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宇宙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学雷 国家天文台研究员,从事宇宙学研究

博文

怀念陆埮先生 精选

已有 6795 次阅读 2014-12-8 07:32 |个人分类:心情偶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陆埮院士是我国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他于12月3日去世,昨天(7日)我在南京参加了陆先生的葬礼。陆先生在粒子物理、天体物理乃至电子仪器方面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他最著名的工作是关于脉冲星和伽玛暴的,在这方面他取得的一些成果具有国际影响力,也培养了许多人才。我想,陆先生的弟子和同事们会写文章介绍这方面情况的,这里我只说说自己和陆先生交往的感触。

 

我记得还在上大学本科时,就读过陆先生和罗辽复先生合著的优秀科普书《从电子到夸克》——其实就是到现在,这本书也还是很适合作为大、中学生阅读的科普书。而我平生第一次听的研究性的学术报告,就是陆先生做的,是一个关于1987年2月爆发的SN1987A超新星是否留下了脉冲星的学术报告。那时我还是个大学生,报告并不能完全听懂,但我现在还有一点印象。那时这颗超新星爆发还不太久,关于是否存在脉冲星,以及它的性质等,当时不同的观测文献有一些相互矛盾的说法,陆先生对之进行了分析,结论如何我已经忘记了,但印象很深的是陆先生对于这些观测数据也很熟悉,而不是仅从理论出发。这与我们以前从教科书中看到的高度简化的研究模式大不相同。


不过,我真正和陆先生接触,却还是在我2004年回国工作以后。我在国内很多学术会议上见到陆先生,我自己也有幸请陆先生参加了几次我负责组织的会议。先生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密切关注着天体物理特别是伽玛暴和宇宙学的发展,为人宽和、仁厚,也非常风趣。记得有一次会议,大家在会议休息期间闲聊,谈到学界60后、70后、80后分别如何如何,那时候80后们才刚刚博士毕业走上学术研究的舞台。过一会儿开会陆先生发言,他就说他也是80后——80岁以后,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陆先生在南京大学主持粒子-核-宇宙学联合研究中心,这使我有机会与陆先生合作。该中心的两位研究生来我们组里学习了一段时间,杨玉鹏同学后来获得了博士学位,研究方向是用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数据限制暗物质模型。小杨在原来学习的基础上进而形成了自己的研究思路,重点研究特别紧致暗晕(ultracompacthalo)中的暗物质湮灭信号,发表了多篇这方面的论文(杨玉鹏博士的悼念文章,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3392-849097.html)。我也作为合作导师之一,到南大参加了他的博士学位论文答辩,也是这一次首次有机会见到了淳朴、热心的师母周精玉老师。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周老师和陆老师都对我说,他们把每个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处处关心,并希望我也要这样做。在这之前,虽然我对学生也努力做到公平、负责,但受西方影响,总觉得研究生已经是成年人了,导师和研究生是种职业关系,从未想到要把研究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但是,陆先生是一位极为优秀的教师,他的门下杰出的弟子辈出,这是非常值得我学习的,而我也从身边的一些事,看到了原来想法的局限性。因此,陆老师、周老师的这番话,对我触动很大。当然,要做到象陆老师、周老师那样关心学生,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导师自己付出很多时间、精力和心血,这是我所远远不及的,也是我还远远没有做到的。但自此以后,我确实也改变了想法,希望能给自己的学生以更大的帮助。

 

也是这一次,孤陋寡闻的我首次从周师母那里听到了陆先生不平凡的人生故事——虽然这在天文界早已是相当著名的。陆老师少年时以非常出色的成绩考入留苏预备班,后来因身体原因没有去苏联而是从北大物理系毕业。当时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是我国极重要的一所院校,担负了国防科技研究和人才培养任务。哈军工要搞防原子弹,核物理粒子物理专业毕业的陆老师因此被调入哈军工。但去了以后才发现,那里实际上并不做核物理研究,而当时所谓防原子其实需要的是搞核化学专业的人,因此陆先生只能教教课,没有机会搞研究。后来,他所在的专业又被拆分到吉林防化学院,文革时又被打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烧锅炉、当木匠。再后来,吉林防化学院解散,他又被转业回南京,在一家电子仪器厂工作,直到1978年才调入南大天文系。今天在葬礼上,读到了陆先生的小传(关于陆老师的介绍,以及许多同事和学生的悼念文章,见http://www.pmo.cas.cn/mhltys/,才知道就算在这个电子仪器厂的岗位上,陆先生的工作也非常出色,甚至后来还被全国频率标准会议特邀参加。就是在这样越来越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陆先生始终没有放弃对物理的研究,而是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进行钻研。在当时的艰苦条件和孤独的环境里,从1960年开始他和北大同班同学,分配到内蒙古大学的罗辽复先生开始通信,后来还有河北工业大学的杨国琛先生也加入,讨论物理学的前沿问题。在近20年的时间里,他们的通信总量超过了三千封信,后来发表了四十多篇合作论文。这在当时就传为佳话。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召开后,这一事迹被女作家柯岩写成了报告文学《奇异的书简》。我后来找到这篇文章看了看,遗憾的是,这篇报告文学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写出的,而且那时也才刚刚改革开放,并不深入。我想,如果有人能对之进行更深入的采访,一定有许多更为精彩的故事。无论如何,陆先生、罗先生和杨先生那时在学术沙漠中报团取暖,坚持不懈地进行着学术研究,这样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这也是北大物理系乃至中国物理界的骄傲。

 

罗辽复先生去内蒙古大学是自愿的,改革开放后仍然坚守在那里,努力发展内大物理系。他后来转入生物物理研究,有许多精彩的、发人深思的理论和发现。我在庆祝陆先生80寿辰的会议上首次见到了罗先生。不久后,我所主持的天籁计划实验需要找一个电磁环境良好的站址,内蒙古也是选址的地区之一。但我们苦于人手不足,对内蒙也不够了解,我想到了罗先生,于是请陆先生帮我介绍,陆老师爽快地答应了。罗先生对我们也非常关心和支持,为我们介绍了一位内大物理系的老师帮助选址。在内大、内师大几位老师的帮助和参与下,我们在短时期内调查了大量内蒙候选站址,对内蒙的站址情况有了较清楚的了解。后来,我们最终选定的站址在新疆,但对于陆老师、罗老师的帮助,我们是非常感谢的。

陆先生为人非常谦虚。逢年过节,他常常主动给许多同事发送精心编写的祝福电子邮件。我也收到他的祝福邮件,这让我非常不好意思,他是院士,又是前辈,应该是我发邮件问候他,怎么反而让他给我发呢。陆先生在南大的粒子-核-宇宙学联合研究中心,为了培养学生,特别挑选了不同时期一些宇宙学的研究论文汇编在一起,编印成册,供刚入门的学生阅读。他也选了我的一两篇论文,并将印好的论文汇编几册送给我一份。我发现,里面有许多宇宙学方面的经典论文,也有一些近年来的研究论文,特别是国内学者的一些代表作,一册在手,查阅非常方便。

陆先生作为主编,邀请国内一些活跃的研究者,编写了一本关于天体物理学研究前沿的书(即将出版),我也撰写了两节内容。后来,由于一些章节次序的调整,我写的部分章节和图表的编号也要相应调整,但在调整时不小心出了点错。其实,这只要编辑和我说明改正一下就可以了,但陆先生又是不厌其烦,亲自给我打电话仔细地说明这些问题,让我修改。从陆先生身上,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谦虚谨慎和一丝不苟。

今年陆先生的身体不太好,外出减少了。但想到以前曾答应家乡常熟市要去那里做一次科普讲座,陆先生还是坚持要去,不幸在火车站发病摔倒昏迷,最终医治无效而去世。可以说,陆先生是真正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科学。

我和陆先生接触时他已是晚年了,但他的谦虚谨慎、淡泊名利,一心为了学问,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他将永远是我的楷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61-849249.html

上一篇:我们的一项科研成果:提出测量中微子质量的新方法
下一篇:星际穿越之科学幻想

32 姬扬 曹聪 武夷山 马红孺 孙彧 施郁 刘全慧 李笑月 肖重发 杨正瓴 王伟 俞云伟 黄永义 史俊杰 杨玉鹏 罗德海 唐常杰 邢志忠 李毅伟 魏东平 钱磊 李宇斌 张潇 余昕 史晓雷 徐晓 胡升华 haoye yunmu shenlu eastHL2008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5 15: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