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guanzh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aoguanzhong

博文

摩纳哥公园纪行

已有 241 次阅读 2018-7-1 02:21 |个人分类:欧洲各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摩纳哥, 蒙特卡洛

     作者 高关中(德国汉堡)2018/6/23

在法国东南角的海滨城市尼斯,参加过欧华文学会第二届国际论坛后,我们一些文友趁便到摩纳哥公园(Principauté de Monaco)一游。

 

背山面海的袖珍国

摩纳哥在尼斯以东,相距只有10多公里。大巴半个小时就就到了。走下车一看,这里既无边防检查,又无海关。人们讲的是法语,招牌上用的是法文,简直就像在法国一样,没搞错吧?但是看看执勤的警察,戴着白色的八角帽,而不是法国警察的圆筒帽。再看看房顶上飘扬的国旗,是上红下白两色旗,而不是法国的三色旗。这才明白,的确到了另一个国度。

摩纳哥是世界上著名的袖珍国,只比梵蒂冈大一些。但梵蒂冈不过是天主教教皇的一块特殊领地,与通常所说的国家不完全一样。所以,做为联合国190多个成员国之一的摩纳哥堪称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那么摩纳哥到底有多大呢?说起来真难以置信,它只有2个多平方公里,相当于半个北京颐和园。令摩纳哥人骄傲的是,他们的国土已比20多年前扩大了四分之一,因为70年代以来,通过填海造陆,摩纳哥增加了四五十公顷的宝贵土地。从地形上看,这个小国依山傍海,三面被位于法国境内巍峨的阿尔卑斯山所环绕,一面濒临碧波万顷的地中海。整个国土呈狭长形,像个烟斗,实际上是两个小山崖拥着一个小海湾。东西沿海岸展开,长约3公里。南北则只有五六百米宽,最窄处仅300米。有人曾开玩笑说:要是在这里进行射击比赛的话,一弹脱靶可能招致国际纠纷。

摩纳哥有约4万人口,听起来不算多。但聚集在这弹丸之地上,密度也就相当可观了。每平方公里超过2万人,竟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居民中摩纳哥人只有5千人,法国人倒有一万二,意大利人也超过5千,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甚至阿拉伯人也不少。摩纳哥居民不需要缴纳所得税,难怪许多外国阔佬都要想方设法,在这里住下来,或者,至少报个户口。

人口这么密,地方这么小,除了公园绿地以外,几乎就都是建筑了,而且朝天空发展,30层以上的楼房有的是。有人说这里像纽约的曼哈顿,我看更像香港的中环或九龙的尖沙嘴,只是小一些而已。

别看国家小,人们习惯上都把它分做4个城市,首都也叫摩纳哥,人口一千多,东边是公司、商店集中的拉康达明,人口1.2万。再向东便是世界闻名的赌城蒙特卡洛,居民1.4万。另外在首都西边还有一座填海造起的新城叫芳特维尔,约两千居民。其实这个国家总共才有四个天安门广场大,这四个城市不过是四片街区而已,早已融为一体,并没有明显的分界,也没有各自的市政府。

摩纳哥连一块田地都没有,靠什么过活呢?说起来小国却自有“天相”,上帝给了它最好的气候。看看天空,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像这样的日子一年有280天。这里又有各式各样的休闲和游憇设备,因此不论是夏天或冬季,都成为欧洲的观光胜地之一。

 

悬崖顶上的王宫

我们首先参观了摩纳哥大教堂,这是历任公爵加冕、大婚、乃至驾崩后的安息之处,金碧辉煌不说,还有公爵的御座呢。

王宫所在的摩纳哥心脏建在悬崖顶上一块经过平整的土地上,又叫罗舍老城(Rocher,悬崖之意)。沿汽车路上山太远。警察给我指了条石阶步行道,可以抄近路。气喘嘘嘘地爬到山顶,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北侧便是一座小巧精致的王宫(Palais Princier)。其实摩纳哥国君自知国小,并不称王,头衔只是公爵(或译亲王)。王宫译做公爵府似乎也可以。这座宫殿系由13世纪的小城堡改建而成,四周是高大的石墙和塔楼,石墙上建有一个个城垛和许多乌黑的射出孔。后来又在宫前增建了一座有外廊和露台的文艺复兴式三层大厦。宫内设有金碧辉煌的宝座厅,并收藏有大量名画、古币和邮票。国君外出时,王宫开放给公众参观。可惜我来的不巧,只见塔楼上高高飘扬着御旗,表示公爵现在宫内。无法入内一饱眼福,只好买几张画片留念。沿着宫外广场再走走,看到东北角上摆着几排威风凛凛的古代大炮和几堆摆成金字塔形的铁球炮弹。这一切使人们想起摩纳哥饱经沧桑的历史。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据传说,摩纳哥为希腊神话中一位英武盖世的英雄赫拉克勒斯所建。在一次征战中,他途径此地,为这里美丽的景色所吸引,驻马欣赏,留恋不已,并断然于一处悬崖之上建造了一座城堡,将之命名为“赫拉克勒斯——摩纳基”。这当然不是信史。比较可靠的是:腓尼基人、希腊人、迦太基人都曾乘船来过这里。罗马名将凯撒曾从这里率军下海出征希腊。1297年意大利人格里马尔迪带兵来到此地。他们扮成僧侣,骗得把守城堡的卫士打开大门。从此,格里马尔迪家族成为这里的统治者。至今,摩纳哥国徽上画有两个持剑的僧侣,纪念这段历史。

素有地中海珍珠之称的摩纳哥小国寡民,常是大国垂涎的目标,历史上几度被外国侵略或呑并。直到1861年,法国才承认了它的独立。但在1919年,两国又签订了一个条约,规定,一旦摩纳国公爵逝世而没有后裔,摩纳哥将并入法国。自从这个条约签订以来,摩纳哥历代君主都把生儿育子问题看做头等大事。当今王宫的主人兰尼埃三世就为此大伤脑筋。他年轻时与一位美丽的欧洲女影星热恋并打算结婚。可是这位名星经检查认为无生育能力,兰尼埃只好忍痛割爱。而这位女星嫁给别人之后偏偏生了孩子,这无疑在兰尼埃的感情上留下一道伤痕。所幸,兰尼埃不久后认识了美国好莱坞影后葛丽絲·凯莉小姐。1956年,她嫁给兰尼埃,成为摩纳哥王宫的女主人。两年后,阿尔贝王子诞生,这无疑使摩纳哥的国脉得以再延续下去。举国上下狂欢庆祝,着实热闹了一番。

当了王后之后葛丽絲也为摩纳哥的旅游业带来了繁荣。她每到一地都不忘向世人宣传一番,还主演了一部风光影片《摩纳哥一瞥》。本来并不为人注意的蕞尔小国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来观光的游客也越来越多。如今,这里每年接待的游人超过20万。对这些游客来说,王宫广场是最重要的参观景点之一,重头戏则是每天中午的王宫换岗。只见王宫广场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里三层外三层。有的举起摄像机,有的拿着照像机。有的让小孩骑在脖子上,等待着换岗仪式的开始。11点55分一到,王宫钟塔的钟声响起,在鼓号兵的引导下,10名卫兵向着宫殿行进,在卫兵的岗位前与站岗的卫兵互致敬礼后交换位置。12点正,钟声再度响起,下岗的卫兵同样在鼓号手的引导下,朝着王宫对侧的建筑物退下。这些身穿红黑制服的卫兵,干净而俐落的动作,给参观者留下了清晰而深刻的印象。

 

海洋馆揽胜

看完王宫卫队换岗,便步行下山。沿途便是摩纳哥古城的市区,街道不宽,房子也都不超过三四层楼高,但都非常精巧别致。街面极为干净,几乎看不到一絲尘埃。边看边走,经过一座白石砌就的大教堂,不觉间又进入一处花草茂盛的大公园,叫圣马丁公园(Jardins St-Martin)。这儿生长着各种亚热带植物,如棕榈、木兰、橄榄、无花果等树木,还有许多灌木和花卉,红黄白紫,色泽各异,看了令人赏心悦目。

出了公园,就到了遐尔闻名的海洋学博物馆(Musée Océanographique)。博物馆大楼是一座白色的石头建筑,矗立在濒临地中海的一座断崖上,巍峨壮丽,是摩纳哥一大名胜,又是世界海洋研究的学术基地。整个建筑长100米,临海一面高87米,连同地下室共三层,巧妙地镶嵌在巨大的岩石之间,就象是从岩石里长出来的一般。

大楼入口面向城市,二楼正面是一排8米高,用整块石头雕成的白石石柱。石柱之间铭刻着12艘为海洋科学作出过贡献的考察船的名字。其中有摩纳哥公爵阿尔贝一世进行航海考察用过的“燕子号”(Hirondelle)。这艘快艇搜集了大量的海生动物和海藻标本,为筹建海洋馆打下了基础。

阿尔贝一世酷爱海洋科学,在他的推动下,海洋馆于1910年建成开放。在这座宏伟的大厦里,一切都令人联想到海洋。大厦的正门和门楣上,雕着神话中的人鱼公主和海神。海兽和海鱼的形象,连电灯的吊架也制成海蜇或其他海生动物的样子。

我参观过这家博物馆。走进宽敞的门厅,右手是报告厅兼电影馆,左边是海洋动物陈列厅,里面摆满了海兽和海鱼的骨骼标本。大厅正中陈列着完整的鲸鱼骨架,竟长达20米。二楼的中厅是阿尔贝一世纪念厅,“燕子号”考察船的模型陈放在这里,这不是一般的小艇,看样子是上千吨的大船。船上还建有实验室呢:二楼左首是海洋地理和器具陈列厅。一进门首先看到从天花板和墙壁上垂下来的各种形状的鱼网,有巨大的拖网,也有捕捉浮游动物的小网,小网是用细得连在跟前也很难看出来的线编织的。不看到这些独特的陈列品,很难想象世界上各民族竟有如此巧妙的各式捕鱼工具。陈列室的大部分展品是海洋学家们考察研究用的仪器和设备。参观了这些展品,可以了解到,一百多年来海洋科学经历了多么复杂而又迅速的发展过程。这里有两个香槟酒瓶,系在一条半米长的绳子的两端,其中一个装着一些沙,作测锤用,另一个空瓶则漂浮在水面上。摩纳哥考察队乘坐“燕子号”研究墨西哥湾暖流的时候就是用的这种浮子。他们每隔一海里投放一个浮子,共投了1675个。每个浮子里都放一张纸条,请求发现浮子的人把它的方位和发现的时间通知摩纳哥。这里还展出了许许多多现代海洋地理学方面应用的仪器和设备,如水位自记仪和水流波动自记仪等。二楼右首是实用海洋陈列厅,这里的陈列品说明海洋是一个巨大的宝库。玻璃柜里陈列着各种有经济价值的海鱼,鲸油、鱼肥和饲料鱼粉。一条13米长的枪乌贼(鱿鱼)和北极熊标本尤其引人注目。

海洋馆的地下室辟作水族馆。大大小小90多个水池和玻璃水柜中,展示着海洋生物的大千世界。地中海的水生动植物更是一应俱全,还有来自热带海域的鲜艳珊瑚。在这里参观,犹如漫游于神秘的海底世界。孩子们更是兴奋异常,看着这千奇百怪的鱼虾,久久不願离去。

 

蒙特卡洛面面观

别离海洋馆,没走多远,看到一座普通的三层小楼。顶上飘扬的旗帜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细一看,这里原来是国务府(Ministère d'Etat),相当于国务院。摩纳哥是个君主立宪国,并与法国结成关税与货币同盟。公爵要根据巴黎方面的推荐任命一位国务大臣,处理国事,由三位顾问辅佐,他们分别领导内政、财经、公共工程与社会事务三个部门。据说议会、各部甚至监狱全都集中在这幢小楼里。

汽车三转两转,终于来到海湾。这里是游船之港。四方形港池里停泊着一排排整齐的帆船和豪华游艇,有的正在扬帆出海。回过头来看,高层建筑及宽阔的马路依山而建,显示出现代化山城的气势。这里的道路迂回曲折,有些地方坡度甚大,发生过多次车祸,王后葛丽絲就是1982年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的。但是,这样的路段对赛车好手来说也许更有刺激性吧,早在1929年,摩纳哥就开始举办蒙特卡洛一级方程式汽车大赛(Grand Prix)。所谓一级方程式是指赛车汽缸容积最大可达350 0毫升,这是一种高级别的速度赛。由几条马路组成的环形赛车道长3.366公里,赛车在比赛中要跑78圈,共262.6公里。流线型赛车的时速可达270公里,真可谓风驰电掣。一旦夺魁,则由公爵亲自授于奖杯,荣耀非常。现在,蒙特卡洛大奖赛已成为世界锦标赛的16个赛程之一,每年5月份举行。每逢赛事,路边临时搭起的看台上都是人山人海,热闹异常。通过电视转播,比赛还吸引了全世界的亿万观众。

沿着赛车的大街道东去,随地势缓缓升高,又登上了小国的另一个山崖,只见东南两面海天一色,风光极为优美。赌城蒙特卡洛(Monte-Carlo)就在这一片,中心坐落着西方世界闻名的豪华大赌场(Casino)。这个赌场为双层宫殿式建筑,上有钟楼、塔厅和拱形亭阁,还装饰着不少人物雕塑。庭前飘扬着一面面红白两色的摩纳哥旗。成行的棕榈、整齐的花坛,把环境打扮得清幽雅致,周围环绕着刻意仿古的宾馆酒店,显示出奢华的气氛。出入赌场的大多是富豪之属,一般游客也能进大厅看热闹,但要过安检。

蒙特卡洛赌场的故事,要追溯100多年。那时查理三世特许建立第一家赌场,设在港口附近一家私宅里,但经营不得法,十分萧条。使这种沮丧局面一变而为辉煌成功的魔术师是布朗克。这位德国人是一位经营赌场的老手。在公爵的支持下,增加资本,创辟了蒙特卡洛 的特殊气氛,并给它安上了一个不带赌博的名称——摩纳哥海浴会所。布朗克尽其所能在赌厅上大事修饰,他也建筑了平坦的马路,加以蒙特卡洛澄莹的空气,浅蓝海洋以及金色阳光更帮助了这个赌国的勃兴。到1880年左右,赌场重建,由巴黎歌剧院的建筑师加尼埃设计。自那时以来,赌场已经过三度扩充了。各国赌客都受到吸引,湧来光顾。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蒙特卡洛成了灯红酒绿,奢华放荡生活的象征。英国名作家毛姆对此地的评价是:为鬼鬼祟祟人物而设的阳光灿烂之地。随着各色人等的光临,富有传奇色彩的怪事不时出现。

一个美女在26岁生日那天,对轮盘上的26号下了重注,居然赢大钱,但最后因贪胜不知输,输得一干二净,气愤下跳崖自杀。

有一位英国演员输光了钱,用茄汁涂满头,施苦肉计放空枪“自杀”,赌场的人把钞票塞满他的口袋,以免人说他因赌而死。他竟连头也忘记抹,跳起身又进赌场继续搏杀。

1979年夏天,蒙特卡洛赌场有过一次世纪豪赌。当时世界油价狂涨,石油生意大赚其钱。有一批阿拉伯酋长来到赌场,他们从午夜起在轮盘赌前坐下,按最高额下注。到了次日上午,他们赢了240万美元。阿拉伯人认为命运女神偏爱上他们了,还要继续赌下去。但不到两小时,他们便输掉140万,然后一路下滑,又过了两个小时,他们不仅输光了赢来的钱,还倒输掉了380万美元。

摩纳哥政府从赌博利润中抽头,财源滚滚而来,但也深知赌博之害,因此绝对禁止本国人到赌场赌博,近年来赌场生意已今不如昔,来自博场的收入在国家财政中的比例已下降到4%。为了发展国内经济,摩纳哥也注意开拓其他行业。在新区芳特维尔开办了不少中小工厂,并鼓励发展金融业、会议业,增加旅游业的吸引力。目前,每10个就业人口中,工业方面占2人,商业2人,旅馆业2人,银行运输业1人,其他行业3人。经济结构有了较大的转变。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2.5万美元,已跃居欧洲前列。

中午,我们又乘大巴离开了摩纳哥。虽然只是半天时间的走马观花,但这个美丽的袖珍国度,人们扬长避短发展经济的能力,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12张照片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65430e0102y94a.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2375-1121655.html

上一篇:哥伦布家乡——意大利港市热那亚
下一篇:法国发明创造之乡 欧洲丝都——里昂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1 15: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