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放孩子单飞,你准备好了吗? 精选

已有 3439 次阅读 2019-11-5 10:3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孩子教育, 家长, 独立

【写在前面】今天在一个家长的微信群里,一位妈妈很焦虑地问关于孩子学习的问题,深入了解才发现是青春期逆反的孩子跟一个放不下管得太多的妈的典型矛盾,想起了当年的自己:放手,对每个妈妈来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不放又绝对是不行的,两难之间,还是尽快选择挑战自己吧:强咽下嘴边的话,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让孩子自己飞!


张海霞︱放孩子单飞,你准备好了吗?

2017-08-27

【题记】今天是孩子开学的日子,北京大雨,开车送她出门,心情五味杂陈,我们都知道孩子长大了要放TA单飞,可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时,对于做父母的却是要命一般的雷击!开门送TA快快乐乐地离开,回来面对落寞的空巢,门外是孩子独自面对的狂风暴雨,门里是我们需要重新开始规划的人生!你准备好了吗?

出差回来的高铁上,收到先生的短信:

啥时间回来?

很是惊诧:我们家长期保持着“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习惯,出差期间基本不打电话、不汇报行程,这次怎么这么关心我,难道有啥事?于是回复:

刚上高铁,坐地铁回家。

辗转几次换乘地铁、冒着暴雨回到家,打开门,黑黑的,冷冷清清,远不是之前家里的热闹:

没有爸爸妈妈在厨房门口问:张海霞,你吃饭了吗?我们做了……

也没有孩子从楼上奔下来问:妈妈这次去哪儿了?带了什么好吃的?才想起来孩子已经去大学开始新生活了

上楼,看到先生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躺在床上看着手机,连电视都没有打开……

原来,传说中的空巢生活真的要开始了,孩子真的离开家了,心里忽然十分的伤感,翻天覆地的变化怎么来得这么快又如此地彻底?!

不禁又想起618日那天她的毕业典礼和成人礼,那一天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也有太多的纪念意义,就像是人生的分水岭,它以幸福美好又毫无征兆的方式来到了我们面前:

我受邀作为家长代表致辞发言,全家人无比地兴奋和开心,家长送孩子成人礼物的环节是我和爸爸精心为她准备的《一生一世、一心一意》的成长纪念册,记得她翻开第一页的时候就泪流满面、三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看完了这本记下她17年成长脚步的画册:


亲爱的小美孩儿

请允许我们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宝贝

十七年的风风雨雨

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说来都是欢声笑语

写下令人顿时泪雨

 

今天

古怪精灵乖巧的你

即将这样离家远去

爸爸妈妈纵然这样

千般不舍万般难离

又怎能阻挡自然规律

 

我们只是想对你说

宝贝

你是我们一生一世的唯一

你是我们一心一意的专一

无论昨天、今天还是明天

你就是我们这辈子的意义

 

一切都是这样地美好,三个人,一辈子,可是,接下来的事却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我们坐在车上满怀幸福和开心回家的时候,无意中说起一件毕业之后要做的小事,我和孩子的意见有分歧,我很委婉地说:

这事不着急,我们能不能缓一缓?!

可是真的没有想到,女儿立即毫不客气、语气十分坚决地跟我说:

妈,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支持,要么出差!

我一下子就傻了,这是第一次孩子如此决绝地跟我说话,而且是这样的毫无回旋余地:要么支持、要么出差!

记得有那么几分钟我神情恍惚、不知所措,这世界真的变了?!孩子真的长大了?!

然后爸爸在旁边打圆场:成人礼之后就是不一样啊,大人啦!

……

那一刻,就是人生的分水岭,孩子和我们摊牌:

爸妈,我长大了,我的事情我做主!

孩子长大了,都知道要放TA会来的这么快和突然,而且以这种决绝的方式,那一刻我真的是强忍泪水,逼着自己强喝了一瓶矿泉水:

你真的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以后妈妈不是支持就是出差!

从那以后,我们家里又多了一个新磕儿:要么支持,要么出差!如今出差回来,家已经是放飞小鸟以后的空巢,门外是孩子独自去面对的狂风暴雨,门里是我们需要重新开始规划的人生:

孩子,加油,无论风风雨雨,家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爸爸妈妈就算在出差的路上也一样是你坚定的支持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204899.html

上一篇:张海霞︱MIT创新精灵:Deblina Sarkar
下一篇:张海霞︱燕园秋色胜春朝

14 郑永军 武夷山 王从彦 杨金波 王安良 农绍庄 周忠浩 范振英 信忠保 黄永义 刘立 李万春 吕泰省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06: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