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17】 宋江是个战略科学家 精选

已有 18182 次阅读 2014-2-14 20:4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战略科学家,老马,宋江| 战略科学家, 宋江, 老马

春节过年,但这个年过的很不爽。

不爽的原因是好长时间没有看文献,全身难受,好像一年没有洗澡一样。

在春节里,要回家看望父母尽孝,要及时处理公务尽忠,要四处拜访亲戚尽礼,要讲究新春祥瑞尽仪。反正是每天忙碌,但却没有看文献的时间。心里刚想感慨:我的时间都哪里去了,但却发现这句话刚被领袖说了,便硬硬地给憋了回去。

心里憋得慌,就在网上溜达。结果看到两则消息后,更加郁闷。

第一个消息是北京大学科研部周部长说了:“有三种人不能在北大混,(1)每年把春晚看完的;(2)每天晚上要看连续剧的;(3)周末和晚上不来实验室的”。吓!尽管自己看春晚向来不认真,对电视剧也从没有兴趣,但初一到初七,也没去过实验室呀,一篇文献也没看过。尽管咱不是北大的人,但还自认不比别人差,因此隐隐地感觉周部长在说自己,有一种中枪的感觉。

第二个打击则来自好友湘人双春,文兄说:想拿基金就别想过好年,没过好马年的人儿马上拿基金!乖乖!老兄你就别在伤口上撒盐了,我这不正在懊悔不已吗?

于是乎,一个人在办公室来回踱着步郁闷着,老马进来了。

老马说:“王老师,过年好呀!”

“还好呢?过好年的人就没有基金了,你说我这年过的是该好呢?还是不该好?”我有意呛了老马一句。

老马是何等神人,根本不理我这一套,先给自己冲了杯茶,一屁股做在沙发上,嘬了一口热茶后,才开口:“王老师,我记得你说过你今年不申请基金了,怎么又出尔反尔了?”

我叹声气道:“唉,今年我还是不打算申请,主要是我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完整看完过一篇文献了。最多只是看看题目和摘要,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呀!”

老马一脸地惊讶:“啥看不起自己,我认为你应该高兴才对,你这才刚刚走上正道呢!”

我听下来回踱着的脚步,坐在老马对面说:“老马,你不知道学者的心结呀。真正的学者认为做好学问,要经过三种境界:一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说的是立志要远;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指的是要非常勤奋;最高境界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说突然有了新发现。你说说我现在,刚到第二境界,就戛然而止了,每天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老马喝了口茶,慢慢说道:“王老师,你那个三种境界早就过时了,现在你们这些科学家,有了三种新境界。”

“三种新境界?你直接说吧。”看到老马要解救我于水火,我一脸真诚地说。

老马悠悠道来:“现在的科学家,按等级划分,从低到高依次是候补科学家、战术科学家和战略科学家。你这是向战略科学家学习,还有啥不高兴的?“

“是吗?战略科学家讲究的是高度,我还差的很远吧?”我小心翼翼地求证,就好像被告知中了个百万元大奖,有点不相信是真的,但更不愿意是假的。

“这个高度是相对的,你觉得你还站在原地,但那些战术科学家死命地往深里钻研,越钻越深,不就显得你有高度了,对吧?”。

“你讲的似乎有点理,但我怎么觉得是歪理呀!做学问讲究的就是深入钻研,怎么别人钻的越深越不行了呢?我这每天蜻蜓点水、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反而还战略了呢?”话怎么说,我心里还是希望老马能说服了我。

“你光想到高度了,但你忘了广度了。一个人的精力有限,钻研的深了,其他的就没时间看了。那些天天泡在实验室里的博士生们,不管研究的东西有无用,只想着尽快完成导师交给的任务,最后拿个博士文凭,证明自己可以算科学家了,所以他们是候补科学家;战术科学家是那些整天想着职称、上岗的青年老师们,他们想的是如何完成发论文、拿项目、上课上岗等一个个任务,就像打仗一样,打完若干个仗以后,才发现自己是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打了若干个胜仗;而那些不做实验、不写文章,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要高度有高度,要广度有广度,才是最高级的战略科学家。”

“比如说,宋江就是最好的战略科学家”,老马补充到。

我脱口大叫:“什么,宋江是战略科学家?”

老马笑了笑,喝了口茶说:“王老师,你别激动。你听我慢慢给你分析。”

“你别看宋江面黑身矮,连他自己都承认是个貌拙才疏、是个鄙猥小吏。梁山上其他好汉们大多杀人无数,但宋江就只会杀个自己的小三、小女子小惜。论马上武功,比不上豹子头林冲和双枪将董平;论马下功夫,比不上黑旋风李逵与花和尚鲁智深;论计谋,不如智多星吴用;讲文采,不如圣书手萧让。其他的107个天罡星地煞星里个个都有专长,可以算一流科学家,而宋江呢,他自己都说他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最多算个三流科学家吧。可是他这个三流科学家,竟将107个一流科学家摆布的服服帖帖,不管你是家里有誓书铁劵,还是你是大名府第一等长者,统统受宋江的指挥,你说这是为啥?”

“宋江的外号叫及时雨,人家仗义疏财、专好交接豪杰,人脉广,大家服他吧。”我试做回答道。

“你只说对了一半。战略科学家除人脉广大、仗义疏财这两点外,还必须啥都要懂一点。高中毕业生可以做战略科学家,原因是他数理化英、政史地生都懂一些,但一念到博士,如果专业还做的挺好,就只能做个战术科学家了。别看宋江没有啥专长,人家也是刀笔精通,吏道纯熟,偶尔也习抢弄棒,还做过孔明、孔亮的枪棒师傅哩。人家啥都懂,不做战略科学家做啥?”

【老马-16】斧头帮与非传统安全 

【老马-15】2011计划与2012映画

【老马-14】国家基金:中有必然,挂亦偶然

【老马-13】教师上岗服务公司

【老马-12】毕业季中的一女嫁七男

【老马-11】资源型教授与学术型教授 

【老马-10】知识分子的弱智之处

【老马-9】文章他引vs民意测验

【老马-8】老马戏教授

【老马-7】都是基金惹的祸

【老马-6】传达室老马的传奇学术生涯 

【老马-5】专利之转让篇

【老马-4】专利啊!专利!

【老马-3】马眼识人

【老马-2】:科技奖的另类功效

【老马-1】评价导师学术水平的另类标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767565.html

上一篇:十年不回首——写在卸任院长后
下一篇:【老马-18】一件专利引发的血案

99 赵美娣 曹聪 刘立 吕洪波 王春艳 武夷山 汪志昊 陈冬生 徐晓 戴德昌 陈楷翰 李学宽 李永丹 李伟钢 焦飞 曹建军 张骥 陈安 赵天永 杨建军 邢志忠 王守业 梁红斌 刘庆彬 李志俊 牛丕业 韦玉程 闵应骅 王荣林 徐绍辉 李天成 薛文瑞 冯新 郭睿 文双春 张卫 王善勇 庄世宇 董焱章 周金元 吴浩宇 熊李虎 高友鹤 唐凌峰 夏少波 曹周阳 陈钢 乔伟 李宇斌 雷蕴奇 曹俊兴 赵凤光 陈霄 罗良涛 任胜利 李汝江 柳林涛 贾伟 张晓良 刘波 刘淼 王永林 麻庭光 肖海 田云川 吴飞鹏 郑小康 汤济鑫 杨洪强 唐常杰 贺鹏 吕喆 印大中 王红 翟远征 刘光银 薛宇 刘良云 杨正瓴 张芳 ncepuztf wangqinling biofans hangzhou htli anran123 小木虫 sailboat08 hf0550 truth21ct xiangyu123 cmhuang yunmu hao idealist aliala realyyy lingling101 tashansh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06: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