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圃弄斧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pe 关于消防工程的历史/随感/趣闻

博文

学海无涯靠眼界 – 再说寒门子弟的缺陷 精选

已有 19836 次阅读 2012-4-28 09:37 |个人分类:消防以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成功,转行,眼界,专注| 成功, 转行, 专注, 眼界

学海无涯靠眼界 再说寒门子弟的缺陷 

最近有两篇博文吸引我的注意力,一篇是肖重发的《斯坦福化学博士自杀:寒门子弟留在美国转行做软件 》,另一篇是刘全慧老师的《本科生中蕴藏着无限的创造力》。肖文有意无意地把天才的陨落解释为转行编程,似乎不妥。毕竟人家做到首席工程师(架构师?美国头衔的名堂很多,是典型的钱不足,名来凑,所以不能太把首席当成一回事。Palpal又如何?还有GoogleCISCO),不能说不努力或不成功。只是,按照当事人的说法,一年20多万美元,令王庆很满意,这说明寒门子弟的缺陷是眼界,仅仅是20多万美元,就值得如此拼命么?湾区的20多万也就是东部的10多万,中部的10万出头。一名成功的教授,研究费加版权费,也可以挣到这么多。某些人每年的私下捐款,也可以达到这个水平(意味着他们的合法收入是10倍以上)。那些看不起学位、看不上头衔的人,因为风云际会,他们拥有超人一等的眼界。 

我们重视名校和名师,名校给学生以系统全面的训练,名师给学生以高瞻远瞩的眼界,后者是学生在各个领域成功的秘诀,因为他看见过什么是成功,知道如何专注才能成功,并且在成功路上得到老板的提携。和中国华山一条道,成功靠高考(或当官)的途径不同,美国人成功的方式太奇怪了,作一个产品能够吸引众多粉丝,编一个程序也能成功卖钱,写一本书可以高枕无忧半辈子,写两个章节也能版权超岁入,推导一两个公式也能青史留名。正因为成功的传奇太多了,所以美国人很容易专注,不为外界所左右,努力开发自己的兴趣,成为人才市场上独一无二的人。商品价格取决于商品的稀缺程度,所以王庆根的转行,我们都认为不值。然而,为三斗米折腰的国人还少吗?有的人一毕业,转移了研究兴趣,虽然著述颇丰,然而丧失的是成为大师的机会。有人改行作IT,只不过当时有无限的机会,而自己有没有利用好自己的潜力(论文、老师、关系等)。机会只眷顾第一个开拓的人,后来者必然受到始发者的阴影笼罩。很多郁郁不得志的天才,只因为选错了行当(男怕选错行)或选错了方向。天才在无限的后悔中消耗,只能说明当初缺乏一种高瞻远瞩的眼界。 

科学的开拓者大都是闲人,只有那些闲人才有开拓的眼界 刘全慧老师笔下的本科生,也是一种闲人:他们没有经济独立的压力,没有同行竞争的攀比,没有社会事务的繁琐,没有家庭柴米的负担,最幸运的是没有思路(范式)的陷阱,只知道勇往直前。如果运气好,碰到一两个愿意点拨一下的名师,调动了无限的青春活力,这是成功的最大动力。一句话,成功依靠专注,专注始于眼界。寒门弟子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相当的眼界,一旦离开成长的环境,就不知道如何发展,这是难以衡量的家庭环境造成的内在缺陷,很难弥补。天才也需要人指引,没有哈代,还会有华罗庚的成功么?王庆根的中途转行,似乎与导师的不成功有很大关系。当然,我也不能乱猜。 

参加过学术会议的人都知道,藏龙卧虎,人人都有绝门功夫。为什么要鼓励本科生参加学术会议呢?希望他们树立远大的目标,向着更高的标杆直跑,只有那符合自己性向的研究(或工作),才是成功的捷径。至于名和利,都是成功的附属品,饭后的甜点而已。为了甜点而忘了主食,是寒门子弟最大的缺陷。上了名校,只能给社会多贡献一个高级一点的打工者,所以我反对对寒门子弟的特殊照顾。故老传言,成功的学生往往具有内在的动力,内在的动力来源于:读千卷书、行万里路或家庭因素。寒门子弟这三条都有欠缺,所以还是不能拔苗助长。我想,如果未来的大学,能够按照这三条选择生源,成功的概率要增加不少,至少美国名校都是如此干的,名人都上名校,因为出身有优势,或者说眼界有独到的地方。美国招生官员,阅人无数,努力从细微的线索中寻找成功的线索,而家庭背景,就是部分成功的保障了。眼界真是难以捉摸的东西,没有相当的阅历,不能达到超人一等的眼界,所以我们要游学四方,增加不可捉摸的眼界。 

有道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学海无涯看眼界;初生牛犊意志专,自古英雄出少年。

附录: 


另眼看寒门贵子 -- 谈寒门成才的两大障碍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02992&do=blog&id=475225

条条大道通罗马   -- 寒门贵子的集体主义认识和误区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02992&do=blog&id=478416



寒门子弟没有春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2992-564495.html

上一篇:标准、科技与文化 -- 说说国标为何自惭形秽?
下一篇:蒸尽缩屋以继火 -- 谈古代照明的防火考量

85 肖重发 龚国利 彭思龙 杨海涛 柳东阳 李学宽 张鹏举 吕秀齐 高文龙 易文凯 李璐 喻海良 雍高产 刘博 唐常杰 郭桅 沈友明 仇文利 肖红伟 左其亭 赵明 丁国盛 刘勇华 王恪铭 徐迎晓 郭向云 张骥 胡锋 马磊 赵凤光 余昕 文强 葛兆斌 王加升 胡方云 占礼葵 陈钢 张波 杜以梅 王宇飞 熊伟 朱新亮 刘立 严少华 丁大勇 李维音 晏燕华 彭利平 刘全慧 张建强 邸领军 赵龙岩 张金龙 孔晓飞 李春华 陆俊茜 方晓汾 汪强 赵美娣 孔晴山 党子衡 吴吉良 罗淼 王红磊 金怀平 张杨 吴锦宇 付宁 周忠浩 王军强 lftkf seanhhu kexuegzz liuzhan001st lily1966 aoneer xiaobanI yux103 yunmu loseedeng crossludo xsongy lvjianminghl luxiaobing12 gerilang

发表评论 评论 (19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9 1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