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yu36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yu367

博文

文心雕凤(之一)------凤凰展翅

已有 1606 次阅读 2013-11-30 12:57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文心雕龙,文心雕凤| 文心雕龙, 文心雕凤

【案】古有刘勰《文心雕龙》一书传世,喻龙,隐现身形,起承转合,九曲盘桓,纵横一脉,文气通达,师者风范。今喻之凤,展翅而漫天锦簇,涅槃而朽木吐瑞,朝阳而八代兴荣,亦皆文心耳。

 

文心雕凤(之一)------凤凰展翅

 

   把文章写得富有画面感,就像凤凰张开的翼展,铺开漫天锦簇,向每个角落辐射缤纷绚丽,文学家中许多人都做到了,人间词话、红楼梦、京华烟云、文化苦旅,文字呈现一种文化的沁染状态。而我的疑问是,科技著作是否可以以这样的状态呈现?我似乎找到了一些,许多大篇幅的专著和评论,如<化学评论>,应该算是吧,而许多短评确乎不是,如<物理评论快报>。

 

   浏览国人的优秀科技论著和学位论文,行文多数若飞龙在天,少数犹有亢龙有悔之势,连贯而顺畅,气魄俨然,料想是《文心雕龙》的基因起了作用。“科技论著要展示结论性的东西,不要枝节丛生,像写小说那样~~”如此教诲,早已成为科技论文写作教学的必修内容,也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知灼见。

 

   而我出于好奇,偏偏要问问,科技论文,普遍是龙形,为何不可以凤仪——或者说偏少,而出于国人手笔者更少。“草蛇灰线,伏言千里”是形容《红楼梦》行文特点的,如果一篇论文写成这个样子,会怎样,如果一个课题已这种状态完成,又会怎样,我们或许会猜到通常的结局——非常遗憾,虽然此项工作在诸多方面均有涉及,但均未做深入探讨~~所以,我不希望朋友们去尝试为自己的辛勤劳动安置一个这样悲催的归宿。

 

   但是,这样的结果是否是一无是处呢?我个人认为不是,因为科学的样貌是多元的,也并非我们人类想象的完美,展示不确定之美和残缺美,毕竟也是展示美,只是多少出离了我们人类的希望罢了。许多短暂时间里催生的笃定,都是学术本像的近场成像,甚至发现的兴奋会让我们忘记先前的近似和假设,而时间的流逝、新工作的累加,会淡化当初的信念,犹如小石块投入深海,涟漪也不见,而遗憾的是,当初的真相也被淡忘。这能算是学术整容后遗症吗?如果假定学者是真诚的,这样的说法就很不公平了。

 

   可是,如果我们考虑很多,把潜在的问题一一曝光,展现给人以发散的图景,试图给人以更多的启迪和想象空间,恐怕多数人会辜负这一番美意,以为那不过是混沌的一片字符罢了——这样的真诚有价值吗?其实,在伟大的时间之神面前,这样的怀疑是悖论性的怀疑。因为,出于真诚,不确定的的东西,完全可以隐而不发,静候梦想由酸涩发酵成甜蜜,保持淡定。很多老前辈关于此类问题的教导,大致是这个意思——不要太功利哦。

 

   若要飞向梦想,需要先收拢尚未丰满的羽毛,在平静的梦田铺展家园的画卷,再小心地折叠再折叠,在从未忘却中等待——其实,雪芹先生笔下的大观园何尝不是如此建成的能!如果,守候熬过了岁月,凤凰的翅膀终会张开,无论是顺风还是逆风,梦想都将飞扬,那些凝结多年心血的经典,皆如是。倘若,梦想中的凤凰,不是一个人的凤凰,而是百千万人共同的凤凰,那么,守候或许将不再孤单而漫长。那些凝结学多人智慧的综述,皆如是。人类总是在岁月中学会欣赏和品味的。

 

   文有凤仪,亦是常态,文心雕之,以诚相待,孜孜以求,时日慷慨,一朝展翅,瑞彩纷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939-745944.html

上一篇:以艺术的名义搞科学技术研究,能拿到台面上说吗?
下一篇:用梦想驱散惶惑——对学者道德的若干基本假设
收藏 分享 举报

2 陈湘明 赵序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5 20: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