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ching out across the Web ..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uojun Zuojun Yu, physical oceanographer, freelance English editor

博文

无丝藕

已有 2075 次阅读 2019-3-28 20:19 |个人分类:Thoughts of Mine|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扫墓, 奶奶, 合肥

百度百科:

无丝藕】出自“包公池里藕无丝”。无丝与无私谐音,反映了人民对清正无私的包公(包拯)之赞颂与怀恋。

传说包拯晚年,宋仁宗将庐州一段护城河封给他,他无法拒绝,便对家人作出规定:包河可种藕,只可济民,不许营利。加之此藕孔大节疏,质嫩无丝,从此合肥地区便留下一句歇后语“包河藕--无(私)”,以誉包拯铁面无私。包拯后人格守这一遗训,每到八月中秋这天,都要全族团聚,品尝包河藕加冰糖,以示"此藕无丝(私),冰心可鉴"。久而久之,流传乡里,遂成美德风俗。

 

听奶奶讲故事长大的我,知道不少合肥的人和事(件)。但是,我不记得奶奶说起过“无丝藕”。

送走了父亲,我开始慢慢地去做我答应过父亲的一些事。其中一件事就是来合肥给奶奶扫墓。

 

我有两个奶奶,一个是亲奶奶,她病亡在离包公园不远的尼姑庵里。当时只有17岁的男孩(我的父亲)被病中的妈妈“逼走”他乡,为了躲避日本人的入侵。在以后的20年的风风雨雨中,他就是一个孤儿,靠亲戚、靠老乡、也靠“组织”。

我的另外一位奶奶,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是的,我是奶奶带大的。小时候,父母不在家我无所谓。奶奶难得回一趟老家,家就是那种凄凄惨惨、空空荡荡的感觉。奶奶是我的主心骨,虽然她不识字。 

50年代末,我奶奶已是孤身一人。我父亲对带孩子的小保姆不满意,就求他姨母来杭州照顾我哥哥。从此,奶奶就远离她的故乡合肥,不会写信,家里没有电话,年复一年,任劳任怨。奶奶从来没有失去她的乡音,所以,我的小名是“小丫头”。(为此,我恼火过,因为同学会取笑我是“丫头”。)奶奶也从来不穿“对襟衫”。不过,奶奶不是小脚。所以,我知道奶奶家“出身没有问题”。

奶奶最疼的当然是孙子。我,不知道是反应迟钝,还是受了“妇女要解放”成为“半边天”的教育,从来就是家里的“小霸王”。奶奶知道我的脾气,说我“愿意听好话”。(谁不愿意听好话?)听了“好话”的我,会认认真真干一些家务活,比如在夏天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的(可以睡觉)。 

在我的记忆中,奶奶从来没有提过什么要求,最多只是在我们不听话时,宣告:我要回合肥了。顿时,我们就老实了许多。关于奶奶的故事,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偶尔在梦里相见,奶奶依然是健康、端庄的奶奶,面带微笑。

现在常常谈论情商高低。应该说,我奶奶的情商特高。我在奶奶的熏陶下生活了17年,应该多多少少有一点近朱者赤的嫌疑。 

从来没有想过该如何形容我的奶奶。此行的最大收获,是了解到合肥包公园的藕叫无私藕。我的奶奶就像无丝藕,她把自己的余生贡献给了我们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6792-1170202.html

上一篇:什么是copy editing?
下一篇:科技英语写作基础(系列):分析abstract on quantum coherence(附“好好学习”)

17 郑永军 黄仁勇 王从彦 武夷山 杨正瓴 马焕成 贾伟 尤明庆 李志俊 张晓良 李学宽 徐长庆 李斐 王春艳 赵宇 朱伯靖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14: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