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抱本专著过大年

已有 5598 次阅读 2019-1-25 11:53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9年2月11日8版。

5Q2A0410.jpg

抱本专著过大年

徐耀

  身体放假了,可是科研人员的大脑没有也不会放假,带一本专著回老家过年,这是我的选择。

  科学技术和人文艺术都在不停地进步,当你停止学习时,你的同龄人在进步,即使你的同龄人大多数都停止学习时,你的后辈在进步,源源不断的新知识和生生不息的人类繁衍像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逼迫每个人都要不停地学习去应对知识潮水带来的生存状态改变。对于科研人员,持久学习更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职业能力,创新不会在麻将桌上、觥筹交错中产生,只会在你看到别人的智力成果时才有可能灵光一闪。没有创新的动力,科学家是不称职的。很多人做科研的目标是获教职和升职称,一旦高级职称到手,便不再持续学习,打算躺在职称上吃喝一辈子,这是懒惰,而懒惰是一种恶。

  不管什么行业,懒惰的人其实是在免费享受别人创造的生存条件,也就是侵占别人的劳动成果,这当然是一种恶,理应当被周围勤劳的人所抛弃。但是好吃懒做是人类的劣根性,为了长期懒惰,懒人们就会想出结伙的办法来应对来自知识创新者的挑战,此时一个人的小恶就会变成一群人的大恶。学术界有很多这样的懒人,自己早就不学习、无创新、没产出了,却把持着学术权力,压制后进。一个不断学习的人方可能是真正的学者,因为他知道的越多,就越明白自己的不足,就会越谦逊,也会越进步,这样的学习是一种善行。

  一个善于学习的人一定是有良知并有助于他人的人,否则学习干什么用?

  良知就是分善恶、辨是非,知善知恶便是良知。但分辨善恶很难,人总会根据利己的出发点来判断善恶是非,党同伐异是也。如果要行善事,大量学习以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则必不可少。在宋明理学中,学习的着眼点是先是认识,后是实践。认识和实践结合,学习者可以看到学习的成果,自然就是快乐的了。

  在我所从事的溶胶凝胶技术领域,西有美国的C.J. Brinker,东有日本的Sumio Sakka,前者的专著是科学理论,后者的专著及技术丛书,是我的团队必读。我们国家在很多技术领域的落后原因之一就是从业人员不读书、不读权威著作,企业的技术人员不爱读书,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只爱论文,这样就不能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面对问题时就会束手无策。我的研究曾经“被古老”过,但是我反问他们是否读过这两位学者的著作时,便答不上来,这样的无知臆断在科研领域时有发现。只有读过名著,才能知道自己的浅薄。

  我在自己的科研团队里做团队文化建设,其中的观念树立环节主要内容是“知行合一致良知”,这就迫使我自己不断地学习这方面的基本知识。我曾经给每个员工配备一本有关的小书,但是后来发现这种小册子在解读上添加了太多私货,不足为凭。所谓思想的私货就是自己对他人理论的不完整、不深刻的理解,强加注解,漏洞百出。关于致良知的解释,很多书里都没有说清楚,我曾经认为是“共同发现良知”,但在钱穆上世纪三十年代著作中解释为“彻底不使一念不善潜伏胸中的方法”,我的解释是一种状态,钱老先生的解释是一种方法、一种行动、一种实践。当然,我在这方面非专业人士,我据此修改了以前的观点,并在团队学习中纠正了大家的认识。我的持久学习态度也大大影响了团队的90后年轻人,在这个信息噪音泛滥的时代,放下手机拿起专著是年轻人造就与众不同人生的必由之路。

  要读专著,科技专业类专著是我们科研人员安身立命的知识源泉,当然要重视,而人文类专著是我们陶冶情操的涓涓细流,也可以适当阅读。市场化的社会,一切都可衡量,科技人员要想把自己的成果宣传出去甚至转化为生产力,必须和形形色色的人接触,做广告的、搞金融的、写文案的、做销售的,他们的知识背景都不相同,和他们进行有效沟通,如果科学家既有学术水平,也有点文艺水准,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书要读,更要把书读好,读出水平,读出良知,有了这两点,不成功都难。

  临近春节,大家都在收拾行囊,记住放一本专著在里面,爆竹声后是静谧,恰是读书好时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159016.html

上一篇:茶花雨
下一篇:基金是用来做的

38 郑永军 王从彦 杨正瓴 郑强 周健 杨顺华 汪育才 李东风 李学宽 鲍海飞 崔锦华 王剑 马国栋 曾荣昌 张勇 冯大诚 罗汉江 高建国 李雄 曹俊兴 姬扬 武夷山 张北 王德华 肖建华 张勇 李颖业 张坤 赵维俊 宁利中 王启云 任晓勇 孙颉 黄仁勇 尹大宇 杨金波 shenlu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