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从头开始 精选

已有 2251 次阅读 2019-12-1 01:0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从头开始, 创新, 不设限

引子

刚刚到巴黎的酒店,打开电脑就看到法国朋友Kremena的新邮件:

Kremena: Hi, Alice,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 are still need hairdresser?

: Dear Kremena, just arrived hotel, Yes, I DO need the hairdresser. Please make reservation.

这已经是Kremena第四次问我这个问题了:Are you serious for the hairdresser?

这也是我的第四次回答了:MUST

这也是我这次出差来法国的主要任务之一。

缘起澳门

我是今年暑假在澳门的一次国际会议上遇到Kremena的,那天的讲座非常成功,晚宴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来打招呼,其中就有Kremena

Kremena: Hi, Alice, congratulations for your wonderful talk, I like the Alita story.

我仔细看着这个顶着一头红发的资深女教授,她是真诚的。

Alice: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ement, nice meet you, this is Alice Wonderlab flyer.

我很高兴地送了她一份我的小组2019年的贺卡,那个特别受欢迎的礼物。

Kremena拿着这个礼物惊讶到惊到了下巴一般:Alice, Amazing, you are real Alita!

哈哈,就这样我们交换了名片,热洛地聊了起来,原来Kremena是来自法国南部一个重要研究所的教授,做纳米材料的,非常健谈且十分风趣幽默。我说我去了法国很多次,每次都是巴黎。

Kremena想都没想就来了一句:Alice, France is not just Paris, come to Toulouse, please.

就这样,我们就约了下次来法国去访问她的研究中心,其实也就是一说,没有当真,但是我对Kremena的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她那一头红发,在灯下闪闪发光。

意外惊喜

今年的国庆是70年大庆,上大三的女儿和许许多多首都大学生一样报名参加了国庆游行,从暑假开始就集中训练,开学以后也隔三岔五去天安门彩排。

9月底的某一天,距离十一的正日子还有几天,突然接到女儿发来的微信:

妈,你十一一定要看电视直播啊,你一定能看到我的!

这怎么可能?每个游行方阵都有上千人,让我找到某一个人真的是太难了。

妈,你放心,你一定能看到我,我染发了!

什么?!你染发了,这怎么可能?

是的,我染了很扎眼的颜色,你一定会看到的!放心!

记得是半夜,我的情绪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我这个学物理的娃怎么可能去染发呢?而且是很扎眼的颜色,怎么了?不会有事吧?我立即约她第二天中午一起在南门外吃个饭,并特意叮嘱了一句:别忘戴个帽子啊。

第二天中午我一早就去了约定的饭馆,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看看娃是否有事,我坐立不安地等待:仔细回想孩子长大这19年里,从来没有过什么出格的事,这回说都不说就把染头而且是染个很扎眼的颜色这事太匪夷所思了,不会是有啥事瞒着我们吧?!

读秒一般地煎熬,真的是一点儿都淡定不下来。

还好,孩子下课就过来了,我紧紧盯着门口,看看进来的是谁,没想到她穿着短袖短裙顶着一头国旗一样红的头发就大摇大摆地进来啦!

妈呀,那颜色真的是耀眼啊!和我们的五星红旗一样红!

我看傻了眼:娃,这是咋的了?!

妈,不是要去游行吗?我想了很久到底怎样才能在游行队伍中找到我,衣服道具鞋子都是规定好的,啥也不能变啥也不能拿,那我只有去染发了,而且,这个颜色最醒目!

真的,这真的太醒目啦!

还有个小秘密,你到时候才能看到……

接着她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我准备了黄色的五星发卡,到时候别在红头发上,就直接是个国旗头了,给70周年献礼,怎么样?!

她嘻嘻笑着,我真的是全傻了:这是我的那个娃吗?以前我劝她做点啥出格的事她都不干(包括穿个嬉皮士一点的衣服),就一句话:别忘了我学物理的,这不行。

可是现在,我面前这个娃:一头红发,T恤衫加短裙,下面是一双增高的凉鞋,如果不是背着书包,简直就是一个街头的时尚妙龄女郎!

妈,我知道你一下子想不通,其实染发之前我也完全没有想过,不过昨天晚上染完发回到宿舍,全楼的人都来围观,那时候,我突然一下子就想清楚了:

做人做事就是要敢于挑战自己、与众不同!你以前每次鼓励我,我都不敢做,是我给自己设限太多了,真的不行,没意思,根本不可能创新!这不,我从头开始了!

是呀,我自己还是讲创新课的,号称自己很创新,鼓励学生们创新,这次我的娃在头发上一创新,我怎么就坐卧不安了呢?

不行啊,要支持孩子,要支持孩子这次勇敢地从头开始!

吃完饭,孩子破例第一次大白天在校园里跟我散步,顶着她那一头耀眼的红发,大大咧咧地走在我身边,开怀大笑,那一刻,我真的是恍惚了!这不是我一直盼望的吗?那种自自然然、潇潇洒洒、大大咧咧、青春洋溢的状态!说了千百遍都没有用,孩子她自己突破自己去染发找到的!真好,支持,必须支持!从头开始!

无意刺激

11月中旬,又是一年iCAN决赛,从2007年开始,到今年真的是第13年了,iCAN不仅包括了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如今还有青少年赛,今年又是几千人的决赛在南京,我必须全力以赴、精心准备,包括我的造型:于是,出发前的那天晚上我去了五道口那家我熟悉的理发店,10号师傅,他是我前年偶然认识的理发师,他很细心也很耐心,找他理发大概快三年了,很满意。

师傅,帮我把发型整整,马上又要总决赛了。

姐,咱换个发型?

不行,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而且是重要场合,不能换,上次你理的那个发型大家都说好,就那个。

谢谢,那个发型确实挺适合您的,可是好多年了,要不咱做个颜色?

不行,你忘了为啥找你理发的?上次那个师傅给我染成70岁了!不行。

姐,不用全然,咱就挑染一下,显得年轻一些、精神一些?

不行,就那个发型,现在就是长长了,你剪剪就行。

于是,师傅无奈中拿起剪刀开始剪头,一边剪一边聊天:

姐,你看我也认识您快三年了,您在我这255个常客户里是唯一一个从来不换发型的,不,不,还有一位大哥,他是公务员,也好几年都没换过发型了!

……你说啥?

是,我在这家店十多年了,一共有255个固定客户,还真就就你和那位大哥两个人从来不换发型,我每次问他他也是这个话:不行不行,不适合我的工作。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我真的是这样的吗?!

不,我真的是这样的人啊!

看看镜中那个自己,我真的是很多年都没有换发型了,甚至不仅仅是发型,我的服装造型也似乎早早就定格了!

忽然间,我开始怀疑自己:我真的是那个教创新、强调创新无极限的老师吗?我怎么了?我怎么连变个发型的勇气都没有?……

尽管发型不能变,但是我开始意识到一定要有所改变,于是我在登上去南京的飞机前5分钟我给自己买了一件很鲜艳的红衣服!

创新,必须要改变!

机缘巧合

iCAN比赛结束后,我到Caltech访问交流,我们合作的项目进展顺利,论文顺利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发表,同时我收到了法国我担任顾问的大学来信:

Alice,下周是我们的Future Day,你能来吗?

可以,当然可以!

刚刚回复了这封邮件,突然想起了Kremena的那一头红发和她那一句“France is not just Paris”,这不正是一次机会吗?这次我一定要跳出自己熟悉的舒适区,主动挑战自己,不仅要去熟悉的巴黎,还要去趟法国南部,去看看红发的Kremena和她的实验室,还要去她的那家理发店找那个理发师染发做个新造型,把改变落实到行动之中!

从头开始

巴黎的雨夜,开完咨询委员会的最后一个会,我赶到了奥利机场,我乘坐半夜的航班到图卢兹,一小时十五分钟的航程竟然我在飞机上结结实实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开始访问LAAS实验室和Laplas大学Kremena的实验室,图卢兹真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好地方:空客、欧洲宇航中心、十多所高校还有180多个各种研究所外加上很多高科技企业,这里的学术氛围很浓而且水平很高,大家交流得非常好,午饭时竟然还遇到了2011年到北京参加Transducers会议的老朋友!

访问结束后,按照预定的时间,Kremena带我去她那家理发店做头发!

碰巧是这个神奇的理发师Jimmy28岁生日,店里的气氛好极了,Jimmy一边给我剪发设计发型一边学英语,几个帮忙的法国美女也是十分地热情,在Kremena的翻译帮助下,我们几个语言不通的人竟然很快就打成了一片:连来店里的其他客人也都开始加入我们说英语的队伍:从剪发、去色、上色再到最后的修剪,几个小时里我们真的是笑声就没断过!不觉得天色竟然就黑了,我的发型也要新鲜出炉了!Jimmy耐心地给我做着最后的按摩,别着急,等下吹干了效果就出来!

真的,真的,风筒在Jimmy的手里像是变戏法一样:我原本黑黑的头发竟然变成了闪亮的红色,整个人瞬间像是变了一个人!

Jimmy激动地拉着我照相,团队的成员也都来合影:真好看!我们很快就把您的大照片做出来,您下次来就能看到了!

看着这一群为了新造型激动不已的理发师们,看着镜子里我这一头闪亮的红发和帅气的新造型,我恍惚觉得这就是缘分,走遍了全世界就是为了来这里找到你----这种难以抑制的创新激情:

一切从头开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208275.html

上一篇:张海霞︱突破NS顶刊的题外话
下一篇:最新成果:应用于人体运动连续监测的“三电极”传感器

12 郑永军 彭真明 王安良 刘欣 范振英 高志斌 檀成龙 褚昭明 武夷山 周忠浩 杨金波 李世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8 00: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