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大陆寻亲记 精选

已有 3989 次阅读 2018-2-16 21:1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台湾, 两岸, 亲人, 寻找, 团圆

除夕,全家团圆的日子,孩子特意要去学校看望还在值班的楼长,这个从入学报道第一天就跟她有缘结识并对她关爱有加的阿姨,我们也正好一起去问个好、道个谢,平时热闹的校园这时却是非常清静,宿舍楼更是前所未有的冷清,跟楼长阿姨问候寒暄之后,没想到的是她告诉我们:这楼里还有十几个孩子没回家过年呢,大多数都是港台的学生!真的?!这些孤身留在北京过年的孩子在大陆有没有亲人?是不是要去亲戚家里过除夕?因为几年前我亲自帮助过一位台湾朋友在北京找到他的亲人!在这个喜庆的节日里今天特地把这个“大陆寻亲记”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大家。

杰明(化名)是台湾的大学教授,我的同行,从他在美国留学时就认识了,后来他回到台湾大学任教,成为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明星教授,因为他不仅科研做得好而且很有艺术细胞,各种资料都设计得特别有艺术美感,这一点在纯粹理工科的教授里显得非常突出,我们一起举办一些国际会议和海峡两岸的交流活动,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因为交往比较多,常常见面,跟他家人也都熟悉了,而且非常聊得来,几年前去台湾访问的时候,正好赶上杰明(化名)不在,他太太还带着三个孩子来专程看望,非常令人感动。

大约是3-4年前的某一个暑假,杰明应邀来北京在我举办的暑期学校上讲课,吃饭的时候大家喝了几杯酒,也就多聊了一些家世:

杰明,你在台湾哪里长大?

我啊,在眷村长大的,听说过眷村吧?

那当然了,很多牛人都是在眷村长大的,林青霞好像就是。

可不是吗?那时候来台湾的老兵后来都住在眷村,我爸爸就是大陆来的老兵。我爸爸的老家是密云的,可惜我们失去了联系。

密云?那很近的啊,我每年都去几次,你爸爸跟家里没有联系?

哎,说起来话长,你知道,我爸爸那一代老兵当时在大陆都是成了家的,我爸也不例外,留在密云的孩子和妻子,爸爸在世的时候找到了,还有写信联系,据说我有哥哥姐姐在这里,可是你知道我妈妈是之前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在台湾我家里也有姐姐,所以爸爸生前从来没有回来过,我也一直都不知道这些情况,后来爸爸去世了,找到了通讯的信封,才知道在密云还有这一家子亲人!后来,我们写信再联系,可是信都被退回来了:“查无此人”,可能是搬家了吧或者家里人不在了。你看这是信封,好像是当时是饮料加工厂,其他的信息都找不到了,这几年,我一直在想怎么找到他们呢……

这样啊!你把这个信息发给我,我让密云的朋友去找找看,没准儿就找到了呢,密云也不大,人不会搬太远的,即使搬走了也会有邻居知道下落啊。

于是,杰明把他保存的信封的电子版发给了我,我找到在密云的朋友去帮忙先找找看。心想如果能够找到就好了,如果不行,我们再找时间去密云看看。

没想到,两天以后,朋友就十分高兴地打来电话:找到了!

真的找到了!原来是密云按照新规划拆迁,这一家人原来的房子被拆了,他们搬到了新的小区里,原来的通讯地址已经不能用了!他们也知道在台湾还有一家子亲人,可是猜到父亲已经去世,也就没有再主动联系。现在老太太也已经去世了,哥哥姐姐都还在密云呢!留下了详细地址和联系电话,并且捎话说很想见到台湾的弟弟和妹妹们。

这样啊!这么快的速度实在是太意外了,杰明正好人还在北京呢,我立马告诉了他:杰明,你家人找到了,他们也在找你呢,快去密云吧!

于是,杰明立即就电话联系了那边的亲人,马上被接去了密云,这是一次怎样的亲人相见,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陪着他去,我想这样亲人相见的时刻不适合有外人在场。

我知道的是,杰明回来跟我说:Alice,太谢谢你了,我在大陆有亲人啦!

这以后杰明来大陆做学术交流的次数更频繁了,有一次他还带着妈妈和全家人去密云过了年,今年12月份他来北大访问的时候跟我说:“我明天去趟密云,提前跟家人拜个年。”看着他满脸的幸福,我真的替他和家人感到高兴:我的好兄弟,你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特别特别欣慰的:两岸一家,无论离别多少年,亲人永远是亲人!

今天是大年初一,特别分享这个快乐的故事,期待新的一年里,更多的家庭能够阖家团圆、幸福安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100065.html

上一篇:又见Shelling
下一篇:花儿与少年:致敬羽生结弦

14 张晓良 李斐 陈敬朴 唐炜 武夷山 孔福堂 沈律 张永刚 黄永义 强涛 陈绥阳 迟延崑 毛宏 徐长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9 08: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