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导师为啥给你发邮件? 精选

已有 6122 次阅读 2019-9-24 08:16 |个人分类:科研心得|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导师, 学生, 学术, 人生

 

2019-09-23

早上看到一个帖子《收到了导师的邮件,但我早已不做学术》,是一个被导师寄予厚望的学生后来不做学术四年以后收到导师的邮件有感而发写的,文章的结尾:

四年后的今天,我收到了导师的邮件。

邮件另附的是我工作四年发表的论文(原话:我没有时间去想我的导师,去想关于学术的事情。而我为了应付考核,论文又一次变成了“江湖体”。我油腻的发现,在大学里当老师,最累最清贫的,居然是做学术……),没有评论。导师的邮件也很短,但我看了一句,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导师问我:“四年了,家里生活究竟安排的怎么样了?”

真的令人潸然泪下。

其实做为一个刚刚去看望过自己的导师马上又有学生要来看望我的“学生兼导师”来说,看了这个帖子满感慨的:其实导师也不指望所有学生都继续做学术,但是希望那些能够做学术的同学做学术,最惊喜是那些原本没想到能做学术的同学最后做了学术,最遗憾的是那些具有很好科研潜质的同学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学术……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从我自己读研究生说起。

我的导师是我机械领域的绝对大师:杨叔子老师,华中科技大学第一个院士也是学生心中永远的校长,他不管是做学问做人还是做领导都是有口皆碑,真的是令人感到高山仰止那种导师。我读他的研究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暑假里无意之间看电视节目《东方之子》刚刚出道的白岩松采访杨老师,我深深被他的人格魅力打动,直接去武汉拜师了,之前我的专业是工业电气自动化,自学机械专业的课程考上了杨老师的研究生。这当然也就决定了我的起点是不怎样的,其他同学以及学了四年的专业知识和实验技能我都需要自学掌握,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我性格桀骜不驯,从来不听话还特别自以为是,在学校总是惹是生非、不是个好学生,尽管属于老师成名以后带的学生,但是在我读书期间出现各种问题以后老师也没有放弃我,尽力把我拉回正轨完成学业。说实话,老师的优秀学生太多,我读书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大批成名的师兄师姐,所以对于我这个不听话又问题不断的女学生,老师一定是没有寄予厚望的(我自己猜的),应该也没有想到我会继续做学术,至少老师没有跟我谈过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没有主动跟老师谈过这些问题,其实我博士毕业的时候也很不想继续做学术,很想去企业界闯荡江湖,可惜阴差阳错,我后来还是走了学术这条路,而且是进入了一个与导师没有交集的新领域(微电子)和完全不同背景的综合型大学工作(华科的校友绝大多数在理工科大学任教)。由于生活和工作的种种原因,我博士毕业之后也有将近十年没有回去看望我的导师,直到2008年我受邀回母校作报告!那一次我再见到我的导师真的是让人感慨万千:他非常非常地开心不说,还为我感到骄傲!他逢人就说:张海霞,了不起,成了北大教授!我真心感动,我觉得老师是鼓励我继续努力。可意想不到的是在他的80寿辰庆祝活动上,他分布在国内外的学生来了上百人,其中包括清华大学的副校长和不少国内外重要大学的领导和院士,老师执意安排我在会上做了发言,那一刻我真的是受宠若惊了!我不禁想:做为导师并不特别优秀出色的学生,为什么会得到老师这么多的厚爱和偏爱?!难道因为我是女生吗?

这个答案直到我自己做了导师好些年以后才想明白:原来我是导师的惊喜!

指导过不少研究生之后,我发现做为研究生导师本来也不指望所有学生都继续做学术!毕竟世界太大了,一个优秀的年青人在一个不错的学校拿到研究生学位、掌握了较好的专业技能之后,可以选择做的事情太多了,做学术只是其中一条路,去企业、去政府、去创业甚至是去证券公司去中学教书都是很不错的选择,我的学生毕业以后从事的职业五花八门,甚至还有诗人。所谓人各有志,没有好坏没有对错,只有自己是不是喜欢,做什么都发挥出自己的能力尽力做好就行了,导师听到大家的进步都挺高兴、挺骄傲的。

但是做为导师,难免会内心里盼望那些能够做学术的同学继续做学术。这是因为这些从事专业研究的导师内心多多少少都以自己的专业研究为骄傲,而且内心里都比较清高看重学术水平,所以,一旦遇到那些天资聪慧、一点即透的“聪明鬼儿”、“透灵神儿”学生,难免偏爱加料培养,希望学生能够在专业研究中发扬光大!当然,很多同学志不在此对这样的培养也就感念一下就完了,有些同学有志于学术的那就有福了,在读书期间取得很好的成绩,毕业之后继续努力从事自己喜欢的学术事业,导师高兴,自己也高兴,两全其美。

特别是那些毕业以后能够离开导师走出去另外开辟新领域的学生,一般都会再上新台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无形中扩大导师的影响力。这也是导师的骄傲之处和教育的魅力所在:不是有一个学生follow你,而是超越你、走到你远远想不到的地方、开辟新天地!我想我的导师对我的厚爱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此,当然更大一部分是来自:我的成长带给他的惊喜!那个本来他原本没想到能做学术的学生最后竟然做了不错的学术!这也是我自己做导师之后体会到的,带了很多好学生,也带了一些出问题的学生,最后是那些有问题的学生的进步最让你感动,试想一下那个原本调皮捣蛋怎么看着都不像是能够去做一个教授的学生竟然千锤百炼以后成了一个合格的人民教师,而且还带着学生做了不错的研究,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导师兴奋的呢?!这不就是导师教育的最好成果吗?!那真的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啊!

当然,与这意外的惊喜相比,做为导师最遗憾的就是那些具有很好科研潜质的同学由于种种原因放弃学术……这样的例子身边真的很多,最让我感慨的是今年7月在澳门主持IEEE NEMS会议时遇到的张博士,认识他也很久了,特别这几年大家在科研上方向比较接近,看着他突飞猛进地成长,真是为他感到高兴。他的报告非常精彩,有很多新内容,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在报告结束时展示的一张照片:他读博士期间第一次参加国际会议是在香港的IEEE NANO 2007,照片上的他青涩害羞,12年后,他已经是国际会议的邀请报告人!真好!

会议结束以后聊天,我说那次会我也在啊,怎么对你没有印象?

他说:那是第一次出来开会,很好奇,很贪玩,讲完自己的报告就跑出去玩了!

怪不得呢!原来是出去玩了!因为那次会我印象很深刻,也是我踏上国际学术舞台的开始,所以对会议非常认真,跟出来开会的学生交流非常多,几乎记得每一个人,特别是表现突出的那些同学,不得不提到一位女同学,在Nano2007她得了会议的优秀学生报告奖,是那年大陆学生中的唯一,其实她读博士期间科研工作非常出色,得了很多奖,是学生中的明星,可惜,博士毕业后选择了去一家很清闲的单位生娃养老,如今早已泯然路人了……

说啥好呢?12年的坚持和努力让原来一个普通的博士变成了同领域里的佼佼者,而另外一个原本具有很好的潜质的领跑者因为种种原因消失在了茫茫人海。这大概就是做导师的最大遗憾。

写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我的一个毕业的学生从国外回来敲门来看我,大家聊得不亦乐乎!

我忽然意识到,做为一名研究生导师,对于学生毕业后是否做学术、工作是不是出类拔萃,其实都不是最关心的,最关心的是你是不是喜欢你的工作、生活得是不是开心幸福,因为学生就是导师的事业上的孩子,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每个家长都避免不了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也免不了因为你没有成龙成凤而感到遗憾和难过,但是,其实TA内心里更希望你幸福开心!所以,毕业的学生啊,做不做学术都不要紧,是不是成了人中龙凤更不要紧,要紧的是方便的时候记得常回学校看看,跟导师联络一下,聊几句家常、报个平安,这就是导师对你最大的期盼!

马上十一长假了,请记住:除了有个等你回家的老爸老妈,还有那个在学校等你电话的导师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199230.html

上一篇:张海霞︱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下一篇:张海霞︱满门皆忠烈,学坛父子兵

22 刘旭霞 赵凤光 俞翔 彭真明 农绍庄 刘昭军 李承哲 杨顺华 姚伟 李剑超 郑强 李陶 朱鸿源 黄育和 王恪铭 张小元 张启峰 郑永军 张超 刘全生 王安良 杨生茂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23: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