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创新创业,难在敢想,贵在坚持 精选

已有 4059 次阅读 2019-1-15 11:56 |个人分类:杂文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创新创业, 敢想, 坚持, 自信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iaun9rPYZ6JVAOFsvnHyyrIXfw8CIUNWzpueg46eVQaaAzMQmQge9O4dF3uxqcnyDvYRTMJegO3ADoNvr1e5kXQ/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wx_co=1

张海霞︱创新创业,难在敢想,贵在坚持 

这段时间“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话题似乎没有那么热了,因为在经过一段狂热之后我们迎来了始料不及的寒冬,很多轰轰烈烈的创新创业都壮烈地倒下了,不禁要问:创新创业为什么这么难?怎样才能做到?

 

创新真的都挺难的,古往今来莫不如此,而且真正创新创业的成功率都是非常低的,只是我们在媒体上看到很多创新创业成功的神话,忽略了背后残酷的事实:诺奖的成果基本要等待几十年的认证,一个成功的创新企业也是几经生死蜕变能够存活下来的,都是少数中的少数:昨天看到一个帖子讨论企业的生命:一个很惊人的数字,企业二十年存活率低于万分之一!

可是事情也不是那么难,有的时候会出现十分集中的爆发期,早前的英法、二战前的德国、近年来的美国,都出现了人才和技术的创新集中爆发期,究其原因,不外乎于外界大环境的优势:国富民强、自信心十足、鼓励百家争鸣、允许百花齐放,宛如盛唐,不可能仅仅只有李白,只有一个李白也成就不了盛唐,而是自由的风气和互相的激发,才成就了一大批的人才和作品,各显其能、纷繁多彩。

所以,创新第一个难题的就是要有氛围给人“敢想”,要给予科研人员足够的空间和自由以及鼓励去想那些真的有意思的研究内容,这点上很佩服张益唐,已经落魄到了很惨的地步还不放弃自己的宏大构思去解决很难的问题,就凭这点,他就超越了绝大多数所谓的科学家。今天,我们其实拥有很多很好的科学苗子,只要他们能够利用好自己的天赋和外在条件“敢去想大问题”,那就是成功了一大半。但是很多时候,他们把自己的天赋和才华浪费在了其他方面:跟着大佬耀武扬威,做着时髦的课题,发着华丽的文章,取得耀眼的名利,然后就淡出江湖指点江山,那些真的难的问题始终是没有人去碰的,或者是浅尝则止,昙花一现,这种现象也是多如牛毛。

这就是创新创业的第二个难题:贵在坚持

特别是在创新上坚持自己,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加难。一时兴起、做着好玩是一回事,真的把创新的idea做成自己的事业是另外一回事。那天给一位最近被各种媒体热炒的朋友发短信:“一人十年百折不回,千难万险亿笑而过”,他的故事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一个偶然的发明以及随后为了把这个发明变成现实所付出的超人的努力,这期间的误解与非难,足以毁掉一个人,可是他都一笑而过,坚持前行,还不断地做出了更有价值的发现,自成体系,靠的就是坚持,千里走单骑的骑士精神!想想,这样的事要是落在自己身上,可能早就放弃了,哪里还会有今天的自成一统?!

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在今天的中国确实很难,我们还远远没有形成“百家争鸣”的局面,非学术因素很多时候还是直接影响着学术界的发展,自由探索、追求真知的学术思想还不普遍,学术界的争论、宽容、理解、尊重和差异化还远远不够。促进这样“百家争鸣”的自由探索氛围形成,鼓励青年才俊们百花齐放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在良性竞争机制中培育一批有绝对实力的创新巨星。直到那个时候我们才会看到真正创新的魅力和生命力,即使不得诺奖,我们的自信也是满满的!

创业,特别是那些实业的创业在中国也是无比的艰难,而且我们还远远没有形成支持创业者和对创业项目失败宽容的氛围,可是没有这一茬又一茬的持续创业者哪里会有我们自己的比尔盖茨和乔布斯成长起来啊?!

创新创业,难在敢想,贵在坚持!只有敢于坚持自己的选择才能有出路,也只有挺过寒冬才能看到春天的美景!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谨以此文送给那些走在创新创业路上苦苦挣扎的兄弟姐妹们:越是艰难越要相信自己,Yes,iCAN!我们一起加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157191.html

上一篇:张海霞︱温暖的腊八粥
下一篇:张海霞︱拒绝放水:不能纵容零分学生!

10 蒋永华 檀成龙 黄仁勇 杨金波 姚远 汪育才 黄永义 简美鹏 张小元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3 16: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