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7】都是基金惹的祸 精选

已有 17728 次阅读 2013-3-6 23:07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2013年国家基金| 2013年国家基金

最近特别地忙,都是让基金给闹的。
  课题组需要经费运转,我还有个新想法,就琢磨着今年是否再申请个基金。几天前就开始动笔了,但到现在也就写了一页。继续写,还是不写,纠结中。

纠结的原因主要是没时间。
  没时间主要是因为要给青年同事看他们写的基金。因为我们学院的青年人多,我还有些经验而且特别敢说话,结果是大家的申请书就不断地送来。

但越看越郁闷,因为大家的本子问题很多。国家基金说白了,无非是告诉评委:我有一个好的想法,可以解决某个问题;这个问题一旦能解决,那意义是相当地大。但是我们的本子或者说“什么东西很好,我要做”;或者说“别人都做不好,我要做”;或者说“给我30万,我能办成3000万的事”;还有的说“不要问为什么,我就要做”等等,反正我认为都是不着调。
 于是,忙并郁闷着。
 昨晚11点,传达室的老马又走进我的办公室,说:“王老师啊,我看你最近这段时间特别忙,还是早点回家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说:“马师傅,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忙完手头的事就走。”
   马:“歇一歇吧,忙啥呢?”
   “在看同事写的基金,里面问题很多,很为他们的未来担心呀!”我就忍不住滔滔不绝地向老马讲起来大家申请书中的问题,讲对他们成长的担忧,讲对科研团队形成的担心,讲未来学科发展的忧虑。当时的情形,就像个怨妇,一下子自顾自地讲了一个小时。
   原以为能从老马那里听到诸如“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好人有好报,像王老师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之类敬佩+宽慰的话,然后,我就会“擦干眼泪、继续战斗。”
   没想到,老马一开口就是:“王老师,你这是害人害己呀!”
   我:“这,这,这怎么讲?”
   马:“你这是聪明人装糊涂。在咱们学校,我们这些看门打扫卫生的人,都佩服你们这些大教授,为什么?因为咱承认人与人有很大的差距,你当教授我就服,要是逸夫楼看门的王二狗当了教授,我就不服,因为他就没有哪个能力嘛!咱们这里这些青年人,我多少也了解一些,有些人你非要他拿上基金,说是帮他成长,其实是拔苗助长呀。”
  我:“你要这么讲,也有点道理。但也还谈不上害人吧?”

马:“有些人每天混日子,你还用好几个小时修改他的基金,我都看见了。万一他的基金中了,他自己能做好吗?那不是浪费国家的钱吗?现在一个国家基金顶上我好多年工资了。锅里的饭就那么多,不该多吃的人多吃了,不是害了其他人嘛?”

我:“但是,至少对他本人没害处吧?再说,青年人也需要指点一下嘛。”

马:“王老师,这是你的伯乐心结在做怪呀。我就不相信什么‘千里马易求,伯乐难求’。他要是千里马,不管有没有伯乐他都是千里马;他要是齐天大圣,你给个弼马温他肯定不干。他要是个阿斗,给他个国家还要被人灭了呢。连搀带扶拿个基金,到是可以快上职称,多拿奖励,结果害人家在一个没意义的项目上浪费了三年,晚醒悟了三年,你说对他又什么好处?”
  我:“老马,我感觉你在抬杠了,你再说说,我学雷锋做好事,怎么就把自己也害了?”

马:“你看,咱们学院一百多好人,每年写那么多基金,你不可能都看吧?你给张三看不给李四看,李四能没意见?张三听了你的意见,即使心里不认同,也不好意思不改,毕竟你是院长嘛,但要是基金没下来,张三说不定心里想:如果按照我原来的写法,说不定基金还能下来呢!张三还怨你呢!再说,你赔进去这么多时间,是不是也误了你的事?”

我:“老马,你要这样说,那这个社会要变成啥样子了。”

马:“社会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嘛。王老师,你要有时间,那你也帮我看看我的申请书,你给我修改一下,万一能中了,岂不更好?”

我心一紧、手一松,手指夹的香烟就掉到地下:“老马,你也写了国家基金申请书?”

老马说:“我写了,而且我年年都写了。咱写申请书不是为了能批下来,而是为了岗位考核。咱们学校不是规定:写了国家基金申请书就可以算上岗的一个条件嘛。”

“咱没有你的远大志向,咱就追求个我也写了,不要让岗位津贴给扣了;你们写基金是为了能批下来。但大家不是都为了上岗吗,差别有多大呢?”老马继续说着......

老马系列展开阅读:

【老马-6】传达室老马的传奇学术生涯 

【老马-5】专利之转让篇

【老马-4】专利啊!专利!

【老马-3】马眼识人

【老马-2】:科技奖的另类功效

【老马-1】评价导师学术水平的另类标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667841.html

上一篇:【985风云-10】悲情数学小研赴黄泉
下一篇:【老马-8】老马戏教授

70 吕喆 戴德昌 张雪峰 曹聪 毕重增 陈桂华 刘旭霞 戴小华 陈学雷 魏武 李学宽 董焱章 郑波尽 徐绍辉 马红孺 王春艳 何士刚 薛宇 武夷山 孔梅 文峰 陆俊茜 马丽滨 黄秀清 文双春 马春旺 曹建军 刘光银 逄焕东 陈智文 陈安 杨月琴 张鑫 唐宾 李俊彬 刘淼 熊李虎 林中祥 尹喜悦 唐凌峰 谢强 魏东平 牛丕业 苏光松 蒋敏强 赵美娣 翟自洋 肖海 陈冬生 郑春 马军 孙学军 陈志刚 孙庆丰 胡想顺 褚昭明 刘焕军 张智才 邱趖 张芳 anran123 laochen76 ncepuztf dreamworld silentyf yunmu cmhuang 小木虫 WeijiaHydro ghliu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1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