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擦黑板·想老妈

已有 1314 次阅读 2020-4-11 19:2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擦黑板, 家庭教育, 妈妈, 幽默

防疫在家,工作也挺多的,有时候需要涂涂写写,总在纸上写很不方便,梦想想起来小时候用的黑板还在地下室放着,于是找了出来,已经满是灰尘,去拿了抹布来擦,先生进来很不解:你这是干啥呢?我说:擦黑板啊!

没想到话一出口,我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擦黑板,这是我妈几年前脱口而出的一个经典幽默。

20142日,女儿从北极回来,在中国科技馆做了一场“北极博物之旅”的科普讲座,非常精彩,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很激动,总结孩子这精彩的十四岁:优异的中考成绩、北极科考、科学讲坛 ……

朋友就顺嘴儿问了我一句:“张海霞,你现在北大教授了,你十四的时候在干啥?上没上过讲台?”

没等我回答,老妈就说话了:“张海霞十四的时候上讲台了,擦黑板!

顿时大家都笑喷了!

这就是我的老妈,一个天生的乐天派、一个勤劳勇敢的中国家庭妇女,她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和突出的贡献,她没有豪言壮语却总是用最朴实的话语来每每点破生活的真谛,一针见血地指向问题的核心,语言还非常风趣幽默,用女儿话说就是“姥姥是神联想”。与这“擦黑板”类似的还有“给地球整容”,那年冬天我从办公室走回家出了一身汗,进门就抱怨这全球变暖的气候,我妈张口就来一句:“还不都是你们一天到晚给地球整容惹的祸?!……

我最佩服我妈就是她的真诚和直率,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待其他人,她从来不会隐瞒她的观点,也不会因为关系亲疏而选择性地说话,而是就事论事。我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人,经常把工作中的不开心带回家,发发牢骚、诉诉苦,可是妈妈总是一语中的:“这基本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带好学生是你的本分,其他都是次要的。”是呀,想想这真的是真理,作为一个老师,最根本的工作和任务就是把学生带好,不管是本科生、研究生还是小学生,他们都是你的学生,需要你倾注最大的心血和时间来跟他们接触、带着他们往前走,不然,就真的出现老妈说的这种情况了:

“一个学校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学生和老师,不安心带学生的老师都不是好老师,你看看咱们那里的学校怎么垮下去的?不就是好老师少了吗?想想以前带你的那些老师都多认真啊,从早到晚跟学生在一起,把你们才带出成绩来的,你看现在,大多数都在外面跑关系,学校不垮才怪呢?!”

老妈说的虽然是中学,可是真的是事实呀,我以前的中学是豫北最好的中学之一,文理科状元出过不少,可是近十年来却一蹶不振,主要原因就是在工作岗位上坚守、钻研业务的好老师越来越少了,而那些“戴帽子“的老师、”出来跑”的老师越来越多了。于是老妈又加了一句:“张海霞,你这也是一天到晚出差的人,是不是学生也受影响啊?”

我亲爱的老妈啊,你咋就不能留点儿面子呢?……不过,因为老妈的这种“监督”作用,我却是从来不敢偷懒的,因为你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只有更加努力做事才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老妈还有一个跟我从小讲到大的鼓励我读书的故事:贺大学问

从前村里有一个姓贺的书生,在私塾里读了点儿书,有点儿迂腐,没事儿就喜欢摇头晃脑地背诗词,于是村里的孩子们都嘲笑地叫他:贺大学问!有一天,孩子们又在他后面追着喊:贺大学问,贺大学问!他很羞臊地跑回了家,他妈见了说:咋地啦?他说:他们都叫我贺大学问,不是取笑我吗?妈妈听了说:这哪里是取笑你啊,你是比他们多读了点儿书,不过还不够多,所以你还不是贺大学问,可是你要是读得够多了,不就是贺大学问了吗?继续好好读书吧!贺大学问一听是呀,于是,他就开始更加努力读书,考中了秀才,村里的小伙伴们更是喊他贺大学问了;于是,他又继续努力,十几年后终于考了举人,真的成了远近闻名的贺大学问,回乡的时候,昔日的小伙伴们都开始跟他们的后辈们讲贺大学问读书的故事了!

这就是妈妈从小鼓励我读书的故事:谁的学问都不是一天学成的,都是像“贺大学问”这样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希望你也是咱们家的张大学问啊!每前进一步,就会想一遍贺大学问的故事,今天,虽然我还不是什么大学问家,可是我的学问也已经远远超出了当时自己的想象!所以,现在我们家还经常讲这个故事,当然这个故事里的很多情节老妈会与时俱进地改编,这既是她对我的鼓励也是对我的鞭策:我这个张大学问永远在路上

其实不仅仅是对我,妈妈对其他人也是一样真诚的。记得孩子很小的时候,有一个比我年长的朋友来我家,当时是哭着来的,因为她那时候遇到了重大挑战:老公疑似出轨!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性(名校毕业,自己开着公司),各个方面都很强,老公也是个人物,儿子当时上初中,他们是大学同学,感情很好,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模范家庭却出现了婚姻危机:朋友拿着在电信局打出来的数米长的通话单来我家了,一进来就放声大哭得泪人一般:“你说他咋这样?真不是人!……

我当时很没有经验:“怎么回事儿?简直太不像话了……

等于是火上浇油,两个人马上就要出发去找他要个说法,这时候我妈出来了:

“你们都坐下,这是个啥事儿,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就这么大动干戈!”

这时候真见识了老妈的厉害:把朋友拉到沙发上坐下,仔细跟她分析事情的原委,从家里到家外,从娘家到婆家,里里外外都帮她分析了一遍,最后的结果是:朋友擦干眼泪心平气和地回家了,孩子几年前考上了清华大学,她又亲自来跟我妈道谢:要不是阿姨当年劝我,还不知道这家现在哪里呢!

其实不仅是这位朋友,很多来过我家、见过我妈的朋友都成了妈妈的朋友,他们遇到问题一样去征求和咨询她的意见,总是很有效果,以至于很多朋友聚会都要专门要求老妈出席,一个朋友还说老妈是生活的幽默和艺术大师。

就是我坦率真诚、乐观坚强、幽默风趣又能够艺术化地处理事情的老妈,我真的是非常幸运这么多年跟老妈生活在一起,她在照顾我们的生活得同时也监督我在人生路上从来不敢懈怠。现在老妈去带她的小孙女不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了,特别是这特殊时期,我只能在微信上看到他们在一起的天伦之乐,今天这个擦黑板的小细节,一下子勾起我的回忆,让我想起老妈:妈,你的张大学问想你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227883.html

上一篇:张海霞︱死了都要爱
下一篇:张海霞︱早春五首

14 郑永军 武夷山 舒红 刘立 徐长庆 王汉森 曹俊兴 康建 郭胜锋 赵宇 王飞 王安良 吴斌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3 03: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