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33】 早就给跪了 精选

已有 51832 次阅读 2015-10-16 00:55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老马,智库,大学精神| 大学精神, 智库, 老马

  听说老马养了只鹦鹉,很是有趣,但一直没空去瞧瞧。

最近有点忙,忙十三五科技规划,愁学校学科排名。

这几年,一些有钱的大学发展迅猛且耀武扬威,不时宣传他们学校又多了几个千人、几个杰青,又有哪个学科进入了ESI的全球前1%的学科等等。眼看这几个资本主义大学迅速崛起,而自己所在的大学悄然沉寂,就如同眼看着皇上夜夜路过自己宫门而不入,却去临幸别的贵妃,臣妾我着急呀!

也想查查自己的大学有无进入全球前1%的学科,结果发现需要查老外的数据库。于是去问图书馆,我们学校买了吗?图书馆说:这个数据库每年要十几万两银子,预算紧张,没钱买。

“这个数据库很重要呀!好多学校都买了。钱不够你向学校争取呀?”我自作聪明地建议。

图书馆的领导不耐烦地回答道:“我们早就请示过了,但领导说,现在的事都重要,但最最重要的还是银子。没有银子,就买不来大师,更盖不了大楼,大学就变成小学了。领导还批评我们,说我们图书馆每年花300万买的数据库,一年只有200多篇的下载量!领导说不削减我们的预算就不错了。”

看着别的大学在显摆,却不知道自己的大学深浅,就如同一个处男常听身边的朋友炫耀他们的功夫如何了得,但自己却连个自检的机会都没有,着急上火。

忽一日,发现邮箱里有一封汤森路透的ESI数据库的征订邮件。茅塞顿开,当即回信说:我们拟购买贵公司的数据库。但如果我校没有一个学科进入前1%,购买的意义就不大了,能否先帮我们查一下?

对方很快就回信了:“恭喜!贵校的工程学学科进入全球的前1%。蔽公司为贵校设计了三个选购方案,……”

邮件后面的内容咱就不看了,急忙将此好消息向领导汇报。第二天,校园里就出现了许多条幅:“恭贺我校工程学学科进入ESI全球前1%!”

这是我个人对夷外交上的第一次胜利,哈哈哈!

回到家就和老婆吹嘘起来,没想到老婆一脸鄙视:“就骗一下老外这点本事,还好意思吹嘘呢?人家方鸿渐几十年前就干过了!”

世上有两类人,一类是领导,另一类是老婆,他们总有办法让我们自渐形秽。听老婆这样一讲,就有点扫兴:是呀,可能所有与老外打过交道的国人都有胜绩,人家只是秘而不宣而已,还是自己的涵养不够呀!

过了一段时间,汤森路透又发来一封邮件,大意说:经查最新的数据库,发现贵校的化学学科也进入了全球前1%,特发邮件祝贺!另外,不知贵校选择哪个订购方案?另外,在某日之前订购的话,还会有什么优惠云云。

又连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领导,以为领导会很高兴,没想到领导沉着脸、皱着眉,表情就像听到前女友嫁了人,而且新郎还比自己强。

“我校又有学科进入ESI全球排名前1%,是个好事,也是坏事。今后你不要再过分关注什么SCI、ESI了。现在连《人民日报》社论都说《不能再以SCI论英雄》。今后我们的理工科要强调科技成果转化,强调对地方经济的贡献;人文社科要给政府出谋划策,做政府的智库。要让领导看看,我们还是有用的。”领导低沉着说。

“那,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领导斩钉截铁地说:“要政策引导!马上修改我校的奖励办法,要重奖转化了的成果!重奖被政府采纳的建议!要让上级知道,我们不光能产生科技成果,还能给政府出主意、想办法。今后,凡是我们老师写的建议、报告,只要被政府采纳,一律重奖!”

很快,我校新的科研成果奖励办法出台了,对转化了的成果和被政府部门采纳了的建议统统重奖。

梁漱溟说:中国人散漫、无纪律,个个都是皇帝。其实,当大敌当前或大利来临时,大家又个个成了顺民。以前,我们让老师交个材料,总是求爷爷告奶奶,还总会被一拖再拖。这次,三天内我们就收到一大堆请示,说给领导写的建议,被批示了,请求奖励——遗憾的是,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的一件也没有。

翻看着大家提交的奖励申请材料,失望的心情远超过我的预期。

你看,学生处的赵教授给教育部写了个《关于落实中央<关于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的意见>,将学雷锋活动纳入学校必修课的建议》。赵教授建议在中学和小学均设置《学雷锋》课程,在每个大学都要设置个’雷锋学院’,设置‘雷锋专业’,专门培养学雷锋的接班人。同时建议由教育部统一制作一批雷锋雕像,发给全国的学校,让一个学校立一座雷锋雕像。

还有,管理学院的钱教授看到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做好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就给国务院写了封信,建议将大学的学制延长到六年,硕士研究生的学制延长的五年,博士研究生的学制延长到八年,不仅可以缓解60%的就业压力,还有助于提高学生的培养质量。

这些建议怎么看都像是在给政府挖坑嘛!

“王老师,还不下班呀?忙啥呢?”

我抬头一看,是老马。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七点了,老马照例要打扫卫生了。

我示意老马进来,不等老马坐下,就抱怨起对这些建议的不满来。

“王老师,你讲的细点。”老马打断我的牢骚,“你是说,谁要是给政府写了好建议,被政府采纳了,学校就给几万块钱的奖励?”

“是!可是你看看,这些建议都是啥玩意?还做智库呢,裤衩也算不上,简直就是一片片尿不湿。”

老马不理睬我的抱怨,继续对奖励政策刨根问底:“你给我讲讲这个奖励政策,什么情况下才能拿到奖励?”

“很简单,满足三个条件就行:第一写了建议,第二领导批示过,第三政府采纳了。”我突然警觉起来,“老马,你不会也写过什么建议,要求奖励吧?”

“我?你放心,我早就看明白了。”老马摆摆手,又继续问到:“有效期多长?”

“这个政策能执行多久,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老马的葫芦里到底藏着什么药,警觉而谨慎地回答。

老马有点不耐烦了:“谁问你这个政策的有效期,我还不知道政策都是根据需要、说变就变的!我是问你从写了建议到政府采纳,这中间隔了多长时间就不奖了?”

“这个嘛,现在的奖励办法没有具体规定。”话未讲完,我突然意识到这里面存在一个巨大漏洞,但已经无可奈何,就像出差刚坐上飞机,突然发现手机忘在了家里,一下子心神不安起来:既担心老婆不接该接的电话给误了事,又担心老婆接了不该接的电话给出了事,只能听天由命了。

“好!”老马拍了下沙发,高兴地站了起来,说:“王老师,我老爷子曾经给上面写过建议,你要是没在不忙,去我那看看?”

我刚想说“你父亲都去世快半个多世纪了”,但马上意识到不妥,连忙将话咽了回去。

老马的父亲马思途老先生在学校可是鼎鼎大名,1948年从剑桥大学博士毕业,在美国工作两年后报效新中国,被安排到我校工作。他一手筹建了我校的电机系,但不幸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好奇心驱使下,我跟上老马去了传达室。

老马的传达室里果然挂着个鸟笼子,一只鹦鹉在里面蹦跶着。早就听到同事说老马养了只神鸟,趁老马趴到床下拖箱子的机会,我走到鸟笼前,逗鹦鹉,说了声“你好。”

首长好!首长辛苦了!鹦鹉嘴里竟然吐出人话。

我先是吃了一惊,定了会神后,笑了。回头冲正在箱子里找东西的老马说“老马,你这是过官瘾的吧?人家阅兵,你这是阅鸟呀。”又回头逗鹦鹉:“你辛苦。”果然,鹦鹉回答说:“为首长服务。”

“史高乐,闭嘴!”老马冲着鹦鹉喊了一声,鹦鹉果然就不出声了。“王老师,找到了。你先看看老爷子写的建议如何,看完后你再逗鸟。”老马同时递给我十几页发黄的信纸。

我小心翼翼地翻看着这些已经变得很脆的信纸,原来是马老爷子生前给上级的两份建议。

一份是1952年写的《发展科学技术不应该一边倒》,大意是说:现在执行的全面学习苏联、一边倒的政策值得商榷。既然马克思都认为‘科学技术是全人类实践活动的产物’,那么光学苏联就有点片面,有点教条主义。

马老先生的字雄强俊秀,内容更是有理有据,旁引博证。我一边看一边点头,很是佩服马老先生的见识与骨气。但脑子里突然产生个疑问:这个建议该不该奖?

如果不奖吧,这真是个好建议,于心有愧;如果奖励吧,又是明显给领导添乱——领导要的是能够给大领导证明的‘我校还有高人’的证据。但马老先生已经去世快五十年了,这个建议只能证明我们就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再说,以前类似的建议可是太多了。

翻到这份建议的最后一页,看到当时省委书记的批示,我有了办法。

批示是这样写的:马教授是以反对教条主义之名,行修正主义之实。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我们对此要特别警惕。诸如像马思途这样曾经为帝国主义、为旧社会服务过的所谓的大知识分子,对新中国总有些格格不入,总是留恋他们的旧世界,向往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各级党委一定要注意他们的思想动向,要教育他们,改造他们,要触及灵魂。但要注意教育方法,要循序渐进。

看完领导的批示,我抬头对老马说:老马,这个建议不满足咱们的奖励办法呀。奖励办法要求有领导批示,是指领导同意。但这个明显是领导批评老爷子的嘛!

老马听我这样讲,未等我看完,就将马老爷子的手稿从我手中抽走了:“王老师,你还是逗鸟吧。剩下的不用看了”。老马说完话,冲鹦鹉喊了一声:“史高乐,跪下。”

我感觉老马有点生气,连忙陪着笑脸说:“又不是啥国家机密,看在我一直敬仰老爷子的份上,让我看看吧。”不等老马反应,我又从老马手上抽出老爷子的第二份建议,看了起来。

第一眼就看到首页上领导的很大、很草的红色批示:“放狗屁!”仔细一看,还是一位原中央领导写的。再一看马老爷子的建议,题目是《破四旧存在焚书坑儒的倾向》,时间是1966年。我记得马先生是1967年被打死的,不知他的死与一年前的建议有无关联?

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连忙岔开话题,掩饰一下:“老马,你刚才让鸟干什么?好像你让鸟跪下?”我回头一看鹦鹉,震惊来了:鹦鹉果然在跪着!

“老马,你太牛了!你的鸟叫什么名字?我也来过把瘾。”我的内疚很快就消失了,竟然还有点小兴奋。

“史高乐”

我兴奋地指挥起史高乐站起来、跪下,站起来、跪下。很是好玩。

逗了一会鸟后,我好奇老马怎么给鸟起了个这样的名字,像是迪士尼里某个卡通人物的名称,扭头问老马:“你这鸟的名字还挺洋气的,是外国名字吧?有没有个中文名字?”

老马一脸怪笑地回答:“史高乐是它的英文名字,它还有个中文名字,你猜猜叫啥。”

看到老马满脸的诡异,我有点不祥预感,就将史高乐、史高乐默念了两声,脱口而出:“老马!这鸟的英文名字是scholar!中文名字叫‘学者’?!”


【老马32】 一地鸡毛    【老马31】学术学术,轻学重术? 

【老马29】一人生病,全家吃药        【老马30】 三个诸葛亮,抵不上一个臭皮匠 

【老马28】介于泰山与鸿毛之死          老马27】皇帝的新衣

【老马26】吃奶的汉子 ;                 【老马25】 导师要请学生吃饭! 

【老马24】有利才引进,无兔不撒鹰  ;     【老马23】好菜费饭、好女费汉

【老马22】科技查新、滴血验亲与处女证明【老马-21】出名要趁早,好鸟多先飞 

【老马-20】“国家级项目”发明30周年记;  【老马-19】是缺伯乐,还是缺千里马? 

【老马-18】一件专利引发的血案 ;         【老马-17】 宋江是个战略科学家

【老马-16】斧头帮与非传统安全 ;         【老马-15】2011计划与2012映画

【老马-14】国家基金:中有必然,挂亦偶然【老马-13】教师上岗服务公司

【老马-12】毕业季中的一女嫁七男;       【老马-11】资源型教授与学术型教授 

【老马-10】知识分子的弱智之处;         【老马-9】文章他引vs民意测验

【老马-8】老马戏教授                     老马-7】都是基金惹的祸

【老马-6】传达室老马的传奇学术生涯 ;    【老马-5】专利之转让篇

【老马-4】专利啊!专利!;                【老马-3】马眼识人  

【老马-2】:科技奖的另类功效;         【老马-1】评价导师学术水平的另类标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928447.html

上一篇:青椒科研行为八戒
下一篇:【老马34】 xm是条狗

143 戴德昌 张雪峰 姬扬 尤明庆 武夷山 康建 董全 闵建中 魏青山 李学宽 郭向云 陈楷翰 李志俊 杨正瓴 展婷变 黄仁勇 程适 赵凤光 陆泽橼 李实 曹则贤 饶东海 孟佳 黄育和 周海春 孙学军 张建武 喻海良 陈南晖 蒋德明 过家春 王茂清 赵美娣 赵保明 蒋敏强 张家峰 王春艳 吴飞鹏 董焱章 曾泳春 焦飞 郭晓强 常顺利 陈栋炜 姚伯元 李世春 计军平 王涛 黄永义 邱敦莲 许方杰 王晓峰 高建国 谢全刚 刘光银 王天一 张忆文 韦玉程 张海霞 于锋 于志君 张耀斌 田云川 赵帅飞 刘吉斌 韩枫 吕喆 张鑫 季顺平 李祥海 徐世文 马建敏 刘淼 杨军 马红孺 霍艾伦 邢志忠 贺海龙 曹俊兴 王永安 韦四江 王晓明 李毅伟 林中鹿 李天成 徐晓 金耀初 朱勇 陆绮 白龙亮 李卓亭 秧茂盛 徐旭东 王启云 李澄清 李东风 魏亚乾 李路长 王林杰 马军 高义 雷蕴奇 曹家樅 李萌寒 周向进 刘全生 王磊 薛宇 翟自洋 苏金亚 侯韶克 梁礼铭 张芳 shangnengfan15 qianwannian ybybyb3929 sunnyzhu ncepuztf oqdd shenlu shiningocean cmhuang zhongmiaozhimen realyyy decipherer biofans khzh peosim watercold htli aliala yangb919 hkcpvli yzqts WeijiaHydro yangjiaqi htysth myzhuce cefele mbnl zhangweiwei34 wangqinling nasagsf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06: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