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46 】熙熙攘攘 精选

已有 22088 次阅读 2017-5-29 00:3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马,双一流,一流学科建设,帽子人才,天下熙熙

     说宋江院长要求学院新来的老师都要交份投名状。

我听后大吃一惊,怎么可能让大家去杀人?仔细一问才知道,宋江的“投名状与王伦的投名状不同,不是人头,而是合同。宋江要求所有新来的老师都要与学院签合同,大体内容是:新来的女老师三年内不能生孩子,男老师要兼做两年辅导员;男女老师五年内都不能出国、休病假;所有人每年都要上够250小时的本科生课等等。

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我就给宋江打电话,约他吃顿饭聊聊天,想劝他不要这样做。没想到宋江电话那边很冷淡,说:‘有事说事,饭就免了,大家都忙’。完全不像为项目一起忽悠过评委、为教材共同蒙过学生的老朋友!

我有点莫名其妙,忙让门卫老马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消息灵通的老马肯定知道些原因。

三分钟不到,每天就等着发生点啥事的老马进来了,我开门见山地向老马讲了一遍,问老马:“宋江最近怎么啦?我是不是啥地方得罪他了?”

其实宋江最近遇事不顺,连人生观、价值观、金钱观都在重新树立。原因很多,你、我都有责任,但总结起来,主要有三条。”

啥!宋江连三观都变了?我平常说话不注意,可能无意中让宋江不高兴。但聪明绝顶的你诸葛老马也得罪了宋院长?你说原因有三,恐怕主要是你的原因吧?”

老马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是,我让人家整个都团队都鸡犬不宁了。”

你好好坦白,速速招来,快说。”我发现探究身边人的秘密比研究科学问题更吸引人。

老马一脸的委屈:“还不是为了你们‘双一流’的事。其实我的战略思想是对的,是宋院长他战术上出了问题……”

老马,你竟然给宋院长支招如何建设双一流?这一流学校、一流学科你也懂?你的知识面也太宽了。你快说,只讲经过,不要评述”我好奇心大增。

“我只是告诉宋院长要怎么弄一流学科才能分到钱,宋院长他自己不也为一流学科着急嘛。”老马说,“上面分钱还不是要靠评选?其实你们所有的评选、答辩就像扑克牌中的斗地主、比大小。你有优青,我可以用杰青压你;你有个杰青,我用院士压你;你有个院士,我就用三个国家奖来炸你;三篇SCIENCE的文章,也是个炸弹,可以炸掉杰青;一区文章压二区文章,二区文章可以压三区文章;谁要院士、杰青、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奖都有了,那就是一手天牌!可以压一切;你要是院士、杰青、国重和国家奖一张大牌也没有,你怎么打都是输。”

学科评估就像斗地主!有点意思也有点道理,“可是,国家奖全国都在争,数量很少,国家级的平台也不是每年都评,国家层面上的团队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建成的事。这些我们没有,别人也不见得有呀?”我问到。

老马说:“所以主要还是比人才,看谁家的长江、杰青、千人多。”

“所以你建议宋江从别人手里偷几张院士、杰青这样的好牌了?我也给宋江建议过要引进人才。咱俩是英雄所见略同呀!老马,这就是我为啥愿意与你聊天的原因呀。”

老马眼睛盯着我好一会,才慢慢说:“王老师,咱俩的建议不一样。引进人才大家都能想到,有钱就行。我建议是要包装,要不时迁咋成为优青的?”

噢!时迁今年评上了优青时,我还责怪自己的眼光不够:以前咋就没发现时迁的爆发力?时迁在一年多的时间发表了十篇一区的文章,还拿了一个行业的一等奖。尽管有人议论说,时迁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毕竟都是猜测,没想到今天让老马一语道破天机。

“时迁评上优青,咱们学科好歹有个帽子人才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于国于民都是好事,怎么就会弄得宋江整个团队都鸡犬不宁?”我还是有点不明白。

老马解释到:“宋江让大家把成果都放到时迁头上,当初大家为了团队利益,也都服从了,毕竟大家都是有组织的人。没想到,时迁成了优青后,学校的岗位津贴每年涨了10万,又被教育厅评为“桃花山学者”,再多了10万;被组织部评为“二龙山学者”,也多10万,加上省委“梁山学者”的10万,时迁一年不用挣工分,就比挣工分的其他人还要多拿40万,这还不算学校的20万元一次性奖励呢。你想,大家把收成都放到时迁一个人的田里,让时迁放了颗卫星,但大家却一点好处都没有,不就对时迁不满、对宋江有意见了?因此大家就不像以前那样对宋江言听计从了。现在时迁的地位比宋江还高,还要急着洗白自己的优青头衔,也有意无意与宋江拉开了距离。宋江好不容易树立起个时迁,没想到是个白眼狼,而且自己的队伍都散了,觉得世态炎凉,就后悔当初听了我让包装时迁的建议,对我就不怎么理睬了。”

老马,我觉得主要责任在时迁,你最多算个狗头军师。”突然想到我也建议过宋江:一流学科分钱就像薅羊毛,如果这次薅不上,今后就只能静等下一波了。我还牵线搭桥帮宋江挖来我的大学同学——千人周通。想到这里,我有点不祥之兆,忙问老马:“宋江是不是现在也后悔引进周通了?这件事,我可是幕后推手,也难逃其咎呀。”

老马说:“你和周通也是一个原因。你那大学同学一点水平也没有,还千人呢!别说宋院长,我都看不起他。宋江可是帮着他向学校开价码,最后定了年薪99万,安家费300万,启动经费800万。可他周通在五年合同里只坚持写发表两篇文章,争取两项课题。”

我也知道我这老同学的毛病,水平不高、脾气不小、要价不低,但人家是“千人”呀,就宽慰老马:“你刚才还说学科评估就像斗地主,千人也是一张大牌呀!打牌时,只看你有没有大牌,就好像同样是黑桃A,你有,我也有,那咱们就扯平了。你非要说你的黑桃A比我的黑桃A厉害,你就不讲道理了嘛。又好比一个公司要借壳上市,关键是‘壳’值钱;古人还说千金买马骨呢,周通好歹还是个大活人,我们现在不是没有帽子人才吗?”

“那他也不应该要那么高的年薪呀?你和宋院长一年也就挣个十二、三万,好家伙,他一年就99万!”

我其实知道周通的水平比不上宋江,原来宋江和周通都曾经申请过杰青项目,但不是在同一年申请。据说宋江杰青答辩投票时,就差了一票,周通却连上会的资格都没有。但周通在国外呆过几年,有条件再申请“千人”,而且千人居然中了。但宋江因为年龄超龄,就始终没带上一顶帽子,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呀。

我只好解释说:“老马,你别眼红周通的年薪,他不像我们在学校都有房子,他还要买房子呀,一套房子还不得300万?再说,他要建实验室,从头招学生培养,万事开头难,出成果的速度不能与我们比。要说收入,你比我和宋江差远了,你一年也就八、九万块钱,不也很幸福吗?”

老马不接我的话,继续说:“唉,房子是让宋江郁闷的第三个原因。”

“宋江不是在学校有房子吗?他郁闷啥?”我有点不解。

“王老师,你和你爱人在各自单位还都分了一套房子。宋江两口子是学校的双职工,只有一套房。去年他父亲宋太公卧床不起,宋江和他弟弟宋清商量,兄弟俩一人照料一年,今年轮宋江照顾,宋江就只好将父母从宋家村接到家里住,加上保姆,6个人住在一套房子里,生活习惯不一样,难免不方便。”

“再在附近租个房子不就解决了吗?”我还是不明白。

老马说:“主要是受了我的刺激。我看见宋院长也是好人,为人急公好义、为官公正敬业、做事光明磊落,就好心让宋院长在我空的房子中选一套,作为他父母的落脚之地。没想到宋院长突然发现,他一周7天、一天10小时地不分节假日地拼命挣的钱不如千人、优青多,房子不如我一个看门的多,就他混的最惨原来还以为二级教授很稀罕,忙得连父母、女儿都没时间照顾,还总用忠孝不能两全来宽慰自己,其实自己狗屎不如——人屎还可以喂狗,狗屎还可以肥田。现在宋江郁闷的很。”

我大惊:“老马,你老实说,你有几套房子?怎么来的?”

“不多,就六套。刚卖了两套,还剩四套。我又没本事搞科研,只是偶尔炒一下房。再说,像我这不搞科研的人,谁家没几套房子?


2017年5月27日草于北京机场滞留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1057713.html

上一篇:为什么要研究混沌保密通信(三)?
下一篇:【老马47】 大盗至圣
收藏 分享 举报

127 余国志 张士宏 周浩 李文靖 黄仁勇 李怀繁 姬扬 张超 宁利中 侯沉 刘拴宝 吕喆 徐义贤 邱趖 邢志忠 高建国 康建 左宋林 曹广福 马军 冯永春 刘立 姚伯元 武夷山 侯江龙 杨润军 朱志敏 许海 徐世文 沈志强 信忠保 杨正瓴 黄旭 张江敏 郭战胜 彭思龙 王春艳 牛丕业 李南生 周浙昆 梁安民 张珑 赵帅飞 葛素红 田云川 吴雷 罗民 刘捷 孟佳 顾森 许方杰 高义 董焱章 陈刚 王凯 张骥 李学宽 李小枫 段德稳 王恪铭 曾红 赵生辉 梅卫平 张威 陈永金 简选 陈楷翰 张晓良 张鑫 张文超 李莉 吴斌 郑永军 戴住波 张行者 梅钢 梁红斌 王永安 任胜利 程适 张铁峰 张昊 康岩 曹建军 马红孺 郭向云 郭文阁 林中鹿 胡想顺 徐绍辉 王飞 王启云 陆绮 张洪林 范丁丁 朱钢添 金拓 蒋敏强 slytjiaofei xiyouxiyou yqlei blackrain007 forumkx houzhenyu sc2000sw ericmapes nm2 fangfa12 lianghongze zhenbukexue aliala ychengwei wenbo88818 wangqinling xchen cmhuang dachong99 UNCblue AliceRChen idealist khzh icecreamer dreamworld harvestfly icgwang junsonlee heshu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2 07: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