的研究材料或依据。对已有的观点加以更加全面、详实的说明与支撑。这类论文多体现为“调查报告”形式,相对前二者,难度较小,并不要求极强的分析、思辨能力,具备一般研究能力的人,只要能潜下心来,多做实实在在的调查研究,都有可能有新的发现。由于其提供了别人未能发现的新材料、新依据,亦可认为其至少在研究基础准备方面走在了他人前面(尚不论其将相关研究向前又推进了一步),故亦可视为“前沿”;

4、方法新:对某一课题运用不同于他人或前人的新方法进行研究,这种突破已有的研究路数的出新,亦可谓走在了某种研究方法的“前沿”;

5、角度新:从新的角度审视研究对象,其“前沿”性与方法新是一个道理;

如此等等(还可能有遗漏的其它之“新”,不及备载)。

由此可见,在学术论文写作中,只要做到了一个“新”字,便可视为走在了学术研究的某个“前沿”阵地。而这些所谓“前沿”,是任何一个认真、潜心做学问的人都可能达到的目标。

因此,凡缺乏一个“新”字,都不能称为“学术论文”——至少不能称为一篇合格的学术论文。

本文无意针对具体论文的学术价值进行一五一十的分析,但以上述求“新”标准为纲,可建议学术刊物对录稿的条件作以下基本规范:

1、“概述”、“介绍”类文章不应入选。

这些“文章”究竟是“论”还是“述”?它们究竟应归为“学术论文”还是教材的某些章节更为合适?其“新”意何在?不能不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2、随感、心得体会、信函之类不应入选。

理由无需赘言;

3、过多溢美之词的书评不应入选。

商榷类书评中当有学术争辩含量,具备学术论文要素,只要言之成理,当用之;暇瑜具陈的客观书评可用之;而大话套话、极尽溢美之词,最后按套路来个“稍有不足、瑕不掩瑜”之书评,发表在学术刊物上,显然不合适。

如此等等。

所谓“动态性”,指学术论文既以提出新问题、新观点为其要旨(虽然它也需要对问题、观点进行必要的分析与论证),便不能要求其能达致对问题的最终解决,这并非一篇论文所能完成,而需要在后续研究中(如系列论文)逐渐深入,甚至可能要到有了相当研究积累之后,在专著(后谈)阶段才能达到相对完善。故学术论文的写作,是一个极富动态的过程,其偏颇、遗漏乃至失误之处在所难免,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甚至可以说,没有这些偏颇、遗漏乃至失误,便没有学术的发展;如果我们要求一篇论文必须毫无破绽,学术的进程将会停滞不前——因为只有上述“概述”、“介绍”之类文章的保险系数最高——然而它们并非学术论文。事实上,迄今为止,罕见有一篇学术论文便将“新”问题根本解决、将“新”观点完全坐实的先例。因此,对学术论文的价值判断,首先应看它有无亮点,其“眼睛”是否有神,而非其“身子”是否没有疤痕、盔甲是否缺少鳞片;其次,对学术论文的论证过程这个“身子”,我们应当注意的是:是否言之有理有据、成一家之言,而不是它的材料是否详实完备、论证是否天衣无缝、结论是否确凿无疑;要求其无懈可击而求全责备的评价方式,是不符合学术论文的基本特性的。

神采奕奕、似生龙活虎,动如脱兔、如离弦之箭,乃学术论文之精义所在。

二、学术专著的特征

学术专著一般是研究者在长期研究经验或研究成果积累基础上的体系化总结(或阶段性总结)。如马克思在写作《资本论》过程中,广泛阅读和收集有关的文献资料,深入研读了一千五百本以上的著作,做了大量的摘录和笔记,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用毕生的心血才写成这部科学巨著;英国当代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一书,则是在其相关领域大量前期成果基础上的体系化总结。

体系性与厚实性,是学术专著的二个重要特征。

所谓体系性,乃指其应具有有机、完整、系统、全面的基本特征。不同于学术论文,学术专著的撰写,一般是研究者对自己长期相关研究成果的全面梳理与归纳总括;少数情况是,研究者在撰写专著之前,并没有积累正式发表大量相关论文,但也必须是经历了长时间资料收集、思考酝酿、潜心钻研的过程,其学术专著方可水到渠成。舍此,所谓学术专著,将缺乏坚实的研究基础积累,难免流于空疏、苍白、草率、稚嫩,大量急功近利的虚假、抄袭、剽窃之作亦藉此登堂入室。

 当今,大量学术专著层出不穷,其实是一种并不正常的现象。一般来说,某学者在出版专著之前,相关学术领域者对之当应有所耳闻(即该作者一般已有相关前期学术论文成果为铺垫),但其中一个蹊跷的情况是:许多专著作者却闻所未闻,令人不知其乃何方神圣;如果此乃特例倒也罢了(如上述“没有发表大量相关论文,而是经历了长时间资料收集、思考酝酿、潜心钻研的过程”的情况,并非常例),然而此情此景在当今我国“学术界”却并不少见,实属异常。事实上,此类令人眼生作者之学术专著,要么百八十页稀稀拉拉,要么扯东拉西拼凑成篇,要么以空对空味同嚼腊,很少例外。

关于体系化学术专著的典范之作之一,笔者以(英)卡尔.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科学知识的增长》一书为例。

该书由几十篇文章和演讲稿构成,表面看来,似乎是一本论文集,但它却与论文集有着本质的不同,而是一部高质量的学术专著。照作者本人的说法:“这本书所由构成的文章和讲演各各不同,但都论及一个十分简单的论题,即我们能够从我们的错误中学习。”“我依靠我的中心论点来统一本书,又依靠我的论题的多样性使某些篇章衔接上的重叠可为人接受。”

正如该书的标题所示,该书分“猜想”与“反驳”两大部分,全部文章与讲演都有机地统一在这个“十分简单的论题”下逻辑贯通、相互呼应的两大部分之中,呈有机严密的体系性——显示出学术专著的基本特质。这与论题混杂、逻辑散漫的“论文集”迥然相异。

在我看来,《猜想与反驳》一书的这种集多篇论文为一体,“都论及一个十分简单的论题”,依靠“中心论点来统一”之的成书方式,是一种水到渠成、顺应学术研究规律的值得推崇的做法。

由于其前期成果是研究方向集中、长期积累的论文,且一般来说,每一个单篇的论文,又容易做到结构紧凑、内容充实,保持论述的“精致”,能最大程度地避免长篇幅写作中的易流于苍白、“稀释化”的通病,因此,这种集多年研究成果为一体的学术专著,除上述“体系化”特征外,还能自然地呈示其内容的丰厚与坚实,体现学术专著应具备的另一特质——厚实性。

由此不难理解,大凡重起炉灶另开张,缺乏前期学术论文写作积累,哪怕是绞尽脑汁、费尽心力撰写的学术专著,都很难达到高质量的水平——就像缺乏“童子功”训练的钢琴演奏者,靠短时间“恶补”速成,其成品价值如何,可想而知。

学术专著固需体现作者独立思考、新颖见地,但与学术论文相比较,其观点的陈述却并非那么锋芒毕露、疾走如飞,而显得更加沉稳可靠、厚重坚实,如大象迈步、巨轮起航,气势恢宏、力贯千钧。

三、教材的特征

教材的阅读对象,一般已非学术研究者,而“降格”为学生或一般读者。原则上,这类成果不能采用可能产生争议的创新思想与观点,其内容应是经过了学术论文、学术专著研究阶段后,历经时间检验、取得广泛认可的学科常识。故教材内容通常只能采用既有的公认成果,不能塞进撰写者个人的“原创”,只可谓之“编”而不可谓之“作”或“著”。

鉴于其上述情况,相对学术论文与学术专著来说,教材的内容具有二大特征——常识性与滞后性。

所谓“常识性”,是指教材内容不应采录尚有争议的新观点、新成果,而是应采用已得以证实并获得公认、并具有较广泛普及性、易解性的学科知识。

在常识性方面,现有教材犯忌者仍时有所见,如有的音乐理论教材,纳入了颇为敏感的“同均三宫”理论内容,而我们知道,“同均三宫”理论的合理性迄今尚未得以证实,仍处于争论之中,此其一;其二,“同均三宫”属中国音乐形态学研究领域的前沿课题,将其纳入一般读者阅读的教材范围,也不合适。

当然,所谓“同均三宫”理论,与已有的中国三种传统七声音阶说相关,后者在沿用至今的基本乐理中已有相关表述,如清乐音阶、雅乐音阶、燕乐音阶(或其它名目表述)等。虽然,“同均三宫”理论的争论,本质上已经涉及这三种音阶是否成立的问题,但在该问题尚争持未决的情况下,在现有教材中,仍可保留原有三种七声音阶的表述(但不宜提出新的“同均三宫”说)。这便涉及教材的另一特征——滞后性。

所谓“滞后性”,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教材所录内容是由其前期的学术研究成果积淀而来,其内容在时间序列上滞后于前者;二是随着科学研究的进展,某些既有学术观点或已进化发展、或需要修正、或受到怀疑、面临被推翻的危险,但涉及相关问题的旧的教材内容却并无需作即时改动,甚至某些新观点尽管已经在学术界取得公认,教材中的原有观点仍可保留一段时间而不予改动,直至该新观点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获得稳定、被纳入“常识”范畴后才将其引入教材内容。

教材的这种“滞后性”,亦可谓之“惰性”。即无论学术界如何异见纷呈、新论迭出,其往往静观其变,并不作出敏感的反应。故一般来说,教材的使用年限短则五年十年,长则二三十年。如19861987年先后在河南舞阳县贾湖发现新石器时期七音孔和八音孔骨笛之后,中国音乐可考历史由5000年之说改写为约8000年,但该可谓证据确凿、无可争辩的新结论直至十余年后才正式写入新编教材,便是一例。

盘似眠蛇、卧如钝龟,神色泰然、处变不惊,乃教材之一大特色。

但在宏观层面或更宽阔的视野上,我们却不能不看到一个更基本的事实,那就是:无论多么“优秀”的教材,其生命力始究是十分有限的。由于其缺乏灵动的生气与天才的创造力,实难给我们留下深刻的记忆;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它终究难免被逐渐遗忘的命运;而科学研究中真正的精彩论说与鸿篇巨制,却可以穿越无垠时空,在人们心目中永久留存,并时时激励着我们不断向着新的目标挺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09360.html

上一篇:投稿急躁了不好
下一篇:唉,文院士啊,叫我怎么说你好呢?

7 陈楷翰 鲁学星 蔡宁 武夷山 尤明庆 文端智 蒋永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9 09: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