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guanzh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aoguanzhong

博文

德国抗疫半年亲历记

已有 2509 次阅读 2020-7-30 15:32 |个人分类:欧洲各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德国疫情

 

P1070269.JPGP1070250.JPG

0250林区一瞥

0269购买食物的超市


作者 高关中 (德国汉堡)2020/7/29

活了多半辈子,应该说有一些经历了,可是从未经过像新冠疫情这样全新的变化。转眼已到7月底,自从新冠疫情爆发,宅家半年了,德国疫情还远未结束,就说说这半年来亲历德国的情况吧。

 

德国疫情发展过程

今年年初还一切正常,我1月17日乘夜车离开汉堡前往捷克首都布拉格,参加第四届欧洲诗歌春晚,以及文学研讨会,与会者一起畅游布拉格,热热闹闹过了两天。120日大家分手告别,回程时我又顺道游览了莱比锡、马格德堡等地,22日晚回到汉堡,这才听说国内武汉发生疫情,口罩成了紧俏商品,亲友们还托人在德国购买呢。尽管如此,我也没太在意。说起疫情,我马上想起了2003年的非典,不就几个月的事吗?不必紧张,该干啥干啥。

124日,我们前往荷兰参加旅欧陕西专家学者联谊会的鼠年春节联谊活动。一到度假村,就听乡党们说,武汉已经封城了。这让我大吃一惊。非典期间也没有这样做过,看来疫情严重啊!大家心系祖国,为国内的父老乡亲们祈福,希望早日战胜疫情,取得保卫人民健康的胜利。我们联谊活动采取的特殊措施是,使用公筷公勺,虽然如此,大家觉得疫情离欧洲尚远。

初三,也就是1月27日晚回到汉堡,早上一起来就与西安接通视频电话,问候父母亲友家中可好。听父母说,西安也采取预防措施了,小区都封闭管理。进出大门要登记,出门要戴口罩。真有些紧张。整个二月份,天天上网读消息,看着国内感染人数嗖嗖地上升,很快就过万,超过了非典,真让人揪心。每次与国内亲友通话,都是安慰他们,为他们担忧。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感染几万人了。每晚7点,我都要守着看德国ZDF电视新闻,关注防疫情况。德国医疗基础设施较好,政府对防疫也比较重视。1月底发现一起感染事件,密切接触者都已隔离。德国人嘴里多了一个常用词Quarantine,即隔离。德国卫生部长斯潘,常在新闻节目露面讲话,随同出面的还有德国科赫研究所(RKI)所长Lothar H. Wieler教授,他是防疫专家。他们一再强调,疫情在掌控之中,不鼓励大家戴口罩,只要勤洗手就可以了。社会上一切活动正常,中小学照常放两周假,不少家庭飞往国外度假。2月23日汉堡还举行了地方选举。为了防止疫情传入,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取消了所有飞往中国的航班。我原准备4月初飞西安,探望父母,并参加河南杜甫家乡举办的一个文学研讨会,看来都不行了。活动已经取消。

进入3月份,风云突变。中国疫情得到了控制,而新冠疫情开始在欧洲爆发,来势凶猛。意大利、奥地利、瑞士封国。德国也一下子进入紧急状态。原来德国总共只有两三百感染,一下子就暴增到几千。究其原因,两大因素,一是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区,如欧洲首个新冠热点伊施格尔(Ischgel)是个冬季运动胜地,早在1月底就发现了新冠病例,可这正是滑雪季节,商家和乡镇都不愿意封闭,放弃挣钱的机会。每年冬季,这个仅有约1600名居民居住的小镇都能吸引数百万人前来观光滑雪。自然也就成了病毒的绝佳孵化器。疫情一开始,据专家认为是意大利人将病毒带到了这里,又传染给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滑雪者。而德国旅游者都在半年前、甚至一年前订好了旅游节目,也不愿意轻易放弃。结果德国大量的滑雪度假者把病毒带回了家乡,北威州的一个县,海因斯贝格,成了病毒感染重灾区。而二月底,又是德国的狂欢节,北威州的科隆、杜塞尔多夫都是狂欢节的重镇,人们准备了半年,彩车花车,排练游行,都舍不得取消,当时人们也不完全清楚病毒的厉害,狂欢了几天,德国各地的游客也来凑热闹,一下子就把疫情扩散到了全德国。三月初与西安父母视频电话,国内疫情缓解,反过来是关心在德国的我们了。真的是三十天河东,三十天河西!

疫情严重,必须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3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在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大面积暴发后,德国联邦和地方政府通力合作,亡羊补牢,316日开启了全国封禁,318日联邦总理默克尔亲自发表电视讲话,这是少有的,通常总理一般只发布新年致辞。这次她在面向全国人民的讲话中强调,新冠疫情是二战后70多年以来最大的挑战,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抗疫。德国财政部、内政部、教育部、劳动部、家庭部等也纷纷出台相关措施,外交部也组织包机,到国外疫区接回滞留的德国公民。

48日,武汉开禁,德国电视台报道了,让人们看到了希望。德国这次封禁持续5周,取得了一定效果,感染人数从每天两三千人降低到几百人,直到4月19日才开始逐步解禁。首先开放800平米以下的商铺、理发店等。后来规定,各县市,如果每10万人,一周内出现50人感染 就熔断,重新封禁。到6月初德国形势明显好转,6月15日欧盟各国开放边境。西班牙试行重启旅游业,允许德国万人入境旅游,以观后效。

德国的平均日确诊持续在千人以上约2个月,到5月底,日确诊降到二三百人的速度。截止6300时,德国科赫研究所报告累计新冠病毒感染病例194259人,8973人死于该病毒,大约有179100感染者康复。与中国等东亚国家相比,这个数字仍然偏高,但与欧洲邻国相比,德国是矮子里拔将军,还算不错。

 

德国抗疫的特点

与东亚相比,为什么德国的感染数字较高呢,这与管理体制有关。德国没有社区管理。如汉堡分7个区,区下边有派出单位服务中心(Kundenzentren),管几万人,但只负责户口登记等日常事务。街道没有居委会,也没有社区管理机构。出现疫情,全靠大家自觉隔离。督促管理不到位。

再一个是生活习惯。德国与整个欧美国家一样,没有带口罩的习惯,谁戴着口罩上街,会引来异样的眼光。商店仓库里也缺货,专家不鼓励大家戴口罩,据说是要首先保证医生护士等第一线抗疫人员使用。直到4月初,政府才要求大家进商店、乘地铁公交要戴口罩。当时德国口罩甚缺,很多人家都自制口罩,真是五花八门。

从欧盟层面来看,起先没有统一的措施。疫情暴发后,各国自扫门前雪。有些国家发生过截留他国口罩等防疫物资的事情,有的国家关闭边境。措施不一,宽严不同,这也影响防疫效果。

但与欧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情况还算比较好。这也是有其原因的。

德国早在百年前就建有传染病研究机构科赫研究所。政府重视专家意见,思路清晰:既要保国民公共健康,又要减少经济损失,还要为欧盟承担义务。与其他欧美国家相比,德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再次凸显。政府效率、制度设计、国家总体实力、领导人的韧性以及民族心理甚至思维方式等,都有利于德国最终“化危为机”的努力。

自欧洲疫情扩散以来,德国的防疫举措引起国际关注,如很早就认清新冠病毒可能暴发,并开始加强核酸检测等。确保德国低死亡率的最重要因素是大规模的检测,其次是可靠、发达且全面的医疗保健体系起到作用。德国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率是欧洲最低的国家之一,且还能帮助接收意大利的患者,这表明了德国应对危机的能力较强。

德国人始终在一边努力防控疫情,一边紧盯复工复产,力争把经济损失降到最低。德国政府首先向小型企业、个体经营者和自由职业者进行直接补贴,补贴时间3个月。其次为大型公司提供4000亿欧元贷款担保。最重要的是为防止失业而强制扩大“短时工作制”。德国政府规定,在企业遇到经济危机时不得随意裁员,工作量不足可以缩短工作时间,员工只拿部分工资,工资差额由政府按照一定比例给予补贴。它的好处是员工保住了工作且收入不会下降太多。企业避免了破产倒闭,保存了完整的产业竞争力,随时可以复工复产。

从欧洲疫情爆发至今,德国一直没有出现过医疗系统崩溃的状况,在欧洲各国当中也是屈指可数。这是因为医疗设备比较充足。人均重症床位数第一。在平时德国就有28000张的重症监护病床,而新冠疫情期间德国又增加了4万多,到目前为止德国每10万人,拥有34张重症监护病床,西班牙只有9.7张,意大利只有8.6张,德国全境目前一共有接近50万张普通和急救病床。还有呼吸机数量第一。人均配备的呼吸及数量德国也是遥遥领先。德国卫生部数据显示,德国配备呼吸机的床位超过2.5万张,相当于总重症床位的90%。每10万居民拥有30余个呼吸机,德国这个比例也远高于意大利的12.5个与荷兰的7.1。即便是人口、经济体量相当的法国,目前配备呼吸机的重症床位也仅有5065张。 近日,德国的呼吸机数量已经增至三万台,用来对抗疫情。一般来说需要呼吸机的新冠患者都可以用得到呼吸机。

检测能力第一,医疗保障体系优越,也很关键。德国法律规定所有的居民,特别是低收入者,都必须参加医疗保险。这种强制性的社会健康保险制度覆盖了德国87.2% 的人口,加之商业保险的作用,德国为全民提供了医疗保障。在医保全覆盖的情况下,就不存在感染新冠没钱看病的情况。

 

疫情中的个人措施

我自己是退休人员,不用上班,就防疫来说,事情简单得多。德国把65岁以上的老人称为高危人群,要求老人们少外出,避免到人多的地方。

从1月底以来,整整半年时间,我没坐过地铁公交,没进过汉堡市中心,更没去过外地。3月中旬开始封禁。我家一开始就备足了食物,三个星期后才第一次进超市买东西,店里起先面粉、手纸、发酵粉等限购,后来就正常了。如今我们一周进一次超市。解禁后,我去过附近镇上的一家书店,书店一次最多放5个人进去,进商店要求戴口罩,还要求大家要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

当时口罩很缺。感谢中国驻汉堡领事馆和国内的侨联系统雪中送炭,为侨胞们发放了大批口罩,使大家得以渡过最初的防疫难关。

对每个人来说,保持好身体健康,增强免疫力最重要。晚上不要熬夜,吃饭要保持营养搭配,还要锻炼身体,这些我都尽力做到。3月11日游了最后一次泳,汉堡所有游泳池就关闭了。我改为上山走路,附近有山丘林区,走一小时,7000步,大约4公里多。每个星期保证走五次以上。几个月坚持下来,效果还不错,体重没有增加。

每天看书写作,日子过得很快。这半年来把原来写过的稿件,加以补充,整理出三本书稿。这也算是疫情期间的收获吧。

宅家期间,每天看电视,晚上7点的新闻从未错过。我注意到,德国政府比较务实,对疫情很重视,针对疫情采取各种措施,具体问题具体解决。从未像美国特朗普总统那样甩锅,人们都知道,甩锅没有实际作用,只会耽误抗疫大事。这不,美国感染人数早就超过400万,已是德国的20倍。

与朋友们无法见面了,大家就通过邮件微信联系,互相鼓励。我所参加的欧华作家组织还举行了视频会议,这也是抗疫期间迅速推广的新事物。我所在的旅欧陕西专家学者联谊会别出心裁,举行了视频报告会,第一次是在5月底举行,会友们做了手机导航应用和电脑照片处理两个报告,非常成功,会员们深受鼓舞。以后每个月搞一次视频报告会。我也在会上做了伊斯兰教发展史和埃及六千年文明史的报告。

眼下,大家对于疫情逐渐习惯,生活学习做了相应的调整。既来之,则安之,希望情况早日好转。然而,防疫来不得半点松懈。六月份中旬德国几个县市又出现大面积感染,全国日感染人数从200多人升到六七百人。Gütersloh县的Tönnies肉联厂惊爆感染丑闻。在北威州杜塞尔多夫和伍珀塔尔之间的Mettmann县,一对新人在亲友的祝福下举行了浪漫隆重的婚礼,当天的受邀宾客恐怕谁都没有想到,小镇里的一场小型婚礼会在当地引发集中感染。7月底,随着度假人群的逐渐归来,也发生了一家四口检测阳性的事件。一些城市出现聚集性感染。全德每天新增感染人数攀升到500多例。7月28日,德国防疫专家,科赫研究所(RKI)所长Lothar H. Wieler教授在电视上发表讲话,强调疫情远未过去,我们仍在疫情之中,号召大家要遵守各项防疫规定,绝不能掉以轻心。看来德国防疫的事情,依然任重而道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2375-1244253.html

上一篇:从金字塔看埃及六千年
下一篇:科学史话:行星运动三定律的发现者——开普勒

1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16: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