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18】一件专利引发的血案 精选

已有 14271 次阅读 2014-3-1 23:3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马,专利,上岗,津贴| 专利, 津贴, 老马, 上岗

  老马被人打了!而且被女人打了!

谁也没想到:一向神闲气定、睿智脱俗的老马,竟让55岁的高级实验师牛女士给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而老马居然打脱牙齿往肚里咽,不声张不叫屈,别人问起原因,老马超然地说:“没啥,就当咱踩上一堆狗屎”。就像被不雅照勒索的官员一样,该干啥干啥。

而牛女士呢,也和个没事人一样。有人问起缘由,竟然回答的也是:“没啥事,不小心踩上了一堆狗屎”。如同一位上了一夜情当的家庭妇女,只求息事宁人。

国人的好奇心都很重,特别是靠做研究养家糊口的高等学府里的人师们,极力想弄清楚这起牛马相斗的真相,谁知两位当事人却都守口如瓶,极有涵养。于是大家就从不同的角度去猜测,有人说可能老马骚扰了牛女士;还有人说,是因为老马养的土狗小黑偷偷让牛女士十几万买的宠物狗安妮怀上了自己的种。但猜想终归是猜想,事情的真相就像雾霾下的北京城,迷离恍惚、影影绰绰。

这次我也做了回诸葛亮:判断一向料敌如神的老马会主动告诉我事情的原委——毕竟是好朋友嘛。

老马果然来找我,但却是冲我发了一通火,怪我不该坏了他的好事。

面对老马的抱怨,我有点莫名其妙,止住老马的抱怨,说:“老马,冤有头债有主,你冲我发什么火?听说牛老师当初打你时,你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还以为你要竞争2014年全国道德模范呢?看来你是被牛老师打成脑震荡了吧?”

“哎!成我者是你老弟,坏我者也是老弟你呀!”随着老马的一声叹息,这起打架事件终于真相大白。

(三个月前)

原来,在我的博客的影响下,单位内很多人都知道老马是个写专利的高手(见《专利啊,专利》),一些为上职称或上岗的老师纷纷请老马代写专利或要求在专利里挂个名字。精明的老马对送上门的富贵自然不会拒绝,还制定了个统一的收费标准:要求将自己的名字排在专利的第一、二、三、四、五名的,分别收费五、四、三、二、一千。后来老马发现,这种一刀切、标准化的服务很有缺点:同样的署名顺序,不同的人得到的利益不同。例如,有的人买一个专利只求今年的岗位津贴不减少,而有的人却靠专利去拿项目;特别是由于大家的经济条件不一样,同样的价格每个人的感受还一样,于是老马实就行了面向对象的个性化、差异化服务。

因为有个当公差、不差钱的老公,夫荣妻贵,牛老师慢慢就高贵起来:衣服要高档、汽车要宝马、工作要轻松。牛老师的工作就是每到周二上午和周四下午,开着宝马来给做实验的学生开开门。曲高和寡,同事们与贵妇人的距离自然就渐行渐远。

学校每年都会根据每个人的科研成果核算能上几级岗,也许一个副教授算下来只能拿助教的津贴。牛老师是不差钱,但差的是科研成果。想到自己好容易混成了副高,现在如果只能拿助教的岗位津贴,别人还不小瞧自己?这是万万不允许的!

于是牛老师找到了老马,让老马给在一个专利上署上第三名的位置,好保住自己副高的脸面。老马与牛老师认识也十多年了,很瞧不起牛老师现在颐指气使的样子,就故意为难牛老师说,自己已答应很多人写专利,写一个专利很费时间,没有三五个月不行。牛老师要的专利估计要等到18个月以后了。牛老师这些年习惯了当VIP,绝不接受任何“排队”的概念,马上从包里掏出一万元放在老马的值勤桌上,说:“今年必须给办了,这一万是你的辛苦费。”

老马根本不为所动,用两个手指将牛老师的钱向外推了推,说:“牛璧呀,你太不懂专利了,我就是给你加塞,今年也不行啊!专利要授权要等两三年呢,除非你花大价钱进行加急。”

“要多少钱?你说个数”

老马掐指指头算了一会,缓缓地说:“所有的费用加起来,要九千多呢。”

牛老师又从包里取出一万,摞在原来的一万上面,“好,两万,今年你给我弄个专利,第三名就可以,这下行了吧?”

老马假装很为难的样子,说:“我尽力而为吧,这个事真的很难。”

牛老师走后,老马马上翻出来已经买掉的专利清单,想了一会,决定将已经卖给沈大志博士的专利再卖一次,其中的第三名桂英才前年上岗已经用过,根据学校一个专利管两年上岗的规定,桂英才现在也用不上了。现在只需要将桂英才变更成牛璧,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备案即可。

神(沈)不知鬼(桂)不觉,第二天,老马就完成了变更第三位发明人所需要的所有手续,一个特快专递寄给了国家知识产权局。


(三周前) 

花费二百,用时两月,老马就收到了有牛璧名字的专利授权书。

老马将专利授权书给了牛老师,牛老师看也不看,直接拿上授权书来到科技处,要求科技处出具证明,证明自己满足上副高岗位的科研条件。

审核的同事很认真,说:“牛老师,这个专利不是你的呀?名字不一样。”

牛老师楞了一下,抢过来专利授权书一看,果然,自己的名称“牛碧”被写成了“牛璧”。

牛老师坚持说彼“牛璧”就是此“牛碧”她自己,我的同事电话请示我,问我怎么办?我告诉同事:按规定办。

在科技处碰了壁后,牛老师甚是恼怒,但只能找老马算账。


(一周前)

牛老师遇见了老马,质问为啥故意将她的名字写错。其实尽管老马与牛老师认识多年,但还真不知牛老师的名字是哪个字。事情进展到这里,如果老马说声对不起,估计还可以避免一场暴打。但千不该万不该,老马当时说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是一块玉呢?没想到是块石头。一个SB还NB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772205.html

上一篇:【老马-17】 宋江是个战略科学家
下一篇:基金丝语十五条

74 吕喆 李学宽 李伟钢 曹聪 唐凌峰 王春艳 尤明庆 王启云 董全 张德元 武夷山 董焱章 邢志忠 蒋功成 石胜利 魏武 褚昭明 徐绍辉 牛丕业 刘淼 刘立 徐耀 薛宇 常顺利 徐建良 唐晓宁 赵凤光 喻海良 马建敏 闵应骅 陈伟 郭睿 赵美娣 武晓刚 郭向云 张骥 曹建军 李宇斌 李永丹 赵天永 孙庆丰 韦玉程 焦豹 李健民 罗浩 张忆文 穆仕芳 李小文 陈智文 魏青山 谢其峰 陈霄 杨正瓴 陈敬朴 陈松战 叶建军 张芳 QDA2012 hao htli ncepuztf tuner cmhuang dulizhi95 chemphile uneyecat Bioboy wangqinling lingling101 GDHBWQ dreamworld decipherer nasagsfc ghliu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04: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