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38】事故责任人 精选

已有 27918 次阅读 2016-7-4 01:4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续三年没参加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今天再次参加,我就快崩溃了。

几乎所有的毕业论文都是急就而成,逻辑混乱、语句不通;几乎所有的学生在回答问题时都在避实就虚、胡言乱语,或一问三不知。

轮到小明答辩时,我拿起他的毕业论文,顿时眼睛一亮:结构合理、图表规范、文字清晰、推导严谨。我暗暗说了声:终于看到一本优秀论文了!

可是小明的汇报、回答问题、以及PPT都非常差。我心中顿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扭头对身边的赵辛楣教授耳语:“论文这么好,抄的吧?”

赵教授向我眨了眨眼,指了指小明的论文,轻声说:“似曾相识。”

我将小明的毕业论文认真地读了一遍,看到论文“致谢”中写到:“感谢三年来与我相濡以沫的男朋友”时,我先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同性恋!但马上顿悟:连感谢都是抄的!

我与赵辛楣也不听其他同学的汇报了,俩人悄悄用手机做了一番查证、对比,断定小明的毕业论文是完全抄袭了其指导老师韩学愈教授去年毕业的研究生孙柔嘉的硕士论文。——记得去年孙柔嘉的论文还被评为省优秀硕士论文了呢。

答辩结束后,评委们开始讨论学生的答辩成绩,我慎重地提出:小明的答辩成绩应为“不通过”——他抄袭得太全面了。

我没想到我这轻轻的一句话产生了巨大威力,于无声处听惊雷,只见答辩委员们一下子都停止了为自己的学生争取答辩“优秀”成绩的窃窃私语。原来有点嘈杂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我甚至听见了我“咚、咚、咚”的心跳声。

这种可怕的寂静不知持续了多久,院长咳嗽了几声,试探着问我:“老王,本科生毕业答辩给不及格,这不合适吧?”

“他的论文全是抄的,咋就不合适?”我脱口而出。

院长显然乱了方寸,而且一下子整理不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在本科生毕业答辩的环节上还从来没有卡过学生。”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我们做的哪件事以前经历过?”我反驳说。

院长无语了,会场又是一阵寂静。

就这样等了好一会,看到院长一直不说话,学院党委书记汪处厚教授皱了一下眉头,缓慢而掷地有声地问大家:“如果我们不让小明通过,他会不会跳楼?!”

汪书记这句话一下子戳痛了大家的神经,会场就像炸了锅一样,大家纷纷表态,千万要让小明通过,万一他跳楼自杀怎么办?

原来两个月前,硕士研究生毕业前夕,我们学院的一位研究生因为有八门功课考试没通过,没资格参加硕士论文答辩,5月4日那天,一个人爬到思贤楼9层楼顶,纵身一跃,摔死了。

然后学校就摊上麻烦了,死者的爷爷奶奶、姑姑姨姨、堂兄表弟一百多人在学校大门口拉上横幅、摆上花圈,将校门给堵了——要求学校赔偿250万。

学校想走法律程序,结果没有哪个律师敢接此案子,学校反而被律师劝导:你们就认了吧!你可以同讲理的人打官司,遇上不讲理的人只能是私下协商。

学校向上级求教,上级说:稳定压倒一切,谁家孩子谁抱、谁的学生谁管,不要给政府添麻烦。

最终,好说歹说,学校出了80万元的人道同情费。

然后,学院就摊上事了。学校说:压力层层传导、责任级级下放。学院既然是研究生培养教育的具体承担人,就是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人。你的学生你的人,扣发学院今年的下拨经费50万,以儆效尤!

然后,然后,学院也层层传导压力,扣发了全院教师6月份的教学酬金和科研绩效奖励。

想到我的一句话,可能会让小明跳楼。不,关键是让大家7月份的津贴又泡汤了,当然,也包括我的津贴,我这是何苦!现在做事,最好是损人利己,最差的也要做到不损人利己。而我却提出个损人不利己的想法,真是傻X!想到这,我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你不说话会死吗?”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但会场的气氛在慢慢转好,大家都平静地一致认为,还是让小明答辩通过为好,免得惹麻烦。

突然,老马闯进会场,脸色铁青,冲着书记、院长说:“我不想活了!”

大家有点莫名其妙,书记、院长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都瞪着眼睛等老马的下文。

老马一直是睿智从容、气定神闲的样子,从来没有过如此的慌乱与悲愤,我意识到老马遇到绕不过去的事了,连忙给老马拉来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慢慢说。

“学校要开除我,还要罚我5万块钱!”老马委屈地说到。

学院的教授们平常没少受老马的嘲讽,今天看到老马这个样子,个个都心花怒放、好奇心大增,异口同声急切地问:“你犯了啥事了?”

“我啥事也没犯!”

“咦?”大家不相信。

“一个大三的学生得了急性乙脑,死了!”老马又蹦出一句。

“啊!”大家的嘴就像做集体口腔操似的,同时张开了。

还是汪处厚书记沉着,问老马:“这个学生是咱们学院的吗?”

“是”

“啊!”大家的嘴张得更大了。

“这个学生是死在医院还是学校?”汪书记继续问。

“在医院死的,医生说是被蚊子叮咬后感染急性乙型脑膜炎死的。”

大家这才把嘴巴合拢,汪书记也松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人生无常,生命有时真的很脆弱,这个孩子也真可怜,但好在这次没有学院什么事。”又问老马:“学生病死怎么与你有关系?”

“孩子的家长说是被学校的蚊子叮咬的,向学校索赔180万,校领导说最多三折,就50万,多一分钱也不行!现在家属正在闹事呢。”

“荒唐!世界这么大,蚊子这么多。他们凭什么说是学校的蚊子咬的?为啥不是社会上的蚊子咬的?”汪书记有点生气了。

“这个孩子的女朋友说,他是在咱们学院楼里被蚊子咬的。”

“什么?在我们学院的楼?”汪书记一下子觉得难逃其咎,连忙问:“哪学校为什么不通知我们书记院长?就直接处分你?”

老马无奈地说:“领导说,上次那个学生死了,刚罚了学院,这次就不好意思再追究学院的责任了。我这个看大门的,让蚊子飞进来,要负主要责任。”


老马系列:

【老马37】 花甲青年

老马35】你才是知识分子!        老马36】  宁静致短

老马33】 早就给跪了                           【老马34】 xm是条狗

【老马31】学术学术,轻学重术?                 老马32】 一地鸡毛

【老马29】一人生病,全家吃药         【老马30】 三个诸葛亮,抵不上一个臭皮匠

【老马28】介于泰山与鸿毛之死                    老马27】皇帝的新衣

【老马26】吃奶的汉子 ;              【老马25】 导师要请学生吃饭!

【老马24】有利才引进,无兔不撒鹰  ;     【老马23】好菜费饭、好女费汉

【老马22】科技查新、滴血验亲与处女证明;        【老马-21】出名要趁早,好鸟多先飞

【老马-20】“国家级项目”发明30周年记;         【老马-19】是缺伯乐,还是缺千里马?

【老马-18】一件专利引发的血案 ;         【老马-17】 宋江是个战略科学家

【老马-16】斧头帮与非传统安全 ;         【老马-15】2011计划与2012映画

【老马-14】国家基金:中有必然,挂亦偶然;            【老马-13】教师上岗服务公司

【老马-12】毕业季中的一女嫁七男;    【老马-11】资源型教授与学术型教授

【老马-10】知识分子的弱智之处;      【老马-9】文章他引vs民意测验

【老马-8】老马戏教授          老马-7】都是基金惹的祸

【老马-6】传达室老马的传奇学术生涯 ;    【老马-5】专利之转让篇

【老马-4】专利啊!专利!;              【老马-3】马眼识人  

【老马-2】:科技奖的另类功效;         【老马-1】评价导师学术水平的另类标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988494.html

上一篇:【老马37】 花甲青年
下一篇:牛憨笨院士与我校的光电奖学金

108 苏金亚 姬扬 武夷山 林中鹿 董焱章 尤明庆 侯沉 陆绮 赵凤光 黄仁勇 宁利中 杨正瓴 曾泳春 徐绍辉 姚小鸥 许方杰 徐晓 陈南晖 刘建彬 王永安 韩枫 蔡小宁 吕喆 郭文阁 吴明火 张海霞 王晓峰 曹则贤 张江敏 康维钧 黄永义 康建 焦飞 曹墨源 张家峰 焦阳 张晓良 王林平 左宋林 危健 朱萌 张卫 梅卫平 罗民 郑永军 揭文才 张珑 任磊 郭战胜 段法兵 李楠 田云川 张云 孙学军 陈敬朴 逄焕东 李承哲 郑斌 葛素红 刘光银 王军军 饶东海 许冬进 邢志忠 王从彦 蒋新颖 姚伯元 韦玉程 闵建中 何士刚 梁洪泽 胡南 季顺平 赵美娣 刘传发 李土荣 杜芳 李永丹 向桂君 常顺利 牛丕业 高敏 曹长青 璩存勇 杨延丽 薛宇 邱趖 张鑫 王春艳 张芳 李威 xlianggg doctor5 xiyouxiyou decipherer ep4h table aliala biofans htli htysth jiareng chaijf cmhuang yangb919 crossing yangjz2001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 02: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