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重读马克思,重读毛泽东

已有 3022 次阅读 2019-1-2 11:58 |个人分类:思想观点|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重读马克思,重读毛泽东

徐耀

  在流行的去政治化社会风潮中,谈论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政治问题终究是存在的,不以人的好恶而产生或消亡,因此,在时势所需时,必须重新捡起发现问题症结的理论工具,并据此制定卓有成效的解决方案。二三十年的去政治化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思想解放,同时也带来了误判形势的风险,这就是中国现在所面临的政治问题。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毛泽东诞辰125周年,他们所创造的理论究竟还有多大作用?还有人在实实在在地研究吗?有。北京大学韩毓海教授所著《读罢一遍头飞雪,重读马克思》、《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和《重读毛泽东,从1893到1949》三部书就是现阶段在原著之外最值得一读的著作。前者以法国大革命失败为叙事的起点,展开阐释马克思的理论。后者以毛泽东的革命生涯为时间轴线、以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和《论持久战》为理论轴线,全方位阐释了毛泽东思想。读这几本书,可以帮助读者厘清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的关系,正确评价这两位伟大的思想家,并帮助我们建立道路自信。

  首先要区别的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马克思提出的是共产主义,而且共产主义是一种运动,而非一种制度形式,其运动是以现实条件为基础的。马克思并没有告诉别人共产主义什么时候做、如何做,这些问题必须让社会的发展情况来回答。正因为高度概念化,容易引起他人的误解,所以才有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理论,再有列宁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分阶段理论。可以这么认为,社会主义是以社会各阶层(不是阶级)共同发展为根本目标的一种政治制度,而共产主义是一种通过金融手段使零散生产资料组织起来以达到共建共享的生产关系变革运动。社会主义的目的是社会和谐发展(全体劳动者共有共建共享),共产主义的目的是减弱差异甚至消除差异。共产主义更为根本,只有社会差异被减弱到一定程度,社会才能和谐发展。毛泽东思想里面重要的矛盾论着重提出,世界的本质是差异,完全消除差异是不可能的,即使如此,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有效削弱社会差异的方法,也是社会主义国家绝不能舍弃的手段。类似于合唱团的和声,每一个声部内歌手声音差异不能大,大了就不能“和”,但如果没有了差异,也就不存在和声了。

  马克思以毕生精力创造一种理论工具,为人类社会构建了一种走出金融资本主义绝路的新道路,但终其时代也不被理解,直到他的理论传到中国,被毛泽东所获。毛泽东在长期革命生涯中(1917年始),不断面对极端的社会变局,为了解决问题,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宋明理学结合,发展了哲学、政治学和军事理论,直至建立一个稳固的人民政权,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基层组织,改革开放也不可能顺利实施。可以揣测,没有马克思,毛泽东可能会成为另一个曾国藩,而没有毛泽东,马克思的贡献可能会被恩格斯和列宁掩盖。所以,重读马克思,重读毛泽东,既可以找到解释世界的方法,也可以找到改造世界的方法。

  在《重读毛泽东》一书中,我们可以对政治有更深刻的理解。正反为政,政也就是极端的矛盾,政治就是处理、解决、管理极端的矛盾。世界的本质既然是差异,差异就是矛盾的普遍性,只有当差异发展到极端、对立的情形时,才处于政治状态,因此政治的标准就是区别敌我。所以,人为地去政治化就可能对政治状态产生误判,使个人、组织、政党、国家陷于被动。谈论政治,根本目的是要看清形势,扭转时势,让天理和良知得以运行不滞。

  宋明理学中,朱熹提出天理,王阳明提出良知,虽然阳明心学是对程朱理学的批判,但也是传承和延伸,天理抽象,良知具象。王阳明所谓“致良知”,就是“共同发现良知”,通过激发每一个人内心的良知,实现从下而上的社会治理,这一点在毛泽东的实践论里得到了自觉的运用。正是在实践论里,马克思的理论、毛泽东的思想、宋明理学的精华得以共振,发出人类社会抽象思维最强的声音。如果把马克思主义作为社会行动的天理,把致良知作为人类个体行为的天理,实践论的作用就是通过面对不断变化的形势并在克服困难中彰显天理。这里,实践不仅是马克思之前哲学的解释世界,也不仅是马克思哲学的改造世界,还是毛泽东的面对变局、发现新问题、解决新问题。

  重读马克思,重读毛泽东,然后可以有大局观,在激烈变化的局势中掌握要领,占据主动。从法国的二月革命失败,到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再到苏联和东欧的失败,可以寻找规律。列宁曲解了共产主义,斯大林把共产主义变成僵化的教条,这些是失败的伏笔。马克思和毛泽东,这两位19世纪诞生的伟大思想家,从理论和实践给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只有将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结合起来,才能找到人类社会的真正出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154926.html

上一篇:唯有自强,不作期待
下一篇:茶花雨

22 武夷山 张忆文 杨正瓴 李颖业 徐义贤 李斐 范会勇 贺玖成 鲍海飞 魏永胜 郭战胜 蒋力 李天成 宁利中 王安良 吴明火 李曙 朱晓刚 汪育才 王宏琳 李维纲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20: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