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在Caltech,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精选

已有 7237 次阅读 2019-12-15 07:00 |个人分类:国际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加州理工, 世界一流大学, 创新, 科研

 2019-12-15

这次出国时间比较长,主要在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访问,这是一所久负盛名的学校,也是一所充满了辉煌历史、在近代科学技术发展中留下了重要足迹的学校,听得太多,都不如自己见到的事实有说服力,还是说说我自己在这里的见闻吧。

我在这里拜访的主要是Caltech的青年才俊--高伟教授这里访问,高伟教授有多厉害,那就不用我多说了:当年找教职的时候把名校offer拿了个遍,来Caltech之后三年时间已经快速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出了重要的成果,上个月我们合作的成果也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发表了,研究小组是蒸蒸日上,毫不夸张地说高伟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炙手可热的明星教授!

那天我约了北大物理系一位校友去参观他们的实验室,这个得过奥赛物理金牌的孩子在北大物理学院毕业后来这里读博士,主要做光学研究,他们研究的精密光学测量装置的应用上至天文学研究下至细胞学研究,真的是横跨了多个尺度和维度,非常有趣,这位同学去年刚刚毕业,读书期间完成了好几个工作都发了NatureScience论文,看他谈起这些实验装置真的是如数家珍,从理论分析到实验设计都是门清儿!跟他的教授聊天,也是说起这些话题兴奋异常:我就是喜欢这些能在物理上说清楚又能够影响现实世界的东西!真好,我也喜欢啊!只是我们这些做工科的,很多时候只注意实验现象、不去想物理问题或者说想了大概也想不清楚,所以,很多研究都是piece to piece,很难像他这样形成系统。真心祝福这些在这里读书的同学,可以做得这么系统和完整,这对于他们今后的工作真的是太好的训练啦!

很巧,另外一天我拜访了数学学院的一位校友,他是一位神人,16岁就获得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的金牌,保送北大数学学院读了硕士以后再到普林斯顿大学读博士,然后来加州理工大学数学系任教,尽管很年青但是他在这里任教已经十年了,早就是正教授了,而且也是获得了很重要的数学大奖的人物,可是看起来真的是很普通,聊天无比轻松:这里的数学系不大,外国教授不多,也就三个,很巧这三个都是北大数院的!是的,不仅是三个北大数院的,而且是每个都得了很著名的国际大奖,包括今年的科学探索大奖!说啥好呢?只能说加州理工大学太奢华啦!卧虎藏龙!

更有意思的是拜访我这层楼另外一头的一位老教授,尽管我们领域差别较大,但是我看他的研究兴趣中有对储能材料的研究,于是就给他发了邮件希望见面聊聊,没想到很快就回了,我去的时候老先生很客气,仔细跟我探讨能量采集器和能量存储跟材料的特性关系,随手就拿出一本厚厚的教科书翻到了材料性能那一页,有张图清晰地说明了外界参数对材料性能的影响,仔细看他的办公桌,真的是堆满书籍,这本厚厚的教科书就是他的作品!真的是非常认真的老教授,想起昨晚8点开始的讲座,听众席上坐了很多头发花白、认真记笔记的老教授,大概都是向他一样早已功成名就却还孜孜不倦学习的老教授吧!这种永不停歇的学习精神真的是让人敬佩!

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今天下午去参观的汪立宏教授的实验室,尽管他的办公室就在我旁边,但是汪老师真的是太忙了,我之前在北大听过他的讲座,知道他做得很棒,也听这里的同学说汪老师的实验室大概是Caltech最大的实验室,可是当我真的到他的实验室参观的时候,还是莫名惊诧了!整个楼的地下两层都是汪老师的实验室不说,里面每个房间的仪器设备和正在紧张做实验的同学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开发的成像技术在生物医疗、航空航天、脑科学等等领域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同学们在这里进行的工作不是为了挑战技术的极限,而是真的要为人类的发展在做出重要贡献!

当然,最让我惊诧的还是那天晚上在Beckman礼堂听的一位Caltech生物系刚刚入职两年的助理教授的报告,他从自己从小痴迷的甲虫讲起,到发现甲虫在其他生物群体里生存而产生的匪夷所思的变异,再到如何研究这些变异,他和他的学生们从室外采集样品、培养、观察等生物学研究全方位发挥了不说,基因剪辑技术也用上了,更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还使用了人工智能大数据、高速成像等等技术来研究甲虫与其他生物的适应性和社交活动!简直把一个昆虫社会研究出了花!不得不说真的很有趣!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刚刚入职不久的青年教师啊!他真的是太有才了!

不过这还没有完,昨天晚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年度中国科技青年英雄榜发布,这个涵盖全球最前沿科学与技术领域的排行榜每年共选35位35岁以下做出重要科研成果的青年科技才俊上榜,今年的35个人里就有昨天带我参观的那位汪立宏教授组的李磊博士和高伟教授课题组的博士后吴志光博士,巧的是他俩还是合作伙伴,今年还共同发表了一篇纳米机器人的工作,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说啥好呢?

我想是这句话最合适:Caltech,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其实,Caltech真的就是这样,每一个青年教授都带着他们的学生在自己的领域里开疆破土、敢为人先,每一个成名的教授都不拘泥于自己的成就而是虚心学习、不断创新,在Pasadena这个神奇的地方成就了一个规模最小却质量最高的世界一流大学!

致敬Caltech,致敬这所小巧精致的世界一流大学,致敬这里不懈努力着的一代又一代Caltech人!

 

管中窥豹:加州理工学院缘何名列第一?

2011-10-8

看到TIMES的排名中加州理工学院排名第一,不感到惊讶,因为若干年前访问加州理工我就有这样的感慨了,一个大学的好坏不在于别人的排名,而在于其实质的贡献,即使它没有排到前三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小觑加州理工的名头,在加州理工获得博士学位是加盟一流牛校的敲门砖,为什么可以做到这样?我想从我对加州理工的访问中给大家一点启示。

第一次去是2005年的除夕,我们从迈阿密开会回来,同行的老师要从LA回国,我也正想到那里去访问下,于是就跟加州理工的YC TAI(戴聿昌)教授约了去他那里访问,戴教授在MEMS界的地位可以用大佬来形容,因为正是他做出的世界上第一个微马达轰动了全世界,开创了这个领域,当然那时他是UC BERKELEY的博士生,后来到加州理工任教以来,成绩斐然,在很多重要的国际会议上做特邀报告,工作好、口才好、人非常的有个性,是学生们追捧的偶像。我在迈阿密的会上终于和戴教授说上了话,希望去他那里访问下,他爽快地答应了,时间约在农历除夕。开着租来的车终于到了帕萨迪纳,由于时间尚早,我们就决定先在校园里逛一下再去他的办公室,没想到这校园安静的如同放假,除了一个高一点的建筑外,其他几乎都是几层的平凡楼房,校园里倒是时不常可以碰见整理校园的工人,连个问路的学生都难以找到。还好,我们顺利找到了戴教授的办公室:妈呀,怎么是地下室?我太吃惊了,这么有名的教授在地下室办公?戴教授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带着我们参观了他分散在地下室和地上的实验室和学生办公室,我很难以想象这么多著名的工作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完成的:他一个人,一个秘书,十几号学生,一个面积不大的超净实验室加上其他各种测试分析实验室,仅此而已,实验室的设备也是极其平凡的,没有任何特别贵重的高精密仪器,虽然那之前也去了不少有名的实验室,可是,戴教授的个人作坊还是深深地刺激了我的神经,和其他人不一样,这里是一个人和他的学生的舞台,虽然人少,却是如此的高产和有影响!

我和同事带着自己的惊讶和戴教授去吃中午饭,去的是校园里有名Faculty餐厅,进门的时候戴教授就讲起了这个餐厅的故事,这是当年爱因斯坦住过的地方,每个新的Faculty来面试的时候,学校会安排他/她在爱因斯坦住过的房间住上几晚,算是一个特殊的见面礼,当然,可想而知,每个人也从此感到了这里无形中的氛围和压力,你来到的是一个世界大师云集的地方!落座之后,年老的服务生开始从容地服务,这是走进校园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但是不喧哗,一切都很有秩序,很温暖,于是我抛出我的问题:

校园里人为什么这么少,我开始还以为是中国除夕这里也放假呢?

我们本来就这么少人!每年本科生才不过800人,全部在校学生也不到五千人,本科生都在教室里上课(十几个人的课),研究生都在实验室里,你在校园里怎么会见到人呢?!

原来如此!那老师呢?

“加州理工加起来一共才300个教授!不过,你看,坐在咱们左手桌子上的那位是***年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右手靠边上那位是***的诺贝尔奖化学获得者,我们这300个人里现在还有十几位在世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呢!”

最后,戴教授补充了一句我永远忘不掉的玩笑话:“早知道做MEMS得不了诺贝尔奖,我当初就不做MEMS了!”

那一刻,我的神经彻底地被刺激了!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它多么真实地反映了加州理工的底蕴!每一个在这里的教授都有着这样的追求,每一个人都有着这样的梦想,所以才造就了他们处处在科学上敢为人先、不拘泥一切的创新精神,正是这种精神造就了一批又一批杰出的人才、为人类推开了一扇又一扇科学的大门、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是小巧精致而又大名鼎鼎的加州理工的魅力所在!

那次访问之后,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尽管我们早就吹响了迈向世界一流大学的号角,可是,这次访问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我们和世界一流大学之间的真正差距!很多人在强调物质上的差距,其实不是,我们真正差的是“不创新、毋宁死”以及“追求真善美高于一切”的精神和灵魂!

后来,和戴教授一起做了不少事情,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他的坦诚和直率对我有着很大的影响,记得有一次和台湾的教授在一起谈论科研的问题,台湾的教授抱怨设备条件更新慢,戴教授当时就说:“真正的科学家是以三流的设备做一流的研究,而你们是以一流的设备做着三流的研究!”我在旁边当时就无地自容:我们国内的情况不正是这样吗?拿着大量的钱投入到设备的更新升级上,而这些高精尖的设备几乎都被严格看管着几乎没有用,更不要说几流的研究!

还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国际会议上讨论中国的科研问题,他感慨地指着站在讲台上做大会特邀报告的学者对我说:“只有你们站到这样的国际舞台上,北大才有可能成为世界一流!

这些话长久地回荡我的耳边,戴教授是良师也是益友,他是加州理工300个教授中的一个,后来我们的几个好学生投到他的门下,都做出了很不错的成绩,还有人获得了重要的国际奖项,真是为他们感到骄傲!因为这些原因,后来也去访问过几次,加州理工也成了我给学生们上课必谈的一个话题:何谓世界一流大学?从加州理工那里我们得到了许多的启示:

所谓世界一流大学,是那些坚持“处处敢为人先、不拘泥一切”的创新精神和办学理念的大学;

所谓世界一流大学,是那些团结了一大批像戴教授这样有魅力的名师并以他们为核心形成了良好的学术氛围的大学;

所谓世界一流大学,是那些吸引了一大批有才华有理想有追求的青年人一起互相激励和互相竞争的大学;

无论在哪里,只有具备了以上基本条件的大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一流大学!

相比之下,再摩登的大楼、再贵重的设备、再庞大的规模、再显赫的“GDP”,都是浮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210070.html

上一篇:张海霞︱想念武则天
下一篇:张海霞︱啥也别说了,继续好好干吧!

16 郑永军 彭真明 邵宇飞 王明明 王卫 姬扬 史晓雷 刘全慧 杨涛只 杨金波 王晨光 孙会来 高江勇 王林平 董正球 傅晓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0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