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22】科技查新、滴血验亲与处女证明 精选

已有 32931 次阅读 2014-10-26 21:0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马,查新报告,滴血验亲,处女证明| 老马, 查新报告, 滴血验亲, 处女证明

   明年的山西省科技计划项目开始申报了。

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要求申请项目的同时要附一个国内外查新报告,特别是,这个查新报告必须是由国家一级科技查新咨询单位出具的。

但山西这个地方,只是煤多——现在有人说,还有吏坏。国家的一级查新站,全省就只有一家,那是科技厅属下的情报中心。

于是,科技厅的情报中心门庭若市。

但天有不测风云,审计署对情报中心的查新服务提出质疑:你情报中心是全额财政拨款单位,那些数据库也是用财政经费购置的,查新为什么还要再收费呢?收的钱都干什么用了?

查新谁不收费呢?不收费谁给你查新呢?算了,与你们这些外行也讲不清楚,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查新可以不收费。反正咱就是不干活,工资谁敢少发咱一分钱?于是乎,情报中心贴出通知:因工作量已饱和,暂不接受新的查新申请。

但申请省基金要查新报告的规定并没有改变。

学校准备申请基金的老师急了,我们科技处的全体同事也急了:咋办呢?咋办呢?

我动员科技处的同事联系国内外的其他国家一级查新站,没想到,国家级的一级查新站全国总共不到40个,国外居然还没有。赶紧一家一家联系吧,为大家推荐一个价格便宜、出报告快的一级查新站。

一圈打听下来,竟是天下红旗一样红!全国各一级查新站反馈回来的结果差不多:查新的时间多是半个月,当然,另外付费加急的话,可以提前几天。可是,查新的基本费用都是两千元,之后一个创新点另加一千元。

To be or not tobe?我犹豫了,犹豫的原因主要是钱的问题。

听说,省政府为了改变山西煤炭独大的问题,提出要转型发展。从今年开始,已将绝大部分科研经费砸在涉煤的领域,剩余的可用在基础研究的钱本来就不多,现在就更少了,资助率也就更低了,要低于10%了。一个省基金平均资助额度才3万左右,如果一个老师化3千元去查新,那么,我们全校用于查新的钱就会比获批项目的总经费还要多,赔本的买卖谁愿意干呀?

我在纠结着。

老马目睹了我这两天的忙乱与无奈,晚上又端着茶杯来到我办公室:“王老师,还在考虑科技查新呀?”

我没好气地说:“老马,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我这两天正烦着呢!”

“好,科技查新这一壶咱不提了,咱们提另一壶,你听说过滴血验亲吧。”

滴血验亲?我想起来是我小时候看过一出戏剧里面的故事。我对戏曲不感兴趣,不喜欢吱吱呀呀的非直白、有闲阶级的表达方式。只是小时候被爷爷领着看过一些戏,但现在有点印象的只有两出了:一个是《十五贯》里面小偷娄阿鼠的不凡身手,后来看到动作片电影时,常想动作片的鼻祖可能来自戏曲;另一个就是滴血认亲,故事情节早忘了,只是感叹那个县老爷竟能想出如此荒唐、但又创新的法子,靠两个人的血液在水中能否合在一起来判断是否有血缘关系。

“老马,我知道滴血验亲是一出老戏里讲的荒唐办法。但你别说,我还挺佩服想出这个法子的人的,要是搁在现在,靠这个想法肯定能写出不少SCI文章,说不定还能成为院士呢。对了,老马你这又是要演哪出戏呢?别卖关子了,直说吧!”

“你说滴血验亲荒唐,可是我觉得你们那个科技查新和滴血验亲差不多!”

“你开什么玩笑?”我脱口而出。

“你看,滴血验亲是想证明是不是亲的,科技查新是要说明是不是新的,都想证明什么,但又都是荒唐的。”

“科技查新还是客观的,怎么能是荒唐的呢?你有点偏激了。”

“王老师,你听我说。咱们国人自古讲究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查新站收了顾客的钱,能出个报告说你做的课题毫无新意?委托查新的人能饶了你?你要提供服务,当然就要奉行顾客是上帝的交易法则。就比如人家结婚,你官府要求新娘自己去开个处女证明来,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要求能难住谁呀?但你想干啥呀?”

“老马,我明白了,如果这个查新由第三方出面、出钱去做,就客观准确多了。”

老马还是摇摇头,说:“这样会好一点,但还是荒唐呀!你想,越是有意义的课题,研究的人越多;越是意义不大的课题,研究的人越少。你要研究跳楼自杀从几层楼跳下来最合适,肯定是新的,因为没人做这么无聊的研究;可是你要研究能源、环境等大的问题,肯定有不少的人在做,因为这样的大问题,可能需要许多人、若干年的持续研究。你说,查新报告是该说没人做过呢?还是大家都在做?”

“再说,对于申请项目,国内外的惯例是依靠专家,实行的是同行专家评议。这个专家,就如同要娶新娘的那位新郎,看到新娘进洞房时,随身还带着一个处女证明,不管这个证明是新娘自己找人开的,还是第三方出具的,你这是想干啥呢?人家两厢情愿不好嘛?”

我口拙起来:“老马,这个,这个…”

   

【秦腔滴血验亲戏曲故事梗概】

   山西人周仁瑞在陕经商,妻产双胞胎后身亡。周仁瑞无法同养二子,便将次子卖与李三娘,自己抚养长子周天佑。李三娘为子改名李遇春,由奶娘王妈哺乳,并经王妈为媒与女儿李晚春订婚。

后周仁瑞经商失利,带天佑回山西老家,其弟周仁祥为了独霸家产,不认侄周天佑,乃诉诸县衙。县官晋信书用滴血认亲之法判断,认为周天佑并非周仁瑞之亲子,被逐出县衙,父子遂失散。

遇春长大后李三娘亡故。恶少阮自用垂涎李晚春,伪造婚书,诉诸官府。县官晋信书又以滴血之法将晚春、遇春断为亲兄妹,将李晚春判与恶少。李晚春在花烛夜逃出,寻找遇春。

周仁瑞四处寻子,偶遇奶娘王妈,二人不服晋老爷以滴血法错判两案,同往县衙申诉。晋信书又以滴血法断定:周仁祥亲子牛娃为其妻与他人偷情所生。

天佑、遇春途中偶遇,结义投军,各在边疆立功得官后提审县官晋信书,周仁瑞、王妈亦随县官来到军营,冤案昭雪,合家团聚。


【老马-21】出名要趁早,好鸟多先飞 

【老马-20】“国家级项目”发明30周年记

【老马-19】是缺伯乐,还是缺千里马? 

【老马-18】一件专利引发的血案 

【老马-17】 宋江是个战略科学家

【老马-16】斧头帮与非传统安全 

【老马-15】2011计划与2012映画

【老马-14】国家基金:中有必然,挂亦偶然

【老马-13】教师上岗服务公司

【老马-12】毕业季中的一女嫁七男

【老马-11】资源型教授与学术型教授 

【老马-10】知识分子的弱智之处

【老马-9】文章他引vs民意测验

【老马-8】老马戏教授

【老马-7】都是基金惹的祸

【老马-6】传达室老马的传奇学术生涯 

【老马-5】专利之转让篇

【老马-4】专利啊!专利!

【老马-3】马眼识人

【老马-2】:科技奖的另类功效

【老马-1】评价导师学术水平的另类标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838776.html

上一篇:【985-17】卫生间内甄宓焚书,五台山上关羽封印
下一篇:【老马23】好菜费饭、好女费汉

114 曹聪 陈楷翰 吕喆 蔡正才 展婷变 魏东平 马建敏 左宋林 贾伟 石富强 武夷山 刘庆彬 刘玉仙 李学宽 王宇 李颖业 余皓 汪晓军 郭胜锋 戴德昌 梁洪泽 唐凌峰 张德元 韦玉程 罗德海 范秀山 白图格吉扎布 魏武 秦占杰 韩威 郝惠敏 吕凯波 董焱章 焦飞 李楠 王桂颖 王琛 刘良云 闵建中 郑学军 李贤伟 王红磊 路子显 黄永义 雷杰 孙子龙 汤建民 尤明庆 陈云坪 许培扬 刘明超 朱志敏 常顺利 张鹏举 霍梅俊 徐晓 王承志 赵凤光 曹周阳 庞晓明 丁大勇 文峰 王辉 王铁超 印大中 王启云 薛宇 任国玉 鲍海飞 蒋敏强 彭渤 吴国清 张超 逄焕东 杨顺楷 刘淼 谢强 刘俊华 赵美娣 蒋刚彪 水迎波 陆俊茜 程起群 万仁甫 李志俊 刘全生 马中良 谢晓华 强涛 杨正瓴 赵明辉 于仲波 张华容 谭志军 姚伯元 张芳 idealist bluern garyyuan zhouguanghui shenlu ybyb3929 juml uneyecat mbnl eastHL2008 qzw yzqts biofans wangqinling xiaobaobao888 GDHBWQ ncepuztf anca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9 05: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