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饮鸩止渴”中的毒鸟到底是那种鸟? 精选

已有 5228 次阅读 2017-8-30 15:5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饮鸩止渴 黑头林鵙鹟 鸟类防御策略

中国古人认为鸩鸟的样子


“饮鸩止渴”是中国的一个成语,意思是喝毒酒来解渴,寓意人急功近利,用错误的方法来解决眼前的困难而完全不顾后果。

在“饮鸩止渴”这个成语中,鸩是传说中的一种毒鸟,用它的羽毛浸的酒,喝了能毒死人。那么这种叫做“”的鸟到底长啥样子呢?

先秦时代著成的《山海经》中说:“鸩大如雕,紫绿色,长颈赤喙,食蝮蛇之头,雄名运日,雌名阴谐也。简单了说古人认为 “”这种鸟像雕,爱吃毒蛇的头,所以它自己也变得很毒。然而,在中国境内,迄今为止也没有发现一种有毒的鸟类。传说中的鹤顶红,其实也是“砒霜”的雅称,丹顶鹤头顶的红色部位并无毒性。

然而,古人似乎也不大可能平白无故地想出一个有毒的鸟,并将称之“鸩”吧。自然界中必然存在有毒的鸟类。


1992年,科学家发现第一个有毒的鸟类:黑头林鵙鹟(jú wēng )


大自然中没有不存在的,只有想不到的。令人兴奋的是,1992年美国科学家在新几内亚的热带雨林中发现一种小鸟,其羽毛和皮肉确实富含剧毒。这种小鸟名为黑头林鵙鹟(jú wēng )Pitohui dichrous,它头、翅和尾为黑色,其它部分为橙色,颜色艳丽。由于有毒不能吃,当地土著也把这种小鸟称之为“垃圾鸟”(rubbish bird)。黑头林鵙鹟生活在热带雨林中,外形很像我们常见的黄鹂或者八哥,研究人员在做标本的时候,发现它的羽毛碰到皮肤之后,具有灼烧般的刺痛感。后来发现,原来是皮肤和羽毛有毒。

黑头林鵙鹟是第一种被发现体表含有剧毒的鸟类。它的皮肤和羽毛含有蟾毒素族(bufotoxin,即箭毒蛙体内的毒素)的神经毒性生物碱。蟾毒素的作用类似洋地黄,对心脏有毒性作用。中毒之后,出现剧烈呕吐、心律失常,数小时即可致人死亡。


Science的封面,最上一种拟态有毒的黑头林鵙鹟


黑头林鵙鹟富含剧毒的发现,发表在大牛杂志Science的封面之上,之后便著称于世。研究发现,黑头林鵙鹟的毒素来源,确实和“鸩”还有点像,它羽毛的毒素可能来自他们的食用的甲虫和植物,这被认为是一种化学防护的“庇体神功”,以避免体表寄生虫,或从视觉上避免掠食者如蛇或人类的捕食。进一步的探究还发现,与黑头林鵙鹟同属的种类或多或少都具有一定的毒素,少量自己不含毒素的种类则鸡贼地拟态黑头林鵙鹟,从外表上欺骗天敌。



林鵙鹟属共6种鸟,或多或少都有毒。这个种同样有毒。


除了黑头林鵙鹟,还发现了其它一些种类,如同样是生活在新几内亚热带雨林中的蓝顶鹛鸫(Ifrita kowaldi)也是有毒,毒素与黑头林鵙鹟一样,来自于它所吃的毒虫。分布于非洲的距翅雁(Plectropterus gambensis)长相介于大雁和鸭子之间,它因取食有毒昆虫,而富含斑蝥素,同样含毒,人或天敌食肉会中毒而死。另外生活在欧洲鹌鹑(Coturnix coturnix)也会因食物改变而富含毒素,每到冬季迁徙的季节,吃了毒芹种子的鹌鹑就会变得有毒,土耳其历史上记载了不少吃鹌鹑中毒而死的案例。



蓝顶鹛鸫、距翅雁和欧洲鹌鹑


“饮鸩止渴”中的鸩鸟到底是什么鸟?黑头林鵙鹟是不是“饮鸩止渴”中的鸩鸟呢? 这个还真不好说。古书里说鸩鸟生于岭南,而黑头林鵙鹟现在只分布于新几内亚。虽然新几内亚与古人常说的“岭南多瘴气毒虫”相符,但两地想距甚远。另一种可能是,这种有毒的鸟会不会是东南亚上贡而来的呢?也不好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种小鸟在上古时代曾经也能分布到岭南地区,后来逐渐被捕杀灭绝掉了。要想弄清楚鸩鸟到底是什么鸟,同志们仍需努力。

或许中国境内还真有有毒的鸟类,只是我们中国人还没发现而已。毕竟科学家对鸟类含毒的研究认识不足,这类研究不过是92年之后才开启的领域而已。著名的生态学家和大思想家贾雷德·戴蒙德在评论有毒小鸟的时候说,当地土著的知识其实非常重要,很多乡土知识其实蕴含着极为有趣的科学知识。若挖掘运用得当,这鸩酒或许就是美酒的叻。


参考文献:

Dumbacher,J.P., Beehler,B.M.,Spande,T.F.,Garraffo,H.M., Daly, J.W., 1992. Homobatrachotoxin in the genusPitohui: chemical defense in birds? Science 258,799-801

Diamond, J., 1992. Rubbish birds arepoisonous. Nature 360, 19-20.

Ligabue Braun, R., & Carlini, C. R.2015. Poisonous birds: a timely review. Toxicon Official Journal of theInternational Society on Toxinology, 99, 102.


图片来自网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1073429.html

上一篇:故乡的微光:保护勐仑的萤火虫
下一篇:椰子真的是漂洋过海占领全球的吗?
收藏 分享 举报

21 吕喆 叶建军 赵克勤 李颖业 陈楷翰 信忠保 王宗海 吕洪波 黄永义 杨正瓴 张晓良 赵建民 汪晓军 刘钢 张骥 王嘉文 李心诚 xlsd aliala biofans xiaoyuanji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0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