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34】 xm是条狗 精选

已有 28715 次阅读 2015-12-10 21:4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马,基金撰写,雾霾| 雾霾, 老马, 基金撰写

  老马的鸟——能下跪、会取悦人的史高乐死了!

老马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连续好多天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听学生讲,老马最近经常在大白天就拉起《二泉映月》来,凄凉的二胡声穿透冬天厚重的雾霾,更加悲惨,让学生们又寒又栗。刚入学的一年级研究生听到老马的琴声,都能想到了毕业的压力、人生的艰难。据我在学生中发展的一个‘线人’偷偷汇报说,研究生们最近已经没心思做实验了,都在被窝里躺着看《雾都孤儿》了。

我决定找老马谈谈:你再悲伤,也不能影响师生们的科研呀?再说,胡屠户打了女婿范举人一巴掌后,手就疼得不能弯曲。你老马给一只鸟起个“学者”的名字,羞辱了所有的中土国学者,这也是报应啊。

于是在一个下午,下课之后、开会之前,正好有半个小时无事,我让老马到我办公室来。老马一进来,我就开门见山地问:

“史高乐死了?”

老马点了一下头。

“怎么死的?”

“累死的。大家都来逗鸟,让鸟不停地说话、跪下。鸟太累了,趴下不想动,他们又用棍子给捅起来。活生生地给累死了呀!”老马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

“想开点,不就是一只鸟嘛。听说你最近不分白天晚上,经常拉二胡,还只拉让人悲伤的《二泉映月》!”

老马回答:“我没心情拉别的曲目。”

“别的也不能拉!我们这是实验室,是学术圣地,懂吗?学术圣地需要的是安静!大家上班时间你不能再拉了。你再到鸟市上买一只鸟不就得了?”

老马缓缓地说:“我今后不再拉就是了。我也想再买一只鹦鹉,但去鸟市上一看,现在的鹦鹉比猴子还精,个个都比我的史高乐强。我在鸟市上见到一只叫‘牛四妹’的鸟,不光会下跪,还会作揖、仰睡;还有一个叫什么‘魄力七哥’的鸟,都能把《为人民服务》一字不差地背下来的,真神了!”

我有点不相信老马的话,但也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非要弄个水落石出。就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日新月异,什么奇迹都能发生。你不再买鸟也好,毕竟我们这是学校,不是公园。”

“冬天来了,小偷多了,我想买条狗,帮我看看门。”老马出乎意料地说道。

“什么?”我有点吃惊,想说不允许吧,又一下子想不起来学校是否有文件禁止,但直觉上觉得不妥,就决定从我擅长的逻辑推理上驳倒老马,谁让他读书少呢。

“老马,你的逻辑不对!冬天来了和小偷多了没有必然联系。冬天这么冷,晚上都零下十几度了,小偷也怕冷呀?再说冬天家家门窗紧闭,给小偷的机会也少了。我不知道学校让不让在校园里养狗,但你编的借口也太勉强了吧?”

老马轻微地露出了他的不屑:“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好多人在外忙碌了半年,但拿不上工资,还有现在经济不景气,许多厂里发不出工资了。前一段,我在外面晾的大白菜不知被谁偷走了;学生们在操场上晒的被子也被偷走了十几条;还有,我在楼外攒的一大堆废纸箱也不知道被谁替我卖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张校长打进来的,让我速到他办公室一趟。

我连忙中止了老马的辩解,准备出门。老马看着我匆忙的样子,关心地说:“王老师,史高乐死了,你也保重吧。你又要上课,还要搞科研,现在又让你们去创业、去改革,你要做的事情太多,千万别像史高乐一样,给累坏了呀!”

“老马你这是骂我呢?还是咒我呢?等我有空了,好好修理你”。我顾不上再与老马纠缠,急忙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支笔和几页纸,就进了张校长的办公室。

一进门,校长就批评说:“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召开国家基金申报动员会呢?”

我连忙解释说:国家基金的指南还没有公布,等到基金委公布了指南,我们马上就开。没有指南,开了也没用。

“什么没用!我看你是没有危机感,缺乏对形势的敏感性!”张校长生了气。

我不敢再做声,拿出笔、摊开纸,装出一副诚恳接受批评、坚决执行命令的样子,听校长继续训话。

领导看见我听话了,到收敛了口气,摆了摆手,不让我记录,与我推心置腹起来:“老王呀,我刚才的话重了,我心里着急呀。你不知道,现在形势对我们有多不利呀!”

我知道校长还会讲下去,此时绝不能插话,就洗耳恭听。

“现在的形势对我们这样的地方高校越来越不利了。”张校长从口气到表情都透射出内心的沉重,“我们永远跟不上政策的变化呀!你看,前几年,等我们辛辛苦苦把几个二级学科做出特色,准备申报博士点时,人家二级学科博士点不评了,只评一级了;我们又不惜重金打造一级学科博士点,刚想申报,一级学科博士点也不评了;好吧,博士点不评了,咱们就瞄着重点学科吧,可是干了几年后,突然重点学科也不评了!等我们想开了,你不评就不评吧,我们从本科生中选些好苗子,留在本校好好培养,我不和你比学位点数量,我抓研究生培养质量行吧?谁知,一纸令下:免试推荐上研究生的好学生自己学校不能硬留,来了个釜底抽薪,好学生都跑了,从生源上一下子就把咱们弄死了。等我们彻底死心了,人家又搞起一流学科了,哎!”

“人往高处走,也可以理解学生的选择。”我找着借口宽慰校长。

哪知道我的话却似火上浇油,张校长更愤慨了:“人往高处走没错,但水往低处流对吧?你看现在一级一级都架着马力强大的抽水机,连水也被抽到高处了。”

“好在现在的科研项目都还是自由申请,在这方面,我校还有机会。”我企图弄明白校长找我的事由。

“哎,”张校长对我很不满地叹了口气,“要不我说你对形势缺乏敏感性呢!你看,现在科技计划改革了,原来我校能承担些963、873项目什么的,现在都整合成几个亿的大项目了,成了一流学校的盛宴,我们这样的小学校还有啥机会呢?省里的科研经费都围绕产业链配置了,我们学校连申请的资格都给取消了。企业呢,现在又不景气,我们这个煤炭大省的多数企业发工资都困难了,哪还有心情安排横向项目?”

“所以,我们要抓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要提前谋划、精心准备?”我一下明白了校长找我的原因。

“对!现在是新常态!以前的经验、惯例都不适用了。你马上部署,召开我校的国家基金申报动员会。”

好。我马上布置!”

很快,我校的国家基金动员会就召开了,我们特邀了一个申请书撰写专家在会上给大家讲一讲。专家不愧为专家,循序渐进、深入浅出、高潮迭起,似庖丁解牛,将基金申请书给解剖的淋漓尽致,让听众们颠鸾倒凤,大呼过瘾。

碰见高手,岂能轻易放过请教的机会。会后,我请专家专门到我实验室,让同事们将今年没批准的申请书拿出来,让高手给点评一下,吃个小灶。

专家翻了几本申请书后,就有点不耐烦了:“我看你们都还没入门,申请书各部分内容的写作都是有章法的。就拿题目来说吧,超过24个字太长,少于16个字太短,模糊了不行,太泛了也不行,我看你们写的题目都有问题!”

 大家一下子都傻了眼,我连忙拿起去年申请重大项目的申请书递给专家,说:“老师,请结合实例讲,请结合实例讲。”

这个本子的题目是‘自移动式高灵敏声音探测技术’,专家翻了一下申请书,就皱着眉头说“这个题目不好!字数太少,内容太泛。声音频率范围是多少?怎么还敢说技术呢?而且你重大项目才申请2000万,胆子也太小了。”

我连忙解释:“我们主要想研究一种声音探测器,结合自动行走机器人技术,想实现对危险化学品仓库中异常声音的高灵敏测量。天津的危险品仓库不是着火了?我觉得这个研究还是很有意义的。”

专家想了一秒,说:“将题目改成‘面向危险品仓库的自扫描式20Hz-20kHz声波高灵敏探测研究。’”

“高!高!真是点睛之笔呀!”我佩服的连连点头。

“这不就是一条狗吗?我一分钱不花养一条还不让,你们申请2000万还嫌少!”

   老马在我身后低声嘟囔了一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942481.html

上一篇:【老马33】 早就给跪了
下一篇:【老马37】 花甲青年

130 姬扬 李学宽 陈楷翰 武夷山 相宏伟 郭向云 刘立 林中鹿 杨正瓴 刘全慧 李毅伟 曾泳春 刘洋 姚伯元 高义 张继涛 罗民 李卓亭 柳艺博 李天成 李志俊 吴国清 叶爱中 谭志军 魏青山 徐旭东 徐世文 张晓良 黄育和 康建 林赵淼 孔梅 饶东海 郭战胜 孟佳 赵鹏 王永安 张辉 李宏强 田云川 杨金波 王春艳 毕重增 霍艾伦 杨国力 陈栋炜 鲍丙豪 陈永金 张效宁 张继龙 黄仁勇 许方杰 季顺平 陈建刚 刘良云 刘光银 代恒伟 梁安民 王科范 应行仁 陈智文 毛秀光 吕洪波 张士宏 彭思龙 陈霖 高敏 周向进 刘全生 鲍海飞 吴雷 张骥 常顺利 张德元 姚小鸥 文双春 王有基 彭真明 田青 董焱章 林辉 侯成亚 李永丹 蒋敏强 金耀初 苏光松 赵帅飞 张佐 闵建中 褚昭明 闫安志 闫钟峰 王磊 薛宇 归明月 张弘毅 牛丕业 陈南晖 刘全生 侯韶克 张芳 fangfa12 ncepuztf table cefele sunnyzhu decipherer cmhuang haishanzhidian peosim tayzan xiyouxiyou vinifera WeijiaHydro idealist dhsw aliala wangqinling ganendexin1993 zhonggs mbnl ssmmachen UNCblue lftkf nasagsfc chaijf sea8sun1189 lan6603 tritiger ghzhou567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7 06: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