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ching out across the Web ..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uojun Zuojun Yu, physical oceanographer, freelance English editor

博文

清明节有感

已有 695 次阅读 2019-6-17 15:15 |个人分类:中文博客|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清明节, 父亲


(晚发比不发好?完稿于父亲节。)

 

小时候的清明节,妈妈一定会买艾叶做青团子。这些年,我在夏威夷也常常会买艾叶做的(日本)点心。比起妈妈做的青团子,买的艾叶点心细腻多了(有点让人不忍心一口吃掉半个),艾叶皮子非常薄、不甜,那股清香带我回到了儿时的故乡。

 

在我上大学前,我家从来没有在清明节去给任何已故的亲人扫过墓。也许,我父母真的是“无神论”者。也许,是因为我的亲爷爷(阵亡)、亲奶奶(病亡于日本轰炸合肥之际)没有墓。

 

今年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准备过一个清明节。我提前飞回杭州,提前去合肥给抚养我长大的(yi)奶奶扫墓。(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06792&do=blog&id=1170202)但是,我没有想到也应该给外公外婆扫墓。(我和外公外婆来往非常少。)明天是清明节,闺蜜认真地教我该这样、那样(与天堂的父亲对话)。我可能依然是我行我素,因为我们家从来“不守”这些“规矩”。

 

这些年,父亲总是对我说:我活着时,你能回国,就多回来陪陪我。我不敢给自己打满分,但是,我努力了。我想一个人在清明节静静地写一点什么,寄托我的思念。也许,也许在天堂的父亲知道我在想他。

 

(本想在清明节完成这篇博客。经不住美丽阳光的诱惑,我决定出门走走看看。我知道父亲不会在乎我什么时候写完这篇博客。)

 

清明节后,我带上一点点从合肥带回来的点心,去父母家收拾父亲的遗物。即使是走在十二分温暖的阳光下,我的心依然充满寒意:父亲,你可曾想到清明节的我,是带着对你的思念,漫步游客稀少的赵公缇,然后坐在西湖边的郭庄(面湖)发呆。回想起在您90岁的生日,我们一起在奎元馆吃面条。您说:鸭腿没有煮烂。然后,我们一起去湖畔居喝茶。您说:一个茶位这么贵?但是,面对湖景山色,还有一碟一碟的“茶食”,您又说:可以在这里呆上好几个小时,还有空调,不贵!

 

父亲留给我许许多多的故事,还留给我许许多多精致的邮票。我突然意识到:一个人的生命,并没有随着呼吸的停止就终止了。只要我活着(有记忆),我父亲就不会消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6792-1185470.html

上一篇:科技英语写作基础(系列):分析abstract on aerosol
下一篇:穿梭在相隔18小时时差的两地

3 武夷山 郑永军 黄仁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0 1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