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x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x71

博文

70天欧洲旅行的“意外发现” 澳大利亚 周家馨 精选

已有 5398 次阅读 2016-7-16 18:07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英国, 欧洲, 欧盟, 脱欧


70天欧洲旅行的“意外发现”

澳大利亚  周家馨


2015年圣诞期间,我收到了英国两对夫妇不约而同的邀请。一对是早已退休的伦敦帝国学院前院长 Sir Eric 和他的夫人 Lady Ash。一对是也已退休的大英自然历史博物馆的 Spiro 博士夫妇。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你离开英国已经很多年了。太久了,应该回来看看了。”

是呀,自1993年一月离开英国后,我还没回去过。屈指算来,23 年有余了。自己也都老了,更不用说 Ash 夫妇了。他们应当快 90 岁了吧。我再不去,老年人万一有什么事,我会后悔的。

主意定下后,我开始了旅途的准备。

我自退休以来,出行一直是围绕着一个占据了我大半生的 passion (热爱),选择旅行去处的。

我的 Passion 与别人有些不同。我热中于看大陆板块的碰撞带。看那些连绵不断的高山,和它们在板块碰撞中,由于大规模的逆冲、褶皱,断裂、坍塌、火山喷发等等产生出来的千奇百怪的构造形态、地貌和美得没命的景色。

这次也不例外。既然去英国,当然就要顺便再去看看,那地质历史上著名的阿尔卑斯造山运动的产物了。尽管我已经几次看过这个造山运动的不少产物了。

所以最后的行程,是除了英国外,还包括了奥地利,瑞士,法国,爱尔兰。一共五国,十个星期。

临行前,欧洲出了一些事。最大的无过于离我出行日前只有一个月的,布鲁塞尔三月22日的大爆炸了。一位英国的女友 Ella 警告我,她的亲戚来英在她家住,原本还要去欧洲,火车票都买了,结果取消了。

对此,我毫不在意。因为我想,我反正大多数的时间会是在山里,怕什么?

就这样,我去了欧洲。

结果令我很意外。尽管我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野外,在山里渡过的。但我在大城市里的少数时间里,居然出了些事。

下面是我在伦敦时和一个女友的通信摘抄。

2016-06-10

Jenny 和 Wey,

你们好。

我刚回到旅馆。接上了网。看到你们的信。

看到你们来的三封信,真的是很高兴。没想到你的同事这么快就联系到了你们。

我回旅馆晚了,是因为出了一点事。

我在伦敦帝国学院的图书馆查一些资料,一直查到晚上近8点。走出来看天还算亮,就决定顺便走到 Prince Consort 路上,去拍几张照片后,再直接回旅馆。

这时出了事,被三个中东模样的男子汉,连骗带劫去了我手提包中的现金 (一千多澳元,二百多英镑)。

他们迅速离开现场后,我马上想到的是得报案。联系帝国学院的保安后,接通了警察。

他们让我在帝国学院等他们派人过来。一直等到三个警察来。谈话,他们取证据,并将我装钱的袋子拿去,以便检查,是不是能查出手印等等,等等。

这是为什么我回到旅馆后,已经是这么晚了。更没想到 Wey 正好明天就会离开两星期,我们要碰头只能是今晚。

...

2016-06-19

Jenny,

谢谢你的接待。非常高兴有机会在伦敦与你相聚。照片也收到,谢谢你。

我 6 点从大英自然历史博物馆出来后,余兴未尽。就又走到那天出事的地点,拍照。同时非常留意在那里停的车,有没有与我照片中相近的。因为我想他们既然曾经在那里得手,说不定还会去那里。

我没有看到兰色的车。但就在这时,一辆兰色的车向我前面空着的一个泊车位的空间开过来,明显是准备要停车。但司机好像看见了什么 (我估计是看见了我),突然停住,改变主意,急急地退出开走。我觉得蹊跷。紧盯着急急开走的车望进去,虽看不清人,但知道里面有不止一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在车从上次同样的拐弯处消失之前,我抓着相机,就对着车后拍下一张照片。 放大后发现车号已被我拍下。

我准备很快把相片倒出来,送给警方。

希望有用。

又是一个故事。😊😊

...

2016-06-19

家馨姐,

附上照片,虽然说微信里传了,但是邮件传递您可以直接存下。

此次相聚,机会难得。希望您有机会再来英国。我刚告诉 Wey 关于假警察的骗子,他说他的客人,有一对父女也是晚饭后在海德公园外散步,也遇到同样的故事。可见欧洲英国治安不好,您独自旅行,一定注意安全。

.....

2016-06-20

Jenny,

因为明天一早要离开,今天要在地质学会看材料,时间特紧。我怕在去爱尔兰之前,来不及把照片送出去。所以今早一边吃早饭,一边急急忙忙地把照片倒出来,同时还忙着在网上买我的导师华生教授的书。

我一般不在着急时倒腾照片,因怕出差错。但因急,还是就倒了。结果怕出事,还真出了事。这个相机从周五以来拍摄的全部照片,莫名其妙地都被删掉了(包括我们周日一起照的照片),而且是找不回来地删掉了。

搞得我一天都浑身不舒服。眼看可能帮上警察的忙,却没帮上。

看来这个团伙命大了。不过我还是打算把这事告诉警方,让他们知道,这伙人仍在做过案的地方活动。请他们加强搜查。

.....

2016-06-25

Jenny,

Thanks for the concern.

...

But please find the forwarded mail for further actions I have taken.

附. 我给大伦敦警察署的一封电邮全文 (见另文)。

-------------

我在伦敦碰到的,按警察的说法,是一件 Organised (有组织)的 Crime (罪行)。

但那还不是唯一。

无独还有偶。我在日内瓦,还碰到一桩非组织的 crime。我当时刚从山里冒出来,准备与六个朋友在日内瓦“三军会合”。就在那里短短的时间里,被一名四十左右,东欧白人模样,穿着得体的男子,抄了腰包。

好在我反应得快,立即将腰包转过来,发现拉链已打开。此名男子距我仅两步远,背朝着我。我叫住他。并说,“I got you.  It is you!"  这时一件东西从他身边掉下来。正是我新买的 iPhone。我检起手机,面朝他,又说,“ I got you.  It is you!"  他竟十分镇静,毫无慌乱。对我说,“No.  Not me. Not me."  

如若不是因为有朋友要三军会合,我决不会让他溜掉。

---------

因又回想起这次旅行,在苏黎世,也曾与危险擦边。

因为要看奥地利西部山脉中的一个奇景,曾被拿破仑专门朝拜过的,世界上最大的冰洞 (Ice Cave),我到苏黎世的时候天已搽黑。

虽然旅馆离车站不远,为了安全,我还是决定等出租车。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我突然发现是个黑人司机。心里暗觉奇怪:以前来瑞士,从来没有见过黑人开的出租车。虽心里不大情愿,却又觉得自己不应该种族歧视,就上了车。

结果虽然没出事,却被他霸道地、凶巴巴地、恶狠狠地敲诈了一家伙。当时我是看他一脸凶相,干脆退让的。

---------

我开始想,怎么欧洲出来了这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复杂的外来户?

---------

我突然回忆起 2008 年 6-7 月去捷、匈、然后从奥地利回澳洲的一件事。

因当时不知道维也纳市中心的飞机直签,不包括华航公司,等排完队才发现。急急忙忙地赶到飞机场时,已经是飞机登机就要起飞的时间了。一个机场人员,看我行李少,决断地带着我东绕西绕地,直接奔去了登机口。飞机起飞后我才想起来,“哎呀,我还没有办理离开欧盟的出境手续呀。这可怎么办?”

没有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只好算了。

下半年 9-10 月,我从伊斯坦布尔飞去德国的斯图加特。一路上忐忑不安。“这可又要进欧盟了。上次都没办出境,这次又跑来入境,会不会有麻烦啊?”

想也没用,只好不想。反正到时候,实话实说呗。

结果到了斯图加特,竟没有人问我一句话,就入欧盟境了。

旅行完后,也没有人问我一句话,又出欧盟境了。

我当时想,“这个欧盟,就这样治理边界?这还得了?等于睡觉不杈门啊。不防君子,你还得防小人啊。”

-------

想到这件事,我对自己说,“我耽心欧盟的事,应验了。”

-------

在爱尔兰旅行的途中,我听到了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

回到澳洲家中,Jenny 发给我一短信:“家馨,最近英国新闻不断,明天又有一位女首相走马上任啦!”

我毫不犹豫,立马回她一信, “ 好事。越快有主,越对民众有利。我虽不了解情况,但我这次旅途的所见所遇,我看不出欧盟有什么好处。我只感到欧洲的社会秩序比起 20 多年前我在时,差得太多。要是我在英,我也会投脱欧盟的票。”

我还不出气,又把我写的这句话,转发给了许多其他的朋友。

一个朋友开玩笑说,“ 哈,您还是一个脱欧派的支持者!”

是呀,欧洲旅行 70 天,我意外地发现,我无奈地成了个“脱欧派支持者”! 🤕🤕😴😭

我问自己,我们能从英国脱欧知道些什么?学到些什么?

周家馨

2016-07-16

写于布里斯本家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1069-991034.html

上一篇:How I Am Blessed 周家馨
下一篇:读武夷山 “一篇博文引发的报道” 有感 澳大利亚 周家馨

8 武夷山 张士宏 徐令予 侯沉 黄永义 蒋永华 李静芳 蒋德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